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一百零九章 祈求

  提着保温桶来到了医院门口,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汤小康也不用再打电话让宁老爷子下来接他。
  只不过一看到市医院住院部的这个设计,汤小康就表示想打人。
  住院部的大门设计在背面,正面的入口尽然是直接通往停车场的,这是哪个逗比想出来的设计方案?
  提着保温桶,坐电梯上楼,宁银雪早就已经在电梯门口等着了。
  在汤小康出门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来到电梯口等着了,生怕自己会错过。
  电梯一开门,满脸焦急的宁银雪立刻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汤师傅,昨天的瑶柱滑鸡粥,我妈很喜欢吃!”
  愣了一下,电梯门刚开,汤小康就看到宁银雪的脸怼了上来,将他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保温桶砸在对方脸上。
  不过看清楚来人之后,汤小康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以为遇到仇家了呢。
  脸上表情镇静,刚才的事情太快了,汤小康没来得及反应,光看上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样啊,那还不错。”
  错过对方的身子走出了电梯,汤小康敷衍着回答,对于宁银雪的兴奋,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汤小康了好嘛,那个烧出的菜连猪都不吃的汤小康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的自己是一个天才厨师,极具灵性的厨师汤,昨天那份瑶柱滑鸡粥可是得到过系统认证的,只要味觉没出问题的人,都会喜欢上。
  跟着汤小康后面,一脸兴奋的宁银雪看到汤小康脸上平静的面孔,暗暗称奇。
  果然不愧是汤师傅,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够沉稳!
  一想到自己能够跟汤师傅学会这道菜,宁银雪就显得有些兴奋,母亲要是能够喜欢喝自己熬出来的粥,宁银雪就觉得自己能够好受一些。
  每次看到母亲喝中药的样子,她就忍不住落泪,因为癌变带来的影响,让她吃什么都没有胃口,现在好不容易能够吃下一点东西,这已经成为了宁银雪最后的希望。
  东居是个神奇的地方,这句话她在母亲的嘴里听到过无数次,但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生活的她从来就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知道现在,她在真正明白,为什么母亲每次都会说这样的话,也同样明白,自己十几岁时,多次拒绝和母亲去东居吃饭的时候,她是有多么的失望。
  东居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母亲也想带自己去体会东居食物的魅力。
  知道这一刻,宁银雪才发现,自己竟然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父母,她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社会的最前沿,了解着最新的消息,看着整个时代的变化,她以为自己了解所有。
  结果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有明白,甚至连自己最亲的人,自己的父母她都从来没有明白过。
  “走吧,不然陶奶奶他们等急了。”
  看着宁银雪,汤小康说话的时候有些别扭。
  宁老爷子也是老当益壮,老来的女,结果就导致宁银雪比汤小康没大多少,处于姐姐的地位。
  可是宁老爷子和陶梅芳两个人的年纪,有快要接近汤家的老爷子了,他们又是同一辈的人,自己又要开口要爷爷奶奶。
  这种诡异而又错杂的关系,让现在的汤小康有些不习惯。
  不过还好,宁银雪和宁老爷子他们都非常的适应,估计是这样的事情接触多了,都是各交各的。
  站在门口,汤小康没有进去,而是将两个保温桶递给了宁银雪。
  看病人这种事情,他本身就不太知道该怎么做,更何况自己昨天已经来过了,汤小康觉得自己能说的话都被他说完了,现在再进去,总归会有那么一奈奈的尴尬。
  索性汤小康就直接在外面呆着得了,就当是宁银雪送过来的。
  没明白汤小康的意思,不过宁银雪还是按照汤小康说的,自己把两个保温桶送了进去。
  打开门,宁银雪抱着两个熟悉的保温桶。
  对边大叔床边上的少年陪护,再看到对方手上提着的两个保温桶,不一样的颜色,确实那样熟悉的感觉。
  一时间,他回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话都没法说,连忙将自己塑料碗里面仅剩的几个馄饨全给吞进肚子里去了。
  利索的模样,让躺在床边上的老爸都一脸震惊,这吃饭速度,自己儿子今天是转性了?
  “妈,今天汤师傅有送来了两个羊肉汤,让你和爸趁热喝了,被到时候凉了啊。”
  看着边上已经喝掉的中药碗,宁银雪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
  可能是因为昨天中午的广式羊肉汤和晚上的瑶柱滑鸡粥,符合陶梅芳的胃口,今天喝药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前几天那么困难。
  反而是有些豪迈的一饮而尽。
  此刻正躺在床上面休息,嘴里含着一个大白兔奶糖,去除苦味。
  这奶糖是宁老爷子走了两条街,去另一边的大超市买的,医院楼下的小超市没有大白兔卖。
  陶奶奶怕苦,对于苦味的东西一直很怕,以前也是要喝中药,陶梅芳一直不愿意,都是靠着宁老爷子买的大白兔才能喝下去。
  别的牌子还不行,就要宁老爷子去买的这个大白兔,她才愿意。
  看着自己老伴的模样,宁老爷子不断搓着对方的手,几十年前,她生宁银雪,自己就是这样坐在她边上陪着,那时候也要和中药,也是要大白兔奶糖,也是汤师傅的羊肉汤。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宁老爷子心中带着苦涩,他有些想哭,可是他又不敢哭,怕自己老伴难过。
  几十年前,他是带着做爸爸的惊喜,和对未来照顾她们母女两的迷茫。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几十年后,他还是同样的坐在这里,心中却是带着对上天的祈求,对那意思渺茫希望的期盼。
  如果真的有老天爷,他真的哀求对方,求求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带走自己的老伴,相濡以沫的几十年,宁老爷子忽然发现,自己的生命中,拥有的竟然只是陶梅芳一个人。
  如果没有了她,宁洪涛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还能够剩下些什么。
  或许只是对女儿的祝福和未来的厌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