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九十七章 宁银雪

  现在的少年很想去问问,对方手中的羊肉汤究竟是那里买到的。
  刚才一门心思全都放在了电视上面,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空气中不断弥漫着羊肉汤的香气,让他嘴里咀嚼的馄饨都没有丝毫的味道。
  抱着保温桶,宁老爷子小心心的用勺子盛给陶奶奶。
  为了照顾到两个老人,汤小康特地把羊肉炖的很烂,不用费力就能够将其夹断。
  看着自己慢慢喂着,陶梅芳竟然将大半桶的羊肉汤都吃了下去,宁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早知道你就想吃东居的羊肉汤,我给你去买就是的,弄得这几天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这几天我都没有胃口,这是小汤师傅厨艺好,东西烧得好吃。”
  声音还是很轻,不过听起来比刚才好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吃点些东西,体力有了补充。
  东西送到了,人也看了,陶奶奶现在这副模样,虽然虚弱,但至少也算是安稳,汤小康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先走了。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了。
  “妈,你不是想吃羊肉汤吗,我今天特地买了碗过来。”
  一个靓丽的女子走了进来,面容长得和陶奶奶非常的神似,穿着米白色的外套,手上同样提着一个保温桶。
  打开门,看到汤小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看到宁老爷子坐在病床旁边一点点给陶奶奶喂吃的,看保温桶里的样子,似乎是吃了一大半。
  进入病房小心的关上门,看着都快要空掉的保温桶,女子的脸上有些惊喜。
  “妈,你今天竟然把东西全吃完了!”
  “要感谢人家汤师傅,要不是人家生意都不做,给你妈送来的羊肉汤,估计她现在还吃不下东西呢。”
  一旁喂饭的宁老爷子对着自己女儿说着,看着已经吃光的羊肉汤,将保温桶放到了桌子上。
  “小汤师傅,这是我女儿宁银雪。”
  “银雪汤师傅,就是你妈一直提的东居的老板。”
  介绍两人认识,宁老爷子脸上也有了一丝的喜色,原本老伴一直吃不下东西,可算是愁坏他了,今天总算是让她多吃了一些。
  听到宁老爷子的话,宁银雪立刻就反应过来为什么病房里会多了一个人,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
  “您就是汤师傅吧,我一直听我爸妈提起过,这真的是谢谢您了,还麻烦您特地过来。”
  “没什么,本身就有些担心陶奶奶的身体,正好今天大雨没法做生意,就直接过来看一看。”
  对于宁银雪忽然的热情,汤小康一时间有些受不住,对方那种热切地态度和汤小康平常相处的环境有些不同。
  听说宁老爷子的女儿一直都是在国外生活,忽然间汤小康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环境不同,性格不同。
  原本汤小康就准备离开,正好现在宁银雪也来了,汤小康便顺势作了告别。
  “汤师傅,我送送你!”
  汤小康刚说出口,宁银雪就很热情的打开了病房的门,一脸懵逼的情况下,两个人离开了房间。
  “汤师傅真的是谢谢你了!我妈这几天都吃不下东西,如果不是你的羊肉汤,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才刚刚关上病房的门,宁银雪整个人感觉就瞬间滑落下来,浓浓的疲惫感和负担感扑面而来,话语中充斥着对方的不安。
  很明显,刚才在病房里面那种热情和活力四射的感觉完全是对方强撑出来的。
  面对这种事情,汤小康没有什么经验,只能够低声回一句没什么,在没有话语,气氛忽然变得寂静起来。
  奇怪的氛围一直环绕在两个人的身边,不说话这么在走廊慢走,怎么看都有些像两个傻子。
  汤小康最终还是决定率先开口。
  “陶奶奶,她身体现在还好吗,看起来比以前虚弱了很多。”
  “医生说也不太好判断,靶向治疗我妈的身体已经扛不住了,而且效果不是非常的好,现在只能够依靠中药来缓解她的痛苦,喜欢能够缓解一些病情吧。”
  癌症两个字,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是非常沉重的,尤其是这种东西发生在自己亲人的身上。
  汤小康觉得自己非常能够理解宁银雪的感受,只是不应该没事提起这些东西,宁银雪讲了一通,汤小康啥也没有听懂,只明白了现在是要喝中药来缓解。
  这应该就是刚才他进入病房,看到病床旁边的那个药碗。
  中药还能够治疗癌症?这事情汤小康还是第一次知道,不过现在只剩下这一种治疗手段,哪怕对方没有说明白,汤小康已经能够听懂,陶奶奶的病情怕是不容乐观。
  气氛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汤小康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楼层的电梯到了,在这种气氛之下,两个人踏入到了电梯之中。
  “汤师傅,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刚刚进入到电梯,宁银雪带着一丝犹豫的话语就响了起来。
  疑惑地转过头,不明白的看向对方,汤小康没懂什么意思?
  “有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够帮到的话,绝对没有问题。”
  “就是,就是我想跟你学做菜。”
  沉默不语,听到对方话的时候,汤小康还有一些震惊,回忆了一下自己小时候学厨的经历,汤小康没想到,怎么还有人会想要学厨的呢?
  回忆起自己小时候被老爷子特训的时候,汤小康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简直就是最恐怖的回忆。
  见到对方没有说话,宁银雪还以为汤小康不愿意,毕竟听爸妈说这是对方的家传手艺。
  “汤师傅,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些为难,我可以给学费,我不多学,只要学一道菜就行,我妈吃不下东西,我要能够烧出一个能够让她吃下的菜。”
  满是祈求的望向汤小康,眼睛里充满了真诚。·
  “额……是这样吗……”
  听着对方的话,汤小康才从刚才的思索里回过神来,他没想过要钱,对方只要是有耐性学出一道菜来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