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保温桶

  “小师傅你可真厉害。”
  望着汤小康熟练地动作,还有已经变得干净的锅底,大妈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脸上还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神情。
  自己弄出来的问题,还需要不认识的陌生人帮自己,这让大妈有些羞愧,内心更加的感激起汤小康。
  “没什么的,其实也没有多少的难度,以后炒糖色的时候记得控制好温度就行了,太高会让冰糖烤焦了,就会粘在锅底。”
  摆了摆手没有在意这件事情,汤小康回到了宁银雪那里。
  站回到砂锅前,汤小康看着面前的瑶柱滑鸡粥愣了愣神。
  汤小康突然停在那里,看着面前的瑶柱滑鸡粥,让宁银雪有些奇怪。
  “怎么了汤师傅,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
  笑了笑,汤小康接着说道:“瑶柱滑鸡粥你学的差不多了吧,记住多少了。”
  面有窘色,虽然说所有的步骤看起来都非常的简单,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宁银雪来说,还是挺具有难度的。
  “大概算是学会了吧,我也不知道能够做成什么样。”
  狐疑的说道,瑶柱滑鸡粥制作方法虽然没有汤小康说的,比泡方便面还简单那么夸张,不过至少也是属于她这种黑暗料理都没试过的人能够学一学的。
  可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宁银雪对自己能够做成什么,丝毫没有信心。
  “没事,明天我再来一趟,到时候你做我看着,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再讲解一下,基本就可以了。”
  一脸轻松的说着,瑶柱滑鸡粥真的是没什么难度,只要调成中小火,剩下的把调料放对了,味道都不会太差。
  除了食材新鲜,步骤不出错,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的要求。
  这也是为什么汤小康第一个想到这个菜的缘故,简单易学,而且营养丰富口味不错,新手奶妈,黑暗料理界无解的天敌,堪称各类噩梦的拯救者。
  只要你脑子不抽风,只要你愿意按照教学步骤来,你都能成功。
  这正是因为这样,此刻的汤小康,比宁银雪她自己都更有信心,女孩子一般都心细,只要步骤没错,就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对了,我从你这借一碗粥回去可以吧。”
  一边更宁银雪说着,汤小康忽然想到了什么。
  “可以啊,这么多我还在担心怎么弄了,我爸妈又吃不了这么多,您能带点走自然是最好的。”
  人家熬出来的粥,宁银雪对汤小康想带一些走的要求表示十二分的欢迎。
  昨天带来的瑶柱滑鸡粥虽然说非常的好吃,但是分量实在是太足了,他们三个人差点都吃撑了。
  最终汤小康离开医院的时候,手中提着满满一桶的热粥。
  打车回到东居,等汤小康到门口的时候,刘老爷子正好还在巷口那里清扫。
  老爷子每次都会为了能够将街道清扫干净,从而错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点,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可是对方依然是在工作,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没回家吃饭。
  默默地走了上去,将装着瑶柱滑鸡粥的保温桶放到了老爷子的三轮车上,汤小康又默默的离去。
  有些人,正是因为无比的平凡,才会显得伟大。
  走进东居,里面汤圆圆正在和冬瓜玩闹,这个橘黄色的肥猪躺在桌子上露着肚皮,让小圆圆给它挠一挠,完全是一副大爷的享受。
  “汤师傅,你回来啦。”
  听到外面的东居,小圆圆回过头看到了汤小康,脸上满是惊喜的站了起来。
  躺在桌子上的冬瓜发现自己的御用挠痒官竟然跑掉了,脸上满是疑惑。
  “???发生了什么,朕的挠痒官呢???”
  扭过身子,看到原来是汤小康回来了,再看到一脸欢喜的小圆圆站在汤小康的旁边,冬瓜有些幽怨的喵了一声。
  这个大逆不道的铲屎官,每次都打扰朕的好事。
  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慢悠悠的走到了门口,冬瓜决定看看外面的烟雨风景,来缓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
  “啊!~这都是寡人的天下。”
  看着站在门口不断叫唤的冬瓜,汤小康感觉自己都能够听到对方的讲的话,这个家伙,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对了汤师傅,今天那个洪叔叔又来了,听到你不在说中午会再来找你。”
  站在汤小康的身边,小圆圆忽然想起了事情对着汤小康说道。
  “那家伙,肯定是来吃盐焗鸡的,行了我知道了。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准备准备,我们先吃个中午饭。”
  洪涛那家伙,来这里除了吃盐焗鸡,不会再有第二个目的,对此汤小康也没有在意,反正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人来了,做就行了。
  “都到吃中午饭啦。”
  听到汤小康的话,圆圆心中一阵期待,不过又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她做的这个兼职,感觉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事情,来东居似乎就是为了吃饭一样。
  早上连喝了一大碗羊肉汤,然后跟小猫猫玩了半天,现在就要开始吃中午饭了。
  她一个早上,除了抹抹桌子,扫扫地根本就没做什么事情。
  不过一想到,能吃到汤小康做的中午饭,小圆圆的心中还是满怀着期待,她感觉汤师傅就像是梦境中的阿拉丁神灯一样,满足了她对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幻想。
  “如果这是个美梦,请千万别让我醒过来!”
  心中默默的说着,小圆圆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冬瓜旁边陪着她。
  看到自己的御用挠痒官过来,小冬瓜显然开心了不少,朝着对方靠近了一些,蹭了蹭圆圆的小腿,叫了一声。
  “喵~”
  “喵喵。”
  同样对着小冬瓜回敬了一句,两个小家伙就像是互相打招呼一般,静静的坐在门口,看着外面微微的雨势。
  而在东居不远处的巷口,刘老爷子回到自己的三轮车上,肚子有些饿,现在回家烧饭也来不及了,准备去学校那里买两个馒头垫一垫。
  突然看到车上面熟悉的保温桶,愣了一眼,刘老爷子不由朝着远处的东居望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毛毛细雨下显得冷冷清清的。
  那块东居的牌子,带着历史的沧桑和厚重,这家店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了,看着他开门营业,再封门十年,如今又再一次的开业,风风雨雨,那是那股让人想要流泪的温热,却从来没有散去过。
  人老了,眼睛容易进沙子。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老爷子不由的呢喃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