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十一章 见证

  男子是宁志阳,那和他在一起的这年轻女子自然就不用想了,肯定是陶梅芳无疑。
  年轻的陶梅芳扎着一双马尾辫,半张脸都坐在红色的棉袄下面,只留下一双眼睛,布灵布灵的瞪着外面。
  望着两个人走进东居,汤小康想了想,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踏入东居,除了季节以外,里面的陈设和日后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汤小康倒是发现了一点,不仅仅是宁志阳看不见自己,似乎这里面的所有人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不过有一点的不好的就是,不能够离开宁志阳和陶梅芳两个人十米的距离,不然就会被一堵看不见的墙壁给挡下来。
  “怎么这么贵啊?一碗羊肉汤都要两毛钱?怎么不去抢?!!”
  看到东居上的食谱,年轻的宁志阳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他一个月工资才四块,去掉日常消费和给家里的,手上也仅剩一块多而已。
  “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吧,这家太贵了!”
  同样是有些为难的看着价目表,同样年轻的陶梅芳站在宁志阳的身边说道,她只是想和对方一起吃个饭而已,可是这么贵的菜价,实在是让她没有想到。
  听到陶梅芳的话,宁志阳的面色有些犹豫,看着东居里其他人吃着热乎,那若有若无的香气实在是勾人心神。
  最终宁志阳还是咬咬牙说道:“吃!来都来了,干嘛不吃,既然陈姐都推荐了,那味道肯定没的说。不就是四毛钱吗,我还掏得起!”
  说着宁志阳就朝后厨喊了一声,要了两碗羊肉汤。
  热乎的羊肉汤端上来,熟悉的颜色,这碗汤,汤小康从三岁就开始喝过,一直到他初中毕业,每年冬天,只要他想就能够喝上这曾经让多少人期望的广式羊肉汤。
  曾经的汤小康一度以为,这世间上的食物都是这样,知道他上了高中,封闭式的高中生活,让他只能够在学校的食堂中果腹。
  从那个时候开始,汤小康才明白,原来爷爷曾经说的没错,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养猪……
  说实在话,在村子里,自家猪圈里养的二丫吃的都比这个好。
  相对于汤小康,年轻的宁志阳和陶梅芳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所以在他们第一次品尝到老爷子动手做的羊肉汤之时,两个人连赞叹的没时间。
  而汤小康则是在另一旁打量着自己的爷爷,汤有为同志年轻时候和现在的面貌差距并不大,顶多是看起来苍老了一些,相比较日后的样子,此刻的汤有为看起来依旧是一副壮志勃勃的模样。
  曾经年轻的胶原蛋白让他的脸上苍老的神色还未凸显,这和汤小康印象里的模样完全不同,
  正当汤小康准备跟上去自己打量一下的时候才发现,他现在已经走到了十米的极限。
  没有办法,只好在折返回来,看着宁志阳他们两人,被塞着一嘴的狗粮。
  宁志阳和陶梅芳恩恩爱爱的模样,汤小康觉得自己受到了成吨的暴击。
  有的人啊,没事就喜欢秀恩爱,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秀也就算了,还非要把你的嘴掰开,狗粮塞进去。
  给你塞狗粮也就算了,还非要问你好不好吃。
  问你好不好吃也算了,最过分的是让你写心得体会!
  ……
  不过两人的爱情,实在是让人有些触动,毕竟真是甜腻的过分,看着陶梅芳望着宁志阳的那眼神,汤小康觉得都能挤出水来。
  全程吃狗粮的看完这一切,汤小康跟着两个人一起离开了东居,可是脚才刚刚踏出东居,就再也迈不动了。
  汤小康只能够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牵手离去,消失在巷口。
  迷雾再次涌上,接下来画面一转。
  这是个雨夜,天雷煌煌,东居门口,黑衣男子正在不断的敲打着木门,一声一声的撞击,逐渐盖过了雨滴的吵闹。
  “汤师傅!汤师傅!”
  男子的喊声让东居内的灯光亮了起来,汤有为从二楼的卧室起身走出来,也亏是这一身的腱子肉,半夜被敲门丝毫不带慌张的。
  打开大门,看到的却是宁志阳慌张的面孔。
  “小宁?”
  看到面前的男子,汤有为显得有些诧异。
  “汤师傅,芳芳要生了,可就是想喝一碗羊肉汤,实在没办法了,我求求你了,能不能辛苦一下,帮帮忙弄一碗!求求你了!不白做,我带了钱,一桶羊肉汤的钱!”
  暴躁的雨夜,宁志阳身上穿着黑色的雨衣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朝着汤有为说道,眼睛里充满了哀求。
  他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可是一想到唐梅芳辛苦的样子,宁志阳都觉得自己应该试试。
  “不是后天才生的吗!怎么现在就要生了?”
  “动了胎气,要早产一点了。”
  “广式羊肉汤要费点时间,你等等!”
  知道事情紧急,又是熟人,汤有为没有多做犹豫,对着宁志阳说了一声,就直接朝着后厨走了过去,还对着门口的宁志阳开口说着。
  “这么大雨,赶紧进来坐坐吧,别把自己身体弄垮了,生了娃芳芳还要你照顾呢!”
  见到汤有为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宁志阳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擦了擦脸上的水,应了一声。
  站在大厅,不是眼睛朝后厨张望。
  知道对方是家传手艺,宁志阳克制自己没有进入打扰人家,只是在大厅里焦急的走动着。
  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汤有为才用一个大玻璃碗装着,淡金色的汤汁在黑夜里显得格外耀眼。
  闻着熟悉的味道,宁志阳的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连忙对着汤有为感谢了起来。
  “谢谢汤师傅了,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搅你,让你辛苦了,这一桶汤要多少钱,我先把钱付了。”
  把羊肉汤递到了宁志阳的手中,但是汤有为并没有接对方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纸票。
  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大事情,反正以往这个时候我也差不多起来了,就是早起一点而已。这碗不收费,就当我给你们的贺礼了,生孩子是大喜事,赶紧去陪陪芳芳。”
  笑着对宁志阳说道,对方来东居吃饭也不是一两次了,所以汤有为对他们夫妻两个人非常的熟悉,东居算是见证了两人的恋爱到结婚,又到现在的生子,对于汤有为来说,这已然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听到汤有为的话,宁志阳愣住了,随后连忙说道:“这哪行啊,您这做一碗羊肉汤都要弄出一大桶来,到时候不全都浪费了,哪能任您这么破费!”
  说着就要把钱塞到汤有为的手里。
  “哎呀,我都说了不要了。这羊肉汤再炖两个小时味道会更好,正好可以当做白天的汤料用,不会浪费什么,你赶紧去医院吧!”
  说完,推着宁志阳就朝门口走去。
  实在拗不过的宁志阳,只能够朝着汤有为再三道谢,随后将羊肉汤抱在自己怀里,一路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