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九十三章 你在找死!
“枪炮……”
  
  索隆斯与古心都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金十三的手臂甚至还受伤了,但扛着火箭筒,一发炮弹下去就干掉了康坦斯。
  
  不管康坦斯改造到了什么程度,这么剧烈的爆炸,恐怕都被炸上天了。
  
  这种程度的爆炸,如果是炸到了武道大师的身上,就算是唐文,只怕也会很危险。
  
  更别说古心、索隆斯这样的武道大师了,身体素质还远远比不上唐文,一旦挨上一发,那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枪炮面前,古武者是那么的脆弱。
  
  不过,用枪炮来对付改造人,对付康坦斯,那也是真好用。
  
  烟尘散尽,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
  
  只见爆炸的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银白色金属圆球,浑身都裹成了一团,落在了地上的大坑里。
  
  “咔嚓”。
  
  圆球裂开,渐渐的,圆球居然又重新变成了康坦斯,而且看起来毫发无伤,没有丝毫影响。
  
  “不可能,你怎么会毫发无伤?”
  
  金十三感到不可思议。
  
  他很清楚枪械的威力,尤其是手持火箭筒的威力,一炮下去,那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除了对付堡垒有点不起作用而外,不管是对付古武者还是对付改造人,那几乎都是大杀器,一炮下去肯定管用。
  
  而现在,面对看康坦斯,甚至康坦斯还没有躲避,就是硬抗了这一发炮弹。
  
  但康坦斯却毫发无伤,这已经超出了金十三的认知。
  
  康坦斯看了一眼金十三,嘴角间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枪炮的确很厉害,但你们别忘了,我是改造人。我的这一身金属,是赛格记忆金属,别说你的火箭筒了,就算是重炮炮弹,也轰不破我的这身改造金属。不论火焰、寒冰、狂风、炮弹,都对我的这身赛格金属没有丝毫作用。”
  
  “就光是我这身赛格金属,我就耗费了整整十年时间慢慢收集。就算是整个钢铁之心,也没有我这身赛格金属值钱。古心,你们古武者练一辈子的古武,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将血肉之躯练得比我的赛格记忆金属还强?”
  
  听到康坦斯的话,所有人心中都微微一沉。
  
  改造人的确是一种“捷径”,只要肯“舍弃”血肉之躯,通过改造,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强。
  
  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昂贵!
  
  对,就是昂贵。
  
  就算是普通的改造人,那精准的改造手术,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许多古武者一辈子的积攒,都不够做一次改造。
  
  而改造人的实力强弱,除了改造的程度而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那就是改造金属的材料。
  
  如果改造的金属材料很强,那毫无疑问,改造人的实力就越强。
  
  比如,现在康坦斯这一身赛格记忆金属。
  
  连火箭筒的炮弹都能抗住,康坦斯甚至能够变成任何形状。
  
  能一下子分裂出几十条手臂,也能变成一个圆球。
  
  几乎算得上是“千变万化”。
  
  这就是记忆金属,或者说,液态金属的特征。
  
  凡是沾上了记忆金属或者液态金属,那必定非常珍贵,非常稀少。
  
  哪怕是泰隆,实际上才只是手臂上改造了一点点的记忆金属罢了,也仅仅只是手臂。
  
  而康坦斯呢?
  
  这一身上下,全部都是记忆金属。
  
  唐文虽然没有听说过“赛格金属”,但听康坦斯的语气,这赛格金属在所有记忆金属当中,恐怕也非常强悍。
  
  就光是这一身金属,就算卖掉整个钢铁之心,恐怕也买不到。
  
  难怪康坦斯一心想要吞并一剑流,他的改造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光是各种试验,以及购买珍贵金属就耗费巨大。
  
  所以,一般改造人组织,个个都是财大气粗。
  
  没有财富,也就无法收集各种资源,想要改造出强大的改造人,那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该死,我不相信,该死的金属,还有炮弹炸不烂的?一发不够那就多来几发,看你死不死?”
  
  金十三有填充了一颗炮弹,随后对准了康坦斯,继续开炮。
  
  “轰轰轰”。
  
  这一次,金十三非常疯狂。
  
  一连将十几发炮弹统统都消耗一空。
  
  这几乎就是炮弹洗地,康坦斯也没有任何躲避,重新化为一颗金属圆球,任凭炮弹落在他的身上或者附近炸开。
  
  猛烈的爆炸,让钢铁之心总部外弥漫起一股浓烟。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烟尘中康坦斯的身影。
  
  渐渐的,烟尘散去,康坦斯的身影重新出现,依旧毫发无损。
  
  金十三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他最大的优势已经没有了,现在他手中的火箭筒就是废铁,没有任何作用。
  
  古心与索隆斯也同样心中一沉。
  
  他们已经能感觉到形势很不妙了。
  
  眼前的康坦斯,似乎比他们之前的预估要强得多,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也许,这次他们真的栽了!
  
  两人互望了一眼,都同时握住了手中的长剑。
  
  这一次,一剑流与钢铁之心,显然没有了任何缓和的余地。
  
  所以,现在不是他们死就是康坦斯死,没有第三种可能。
  
  他们也没有了任何退路!
  
  “杀”。
  
  下一刻,两人动手了。
  
  两人头顶的巨剑虚影,伴随着武道真意,朝着康坦斯罩去。
  
  只是,武道真意似乎无法冲击到康坦斯。
  
  这赛格记忆金属,似乎对武道真意有隔绝的效果。
  
  否则的话,以之前唐文的武道真意冲击,康坦斯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赛格记忆金属,能阻隔武道真意。
  
  就算能渗透一点点,以康坦斯的意志力,抵挡住一点点武道真意的冲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毕竟,康坦斯与一剑流之间的对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肯定对古武者尤其是武道大师非常了解。
  
  “叮”。
  
  索隆斯与古心两人的长剑,狠狠的刺在了康坦斯的身上。
  
  康坦斯一动不动,直接伸手朝着两柄长剑一抓。
  
  “嗤啦”。
  
  两人想要立刻抽身后退,但康坦斯却不给两人机会。
  
  两条金属手臂,瞬间幻化成四条手臂,一把抓住了古心与索隆斯的长剑,另外两条手臂一下子变长,宛如两根尖锐的刚刺一般,朝着两人的胸膛刺去。
  
  “暴熊冲击!”
  
  下一刻,康坦斯身后的唐文却猛的冲了过来。
  
  宛如一辆重型坦克一般,携带着恐怖的冲击力撞击而来,要将康坦斯直接撞飞。
  
  只是,康坦斯甚至连头也没有用,而是一下子分裂出了数十条手臂,就宛如背后涨了眼睛一般,无数条手臂又变成尖锐的刚刺,就这么对准了唐文。
  
  “八面手。”
  
  唐文浑身一滞,他不可能真的过去。
  
  一旦冲过去,他的力量越强,就越会被刺穿身体。
  
  所以,他一下子幻化出了无数条手臂幻影,化拳为掌,直接伸向了康坦斯的这些刚才,一把握住了这些刚刺。
  
  “起!”
  
  唐文一声怒吼。
  
  他浑身一用力,直接将康坦斯举了起来,随后朝着地上狠狠一砸。
  
  “轰隆”。
  
  唐文抓住了康坦斯的无数条手臂幻化的刚才,用尽了力量,将康坦斯砸进了地面。
  
  而这仅仅是开始。
  
  而后,他又继续一提,将康坦斯举了起来,再次狠狠一砸。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
  
  地面已经彻底龟裂,变的坑坑洼洼,似乎到处都是坑洞。
  
  看起来就宛如被炮火洗礼了一遍似的。
  
  但实际上,这仅仅只是几位武道大师与康坦斯之间的战斗罢了。
  
  尤其是唐文的战斗方式,破坏力极强。
  
  只是,一次又一次,唐文发现根本就伤不到康坦斯。
  
  哪怕他砸了十几次,康坦斯依旧是那副模样,没有任何改变。
  
  “我不信,你真的不死!”
  
  唐文眼中厉芒一闪,随后,他举起了拳头,将康坦斯按在了地上,准备一拳砸碎康坦斯的脑袋。
  
  毫无疑问,脑袋一定是康坦斯的弱点。
  
  “噗嗤”。
  
  下一刻,唐文却发现他无法砸下去了。
  
  他的手臂,居然被一根根黑色金属,仿佛幻化成藤条,一下子缠住了。
  
  不仅仅是手臂,黑色金属迅速蔓延,从手臂再到躯干、脑袋,几乎是全身都被这些黑色金属给蔓延,包裹住。
  
  唐文青筋毕露,一声大吼。
  
  “暴熊咆哮!”
  
  恐怖的音波,朝着四面八方震荡而去。
  
  这暴熊咆哮,对康坦斯的确是起作用,一瞬间,康坦斯好像受到了影响,对唐文的束缚也变弱了一点。
  
  但没过多久,还没等唐文挣脱出去,身上的黑色金属又开始蔓延。
  
  唐文摆脱不了康坦斯的束缚了。
  
  现在康坦斯整个人就好像将唐文包裹在了一起一样,任凭唐文如何挣扎,都没有作用。
  
  “杀!”
  
  古心与索隆斯心中惊怒,他们来到康坦斯的背后,举起长剑,准备刺进康坦斯的脑袋。
  
  “啪”。
  
  但康坦斯随手分裂出两条手臂,如同鞭子一般,分别抽在了索隆斯与古心的身上,将两人抽飞了出去,种种的摔在了地上。
  
  堂堂武道大师,居然连靠近康坦斯一步都做不到。
  
  此时,唐文已经被彻底束缚了。
  
  甚至连脑袋都被密密麻麻的黑色金属所覆盖。
  
  康坦斯面无表情,只有眼睛当中的红芒闪烁,嘴角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结束了!”
  
  康坦斯诡异一笑。
  
  下一刻,那些束缚住唐文的黑色金属,一下子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倒刺,康坦斯再用力使劲一拉。
  
  “噗嗤”。
  
  倒刺瞬间就刺进了唐文的体内。
  
  也许下一秒,唐文就会被康坦斯直接“勒”成一滩血泥。
  
  “你在找死!”
  
  唐文面临生死危机。
  
  这一刻,他之前的谋划,之前的忌惮,之前的顾虑,都在这一刻统统消失了。
  
  此刻的唐文,只有一个念头。
  
  打死康坦斯!
  
  不惜一切代价,不管有什么办法,一定要打死康坦斯!诸天大道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