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六十四章

  切菜刀的声音停止了,更是更加浓郁的香气却从后厨传了过来。
  那股鸡香味,实在是让人不由得流下口水,就连萧文硕都对自己随手点的这道菜开始感到期待了。
  如此了得的吊汤功底,这文思豆腐的味道,想来一定会很不错。
  霸道的鸡汤味,让父女二人连啃猪蹄的心思都没有了,不时夹起桌上的蓑衣黄瓜,酸辣的感觉更加的开胃,在闻着后厨传来的香气。
  他们更饿了……
  汤小康没让两人久等,鸡汤吊了很久,味道十足,只需要将豆腐丝和辅菜处理好就可以出来了。
  “文思豆腐,请慢用。”
  轻轻的将两碗文思豆腐端到二人的面前,萧文硕见过不少次了,神情没有抬大的变化,不过萧雨刘希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
  在望着碗里如同台风图案一样的豆腐羹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有些不明白的望向自己的老爸。
  “这是豆腐丝,看起来很想山水画吧。”
  呆滞的点了点头,看着碗里的豆腐丝和木耳丝,黑白相间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水墨画的感觉。
  可是这东西竟然是豆腐做的?!!!
  萧雨刘希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要成了表情包,一副吃惊小孩的样子。
  豆腐还能切成丝的?
  这件事情,有些打破了萧雨刘希的时间观。
  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萧文硕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下总算是在女儿面前拿出了老爸的威严。
  “这是一道经典的淮扬菜,10公分大小的豆腐块,得切出10万根丝才算及格。
  因为手速太快,切的过程全凭感觉,手刀须合二为一,心无杂念,一气呵成。在国外这道菜一只被称作传奇,出来在国内,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厨师能够办到这一步。”
  随着萧文硕的轻声漫语,萧雨刘希已经开始拿起勺子想要品尝一下,这道神奇的美味。
  “看着我,勺子要这样,由内往外,不然里面的豆腐丝会碎掉,口感会下降很多。”
  给萧雨刘希示范了一下,这一勺文思豆腐进入嘴里的时候,萧文硕忽然愣了一下,舌头自己的抿了抿,不由得再喝了一口。
  一勺接着一勺,萧文硕甚至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快速的吃着自己碗里的文思豆腐。
  至于萧雨刘希,她就更不用说了,先勺子都放弃了,直接端着碗咕咚咕咚的喝下肚去。
  不知不觉,就将碗里的文思豆腐吃了个干净,愣愣的看着自己的面前的空碗,萧文硕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
  他好像,他好像吃了豆腐羹?不对,他吃的是鸡汤?也不对,那明明就是豆腐?!
  浓郁的鸡汤味将豆腐完全的包裹了起来,吃的明明是豆腐丝,可是总是觉得,那股鸡汤的香味就是从豆腐里面流出来的。
  一时间,让人根本分不清,那到底是豆腐,还是鸡汤了。
  口感是豆腐的口感,可是香味确实鸡汤的香味。
  做文思豆腐,能够让豆腐丝完好的在汤里面呈现出来,已经是非常考验功底的事情了,可是没想到汤师傅这吊汤的功底都是如此的厉害。
  他还真的没有见过,那位厨师能够把鸡汤的香味如此完美的融入到文思豆腐里面,没有丝毫突兀和异样的感觉。
  实在是令人惊叹。
  在大厅找了个地方做下来,看着萧文硕吃饭的样子,汤小康也觉得厉害,不愧是有见识的人物。
  除了洪涛那个吃货以外,萧文硕是他见过第二个明白文思豆腐应该如何吃的人。
  甚至汤小康都觉得,他已经能够察觉到自己将鸡汤浸入豆腐丝里这件事情,虽然对方没有说,可是从他的表情上,汤小康能够感觉出来,对方发现了这件事情。
  文思豆腐需要好汤,但是如何运用好这汤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从清洗豆腐,在最后的熬制豆腐,汤小康全程都是用鸡汤来进行的,所以每一步,鸡汤的香味都会浸入到切好的豆腐丝里,最后文思豆腐出锅的时候,那鸡汤的香味绝对会融合的更加完美。
  这一点不是汤家菜谱和老爷子汤有为教的,而是他这几天不断地琢磨之后,研究出来的成果。
  文思豆腐的鸡汤究竟是如何应用的,萧文硕没有弄明白,他只是觉得这豆腐和鸡汤的融合不一般。
  不过,现在他的心里还在思索着另一件事情,看着自己面前的文思豆腐,有一道和它非常相像的菜品,也不知道汤师傅到底会不会做。
  先将烤猪蹄给了自己的女儿,萧文硕心中有些犹豫要不要询问。
  但是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却是比较重要,最终他还是做了决定,起身走向了汤小康。
  “有事吗?”
  看着萧文硕朝自己走来,汤小康好奇的问了一句。
  因为烤猪蹄和萧雨刘希的关系,他和萧文硕也算是比较熟悉的了。
  没有啥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来吃烤猪蹄,他早就和汤小康聊熟了,所以萧文硕自然而然的就开口问了起来。
  “汤师傅,想问问你,有道菜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文思豆腐有些像的一个菜。”
  “和文思豆腐很像?”
  听到萧文硕的话,汤小康一时间有些迷惑,啥东西和文思豆腐很像啊,没什么印象啊?
  “一道国宴菜,不知道您听没听过。”
  看着汤小康迷惑的表情,萧文硕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那道菜看起来跟文思豆腐差距不大,但是难度却是大大的增加了,不仅对刀工有着更严格的要求,对于吊汤,还有汤汁与豆腐的融合,也同样是更加的精上求精。
  看汤小康这样一副没有听过的样子,萧文硕的心里实在是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
  “国宴菜,和文思豆腐比较像?豆腐的国宴菜,还要刀工?”
  听着萧文硕给出的条件,汤小康似乎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尤其是听说这是一道国宴菜,给汤小康一种更加熟悉的感觉。
  他绝对有了解过,再不济也肯定是从老爷子那里听到过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