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二章 天才厨师

  其他的心思顿时都放到了一边,在听到声音的一刹那,汤小康就打开了系统面板。
  紧接着眼前就浮现出了一个列表。
  “姓名:汤小康
  等级:-1(黑暗料理)
  技能:
  鉴定:中级
  刀工:初级
  成就:无
  任务:【东居开业】已完成(待提取)
  奖励:广式羊肉汤(待提取)”
  “任务【东居开业】已完成,是否提取经验。”
  “奖励:广式羊肉汤已到账,是否提取。”
  连续在是上面点了两下,很快汤小康的脑海中似乎被塞进了什么东西。
  没有立刻去管他,汤小康提着羊肉离开了肉摊。
  才一转身,汤小康就听到身后的吴老板小声嘀咕起来。
  “汤师傅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孙子看起来有点傻呢?做菜还有点费羊。”
  汤小康:……
  他真的很想转身告诉老板,自己能够听得到。
  手中提着羊肉离去,汤小康的脑海中思索着,自己早上做的广式羊肉汤,会不会毒死人。
  在心中思索了半响,最终汤小康还是放弃了,这个美好的想法。
  今天就算是给羊肉哥一个面子吧。
  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东山羊肉哥面子比较大。
  顺着小巷,回到了东居,此刻放在外面的泔水桶已经换好,回到屋内,关上大门。
  这个时候,汤小康才有心思观察起刚才系统颁发的奖励。
  看到奖励上,广式羊肉汤的奖励已经被提取了,这时汤小康才反应过来,刚才那股奇怪的感觉,应该就是奖励发放。
  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并没什么变化。
  这让原本准备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汤小康一阵气馁。
  按小说套路,不是系统给出第一个奖励之后,就能翻身变厨神,一碗饭万人求,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吗?
  可是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自己回忆了一下关于广式羊肉汤的情况,感觉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让做好准备的汤小康一阵失落。
  面色阴晴不定的望向门口的院子,汤小康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东居,一家传承百年却已经名不经传的私人菜馆。
  系统对它的评价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在十年前,这里却曾是无数老饕梦里都想要尝上一口的美食圣地。
  那时候,这里也叫东居,唯一不同的,那时候东居的老板兼主厨是汤有为。
  汤有为,汤小康的爷爷,老汤家最具话语权的人,也是老汤家的厨艺巅峰,靠着东居一家店,养活了整个汤家,却因为没有找到继承汤家手艺的人,而将东居关闭了整整十年。
  十年,人来人往,光阴流转。
  十年发生了很多事,也足够以忘了很多人,同样那个曾经一直流传着的东居,也逐渐消散在了人们的议论声里。
  但是十年,汤老爷子对于传承人的执念却从来没有断过。
  从汤小康记事开始,他的生活似乎就没有离开过厨房,夏三伏,冬腊月,都能听到他在案板上练习的声音。
  汤小康天生是做厨师的料子。
  这句话,曾经是汤有为老爷子对自己孙子的评价,也是最令他骄傲的地方。
  事实上,汤小康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没让老爷子失望…嗯,一定程度上。
  手稳,眼精,把控准。
  一个做厨师必备的东西,汤小康似乎与生俱来。
  可还有一句老话叫做,当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窗,那他肯定是不小心关上了你的门,顺便用铁板把他给钉死了。
  做起饭来,汤小康绝对是华丽顺畅,毫不拖泥带水。
  只是一说到口味……
  简洁点说就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再看得分零点五。
  从小到大,汤小康做的饭,就没有生物能够吃的下去,那是连村子里隔壁家老母猪大丫都嫌弃的东西。
  没有烧菜的感觉。
  这是老爷子训练过汤小康之后,给出的第二个评价。
  再后来,老爷子再也没有提过让汤小康学做菜的事情,而东居也是再也没有开业过。
  半个月前,老爷子生病住院,刚毕业的汤小康跟着照顾,盯着汤小康半个月的时间,老爷子忽然开口,希望汤小康能够让东居重新开业。
  这不仅仅是对东居那些老食客的交代,更是对老汤家祖祖辈辈的交代。
  传承了数代的汤家菜谱,不能够就这样,断在他汤有为的身上。
  汤小康知道,老爷子这是不甘心,对于他来说,一个有着厨师天赋的人,却没能继承家里的菜谱,那是一件对不起祖辈的事情。
  见证了一整个时代变迁的老人,对传承看的比什么都重。
  至于为什么会答应老爷子,为什么会来到东居。
  这些事情,连汤小康自己都没有想明白,只是因为当初踏入东居的时候,自己得到了这个系统?
  可那时候,自己为什么回来东居呢?
  秋天,枯黄的树叶伴随着凉风慢慢飘落院中,让那盛开的桂花都变得有些凄凉。
  噗噗噗噗……
  麻雀从树上飞走,也惊醒了发呆的汤小康。
  摇了摇头,看着桌子上的羊肉,汤小康赶走了那些没用的思绪,站起身来。
  天气凉了,要是能够做出一份正宗的广式羊肉汤给食客暖暖身子,那该多好。
  提着肉,拿去清洗,如同往常一样将羊腩放入清水盆里,在入水的一瞬间,汤小康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
  手腕下意识地提着羊腩侧了一些,顺着盆的边缘放入清水中。
  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手,汤小康确定,自己刚才那一下,绝对是下意识地行为,就好像,好像是身体自己想要那么做的一样。
  “怎么回事??”
  连自己都没有明白,刚才为什么会那么做,皱起眉头,汤小康又一次尝试了一下。
  双手伸入水中,刚刚触碰到羊腩的一瞬间,他的手指就开始抓住羊肉挤压了起来。
  两重一轻,方向单一,手掌不断在整块羊肉上游走,很快血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在清水中。
  手中的动作没停,可是汤小康的眼睛却变得越发明亮了起来。
  “难……难道……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厨师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