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制作成功

  望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饭盆,汤小康开始深思。
  究竟是自己变得能吃了,还是放米的时候少放了两桶,今天出现的食欲,让汤小康都以为自己被饿死鬼附身了。
  三人份的黄焖鸡,被汤小康一个人吃的干干净净。
  不过想过来也是,任谁连续看了六七天的黄焖鸡,结果一口都没有吃上,都能给馋疯了。
  想到自己在梦里,都满是鸡块的样子,汤小康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生了个懒腰,黄焖鸡的鲜辣,咸香让人欲罢不能,伴着酱汁实在是开胃下饭,汤小康觉得自己会快要撑爆了。
  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早餐的时间段快要到了,今天还要在去趟医院,指导一下宁银雪制作瑶柱滑鸡粥,有空的话,顺便看看大妈的情况吧。
  心中默念道,汤小康回忆起当初大妈自己在家中制作黑暗料理的模样,感觉对方距离制作成功也没差多少了。
  如果走一万步就能成功的制作出黄焖鸡的话,大妈还需要走个九百九十万步就差不多能成功了。
  忙碌完早餐的时段,汤小康如往常一样煮制好红糖姜茶之后,开始前往医院。
  按照约定,宁银雪早就在医院的门口等待,看到汤小康到来之后,面色变得紧张。
  有一种没复习好的考生即将面对考试的神情。
  “怎么样,自己会做了吗。”
  仿佛没看到宁银雪紧张到快哭的神情,汤小康问了一句。
  “大概,可能,也许,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信心,脸上也完全是一脸不确定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汤小康内心忽然跳了一下,不会宁银雪也是黑暗料理界的天才厨师吧,应该不至于连这么简单的熬粥都搞不定……
  话是这么说,但是汤小康的心中没有丝毫的确定性。
  满头担忧的跟着宁银雪走进了住院部,二楼的公开厨房,那位铲糖大妈也同样在厨房里面,看了看台子上的东西,还是黄焖鸡。
  大妈叫做陈红,这是又一次汤小康在幻境中的病房里听到的,当初一直想做红烧肉,完全是为了能够练习炒糖色。
  连续做了半个月的料理,结果连第一步冰糖炒色都没有紧张,汤小康觉得也真的是没谁了。
  当初看着陈红大妈在老伯的指导下,做的一切都是有模有样,还以为对方具有天赋,没想到这是很有天赋,虽然是负向增长。
  看到汤小康和宁银雪,陈红对着二人笑了笑,打了声招呼。
  相互点了点头,汤小康决定先指导宁银雪制作瑶柱滑鸡粥,毕竟另外一个已经是黑暗料理界的天才了,基本可以放弃抢救。
  宁银雪,汤小康觉得努力努力,还是能够抢救一下的。
  剁块,腌鸡肉,准备辅料,开始熬粥。
  一套流程非常的清洗明了,最开始的时候宁银雪还有些小紧张,可是随着后面的发展,竟然变得越来越顺手,甚至开有那么一丝的轻松写意?
  宁银雪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在公共厨房熬粥,竟然感觉会比昨天在家里面更加的顺畅。
  目不转睛的看着宁银雪做完了最开始的流程,汤小康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是看到一个正常的了。
  汤小康最开始还真的是怕宁银雪会把这瑶柱滑鸡粥硬生生煮成一碗甜粥。
  不过万幸,一切正常,尤其是宁银雪似乎还做出了感觉,根本都不需要汤小康看着提点,一副专注的模样……
  望了望对方脸上严肃的表情,如此的真挚,汤小康有些感叹,没去做厨子真是可惜了。
  盯着面前瑶柱粥发呆的宁银雪:???
  她只是忘了接下来怎么做,趁着这个功夫回忆回忆而已。
  另一边,依旧是没有丝毫进展的陈红羡慕朝着汤小康他们这里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回想起自己这小半个月都没有任何进展的黄焖鸡,抬头看了看宁银雪,这小姑娘好像前天才开始跟人家师傅学的,这才多久的功夫,都做的有模有样了。
  想到这里,陈红的目光望向了汤小康,听说对方还是祖传的厨子,搁在那些饭店里不都要是叫百年传承了吗。
  心中一横,陈红朝着汤小康靠了上去,有些小心的询问起来:“小师傅,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
  原本还思索着怎么跟陈红联系上的汤小康,在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想都没想的开口说道。
  “没问题,什么事情。”
  “我想请您指导一下我做菜。”
  魁梧的身躯,起码能够抵得上两个汤小康,光靠这样子就已经非常具有震慑力了,但这完全没有底气的语气,听起来有着一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
  就仿佛用最弱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
  做菜,就算用脚趾头想汤小康都能知道,陈红想让自己教她的是什么菜。
  黄焖鸡,今天不把这道菜的事情解决完了,汤小康就跟他姓,晚上做梦都梦见鸡块的日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最开始的时候,陈红完全没有想到汤小康这么好说话,原本她还以为家传的手艺,怎么也都会有些顾忌,甚至都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
  不过在看到汤小康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意之后,陈红立刻笑了起来,脸上的肉堆积的像是千层雪,真是幸福的肥胖。
  黄焖鸡的难度并不大,当初老伯指挥陈红的时候,对方也是非常轻松的就做出来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是自己来制作的时候,就会变得乱七八糟。
  这边指挥着陈红制作黄焖鸡,另一边汤小康也看着宁银雪的熬粥进度。
  说实在的,论到难易程度,宁银雪的滑鸡粥基本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一种制作方法,黄焖鸡虽然说是简单,可再在火候和技巧上就比瑶柱滑鸡粥难上不少。
  不过熬粥耗费时间,最需要的就是熬制,所以到最后的时候,反倒是陈红的黄焖鸡最先出炉。
  没有什么波折,让汤小康一直提着的心完全放了下来,看着基本没什么错误的黄焖鸡,汤小康始终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直做不好这道菜。
  用开水泡面,硬生生能够做成崂山白花蛇草水之板蓝根版泡面,这种画风清奇的设定,汤小康也是很难想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