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十二章 美味盐焗鸡

  所有的剧情到这里就开始终止,没有办法离开东居的汤小康依然是站在门口,看着宁志阳渐行渐远的背影。
  迷雾再起……
  低头思索着,汤小康没有想到,原来东居竟然会与宁老爷子和陶奶奶有着这样的一段缘分。
  再想到刚刚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汤小康忽然有些明白这任务描述的含义。
  对于陶梅芳来说,这样一碗普通的广式羊肉汤,却是见证了她所有的爱情,还包含着宁志阳对她的爱意。
  难怪会对东居的这份羊肉汤如此心心念念,对于陶梅芳来说她想的不只是羊肉汤,更是对曾经两人爱情的回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叮!任务完成!】
  随着脑海中系统声音的响起,汤小康终于回到了东居的后厨,而此刻宁老爷子和陶奶奶也吃完饭准备离去。
  目送着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离开,看着这背影,汤小康觉得,仿佛看到了那个雪夜,身穿棉大衣的宁志阳和一身红棉袄的陶梅芳牵着手离开的样子。
  等到两位老人离开,汤小康收拾了桌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系统的奖励,就又有人走了进来。
  “老板,一碗羊肉汤。”
  来的人是徐山,看到对方的神色,比昨天精神了很多,再也看不出那种颓废的意味了。
  点了点头,汤小康再一次走入后厨,桶里的羊肉汤已经逐渐开始见底,在弄个两三碗的样子,差不多就要倒掉了。
  剩下的都是汤渣,影响口感,也不会那样的营养。
  不过进入长时间的炖煮,这桶里仅剩的羊肉汤味道会更加的鲜美。
  给徐山弄了一晚,对方如同昨夜一样,默默地吃完付款,不过临走前倒是朝着汤小康道了声谢。
  汤小康笑着回应了一下。
  等到徐山离开,确定不会再有人来之后,汤小康关上了最外面的防盗门,再将里面的老旧红木门锁上。
  如同往常一样,到扫卫生,后厨剩下的汤渣倒掉,清洗,将所有的事情弄完之后。
  汤小康才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观察自己刚刚得到的奖励。
  “姓名:汤小康
  等级:1(菜鸟新手)
  技能:
  鉴定:中级
  刀工:初级
  成就:无
  任务:【陶梅芳的念想】已完成(待提取)
  奖励:美味盐焗鸡(待提取)”
  “任务【陶梅芳的念想】已完成,是否提取经验。”
  “奖励:美味盐焗鸡已到账,是否提取。”
  “提取!”
  心中默念了一下,一瞬间,那种熟悉的塞入敢再次迎来。
  哪怕经历了一次,对于汤小康来说,还是依然有些不太适应。
  晃了晃脑袋,让那种不适的感觉稍微舒缓了一下,汤小康觉得第一次接受奖励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受啊,此刻的他都感觉有点想吐,头太胀了。
  思索了一下,估计是今天太累的缘故。
  虽然说一天生意并不忙碌,但是汤小康可没有闲下来,一整天都在做着事情,到晚上确实有一些疲惫,再加上刚刚的清洁打扫。
  本身就已经有些劳累了,这个状态下接受奖励,对于脑袋的消耗估计也会变大不少。
  看着早就准备好的几只活鸡,汤小康还准备晚上练一练这道新菜,看样子只能够等到明天了。
  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三只母鸡全都窝在纸箱子里面,捂着肚子底下,唯一的一颗鸡蛋。
  关上大厅的房门,熄灯,汤小康走上了二楼的卧室。
  上面东西非常齐全,还是个两室一厅。
  以前是爷爷汤有为在东居暂住的地方,此刻已然变成了汤小康的私属空间,洗了个澡,舒服的躺在床上,很快整个东居陷入了沉寂。
  第二日清晨,汤小康艰难的从起床气的对抗中挣扎出来。
  昨天就已经拜托吴老板将今日的羊肉送过来,等到汤小康开门没多久,吴老板就从巷口的菜市场走了过来。
  提着两块巨大的羊腩,吴老板笑嘻嘻的说道。
  “今天运气好,这是屠宰场第一波宰杀下来的,肉质不错,而且体型还挺大的。”
  说着就将手上得两块羊腩扔到了后厨的案板上,看着这两块羊腩的体积,汤小康认同的点了点头。
  光羊腩都能够有这么大,估计今天这头南海东山黑羊的体积不会小,比前天弄到手的那几块,整整大了一圈。
  “辛苦吴老板了!”
  羊肉的钱还是和以前东居的老规矩一样,一个月一结,吴老板只是将羊肉送了过来,摊子上还有生意,也没跟汤小康闲聊几句,就离开了东居。
  目送着吴老板离开,汤小康还是清理起手上的羊肉。
  广式羊肉汤是此刻东居的招牌,就算是学会了其他菜品,但在冬季的时光里,羊肉汤终究会是东居里最重点和精髓的一道菜。
  做好准备工作,开火煮汤,等到时间足够了之后,将羊肉捞出剔骨,再次放入骨头熬制。
  直到这个时候,汤小康在彻底放松下来,大部分的准备都已经齐全了,剩下的只需要慢慢炖至就可以,有客人来了,将东西准备好,一道羊肉汤就能够完成。
  这个时候,汤小康的目光开始逐渐的移向了昨天放过的三只母鸡。
  原本蹲在盒子里睡觉的三只母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身体一冷,挪了挪屁股感受着下面的鸡蛋,又再一次安心的睡了起来。
  以往的经验告诉它,能够下蛋的母鸡,就是安全的母鸡。
  盐焗鸡,如果放在家庭里面,这绝对算得上是一道大菜了。听起来简单,但其实是一道工艺比较复杂的菜肴,尤其是想做出足够美味的口感。
  就算是汤小康的爷爷,汤有为,在这一道菜面前,也有码不准的时候,这就导致了汤小康曾经一度觉得,盐焗鸡是厨师界的幕后boss。
  打开纸箱,拎出了一只还处在懵逼状态的母鸡。
  “竟然还有个鸡蛋。”
  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手上这只没反应过来的母鸡,汤小康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下了它,将另外一只母鸡提了起来。
  能下蛋的母鸡,还是可以多养养的,能回本。
  将手中的鸡蛋放到一旁,汤小康心中暗自说了一声。
  杀鸡,去毛……
  这些东西,在汤小康十岁的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跟在爷爷后面学习,弄起来异常的熟练,如果不是年纪太小,估计那时候的汤小康都要被爷爷拽去杀猪。
  不经意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童年,想不到却是如此的血腥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