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十八章 老爷子来了

  一天的忙碌,让汤小康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沉睡的。
  不过昨天睡梦中,似乎又回味到了那份记忆里的松子百合酥。
  起床,昨夜的汗臭味,哪怕在冬天也在一晚上捂出了味道,皱着眉头,汤小康一声不吭的走进了浴室。
  一阵梳洗之后,整个人才清爽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今天太阳不错,打开了二楼的窗户,把被子撑起来晒晒。
  快要八点的时间,再不开门就要晚了,连忙下楼,打开了东居的大门,随手将院子清扫了一下,吴老板按时将羊肉送了过来。
  昨夜特地发信息让对方多带一些,今天是三整块羊腩,拆开之后做出四桶羊肉汤还是非常轻松的。
  昨天汤小康就看出来看,这两天东居的食客已经陆续增多起来。
  而美味盐焗鸡也要尽快完成,不能让偌大的之东居,最后只有一份广式羊肉汤能够拿得出手。
  这太不符合东居的身份地位。
  清洗,备料,熬汤,剔骨……
  熟练地操作着这一切,汤小康的心情还不错。
  “在熬羊肉汤?”
  正在汤小康享受着自己制作菜品乐趣的时候,一个严肃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
  将汤小康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位老者,而那张熟悉的脸让他不由得喊出声。
  “爷爷?”
  老者身上挂着数不清的锅碗瓢盆,与汤小康一样,看起来有些方正的面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完全看不出来年初生过一场大病。
  “哎哟,我的老爷子哎,你这病才好,怎么就这么赶来了啊!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熟练地将老爷子身上的锅碗瓢盆全都卸下来,看到老爷子这副模样,汤小康心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还能够如此的生龙活虎,看样子老爷子在乡下的生活,果然过得还不错。
  任由汤小康将所有的东西摆在了一边,老爷子来到了四口大锅面前,闻了闻其中羊肉汤的香味,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的诧异。
  随手就从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副碗筷,将羊肉汤盛了一点出来倒入碗里,细细品尝了一下之后,老爷子眼睛里的诧异变得更加的浓烈。
  “这是你烧得?”
  看着自己面前的四个大桶,汤有为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各种不可思议。
  汤小康竟然能够烧出如此水平的广式羊肉汤,这比自己养了一年的猪体重还不够出栏更让人惊讶。
  听出了老爷子语气中的将惊讶,汤小康骄傲的挺了挺胸膛。
  “除了你天才的孙子,还能有谁。”
  “还好意思说,这广式羊肉汤我教了你整整五年,你现在才给我学会,你自己退出汤家的族谱吧。”
  看到汤小康得瑟的模样,汤有为同志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顺便随手将这四桶汤火候调小了一下,这东居的后厨,他呆了快有三十年,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如同自己手足一样熟悉。
  “跟你说了,冬日羊肉汤慢煮味道会更好,慢煮你倒是记住了,怎么想不起来将火候调小一点,这么大火,你当这是火焰山啊!”
  说着,又从一帮的调料罐里拿出了盐。
  “萝卜吃味,尤其是这么长时间的熬汤,盐放的不够量。”
  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老爷子的讲述,汤小康将所有的东西都默默地记载了心里。
  他知道这可是老爷子自己多年以来的经验总结,而且还是独属于汤家菜谱的经验,是真正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平常老爷子很忙,需要休养,基本不会来,现在能够多学一点是一点。
  弄完这一切,剩下的就需要时间来挥发羊肉汤的美味了,老爷子汤有为也不拖拉,将身上的外套一脱,放到了大厅的椅子上,就开始对汤小康开口问了起来。
  “你说你美味盐焗鸡上遇到了问题?因为鸡不够好,影响到了整个盐焗鸡的口味。”
  上来就直接点名了这一次的目的,开始询问起汤小康做美味盐焗鸡的一些情况。
  见到老爷子这幅焦急的模样,汤小康害怕老爷子经历长途跋涉,身体扛不住,想先劝老爷子休息休息,盐焗鸡的事情可以下午或者明天再弄。
  但是汤有为老爷子可等不了那么久,尤其是在乡下,他听到汤小康竟然能够开始弄美味盐焗鸡的时候,他直接激动的就连夜赶了过来。
  快将近十五年了,从汤小康学厨,再到他后面应对中考,高考拉下了厨艺。
  汤有为一直都希望汤小康能够继承自己的手艺,不仅仅是是因为汤小康是汤家唯一的继承人,更是因为他有着一身做厨子的天赋和劲头。
  做饭没感觉,那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遍没有感觉那就一百遍,一千遍,只要反复练习,总会是又开窍的时候。
  可是后面汤小康一点没有想要继承汤家厨艺的事情,让汤有为有些心灰意冷。
  原本年初的时候,还抱着试一试的念头,让刚毕业的汤小康来继承东居,看看能不能重新激发他做厨子的兴趣。
  可是谁曾想到,这不仅是激发了汤小康做厨子的兴趣,甚至连他的天赋也全都激发出来了。
  广式羊肉汤,看起来是一道普通的菜品,可是既然能够作为东居的冬季招牌,自然是有它的独特之处,在没有丰富的经验和汤家菜谱的指导下,想要做出一份足够合格的东居广式羊肉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想到,汤小康不仅仅是弄出了广式羊肉汤,此刻甚至连自己都不算非常拿手的美味盐焗鸡都要开始研究了。
  这哪里让汤有为不兴奋。
  不过老爷子汤有为也清楚,现在一定不能够表现出来,不然按照自己孙子那得性来看,绝对是嚣张的没边了。
  “在等?在等我就怕东居的招牌就让你给拆了。”
  “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没有用,赶紧的,你现在先把那只鸡拿来给我看看,别的不说了,先看看鸡。”
  双手背在后面,汤有为拿出自己当初训练汤小康那副犟老头的气势。
  看着如此气势汹汹的老爷子,汤小康也没有办法,只能够走进厨房,将仅剩的那只,不能下蛋的母鸡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