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五十四章 祭祀

  凯文下了车,他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城堡,目光非常复杂。
  穆拉古堡!
  他曾经一度生活在这里,只可惜,在穆拉古堡,他却感受不到丝毫“家”的温馨,甚至让他急于逃离古堡。
  而现在,他时隔一年多,终于又回到了古堡。
  “凯文少爷回来了?”
  当凯文走进古堡后,许多佣人都面露古怪之色。
  凯文在古堡内相当没有存在感,但毕竟还是穆拉家族的少爷,这些佣人至少表面上都表现的很恭敬。
  但实际上,凯文知道这些仆人在背地里是怎么议论他的。
  私生子,就是原罪!
  这也是为何凯文一定要逃离塔林市的原因。
  “我爸呢?”
  “凯文少爷,穆拉爵士与维森少爷正在书房接待一位贵客。”
  “在书房接待贵客?”
  凯文微微皱眉。
  一般情况下,他的父亲与大哥会在大厅接待客人。
  凡是在书房接待的客人,那必定身份非同小可,而且商议的事情都很重要。
  这个时候,穆拉爵士是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
  哪怕凯文真的有急事,他也只能在大厅内焦急的等待着。
  时间一点带你过去,一直等了半个小时。
  终于,书房的们打开,凯文的父亲穆拉爵士,以及凯文同父异母的大哥维森从书房内走了出来。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气质非常优雅。
  “爸,大哥。”
  凯文硬着头皮喊道。
  “凯文?”
  维森有点意外,没想到他这个私生子的弟弟,居然又回来了。
  维森对凯文谈不上喜欢,但也谈不上讨厌。
  毕竟,凯文对维森的地位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凯文私生子的身份,就注定了凯文永远也别想继承家族的产业。
  “你还知道回来?一定是钱花光了吧?”
  穆拉爵士看到凯文后,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凯文,显然对凯文很不满意。
  “爸,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穆拉爵士也知道现在有客人在,因此,对着中年男子说道:“贝隆先生,你的事我们穆拉家族一定会仔细考虑。”
  “好,我等着爵士的好消息。”
  说完,贝隆微微欠身,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就在贝隆欠身时,凯文忽然眼睛微微一凝。
  他看到了什么?
  贝隆的手臂上,居然有一个血红色的蜘蛛印记。
  这个蜘蛛印记,他太熟悉了!
  不就是之前那三名邪神教派成员手臂上的印记吗?
  难道,这个贝隆先生也是邪神教派的人?
  凯文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勉强掩饰住了内心的惊恐之色,目送着贝隆离开后,凯文第一时间对着穆拉爵士以及维森说道:“爸,这个贝隆到底是什么人?”
  穆拉爵士皱了皱眉头道:“贝隆先生是贵客,这些事也不该你过问。说吧,这次要多少钱?”
  “爸,我不是要钱。”
  凯文深吸了口气,随后沉声说道:“爸,有邪神教派可能会对你和大哥不利,你一定要做好准备。”
  “邪神教派?你从哪里听说的?”
  穆拉爵士脸色大变,死死的盯着凯文。
  于是,凯文将他被三名邪神教派成员袭击的事仔细解释了一遍,并且顿了顿,继续说道:“刚才那位贝隆先生,手臂上就有那三名邪神教派成员一模一样的血色印记,只怕这个贝隆也是邪神教派的成员,我们不得不防!”
  凯文能说的都全都说了。
  他看着父亲与大哥,虽然两人的神情很凝重,但却好像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么惊讶。
  难道……
  凯文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穆拉爵士与维森互望了一眼,随后,维森语气凝重的说道:“爸,看来是拖不下去了,他们显然已经准备对我们用强了!这次袭击凯文,就是为了抓住凯文当做筹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很快就会对我们动手了。”
  “不错,本来想再拖一段时间,但显然他们已经失去了耐心,我们也得早做准备。”
  穆拉爵士与维森的话,让凯文心中似乎有了一些猜测。
  “爸、大哥,你们早就知道了?”
  凯文张大了嘴,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
  维森看了一眼凯文,点了点头道:“也不算早就知道,但有这个猜测,你的消息差不多让我们有了肯定的答案。”
  “你们……”
  凯文忽然觉得,他第一次认识大哥维森,第一次认识父亲穆拉爵士,甚至第一次认识到他生活的穆拉古堡。
  似乎他以前的生活,都只是表面罢了。
  “凯文,这个世界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刚才的贝隆,就是血蛛神的祭祀,血蛛神教派,其实也就是你所说的邪神教派,他们早就和我们穆拉家族有生意上的往来。”
  “这次贝隆就是代表血蛛神教派给我们穆拉家族下最后的通牒,让我们全力支持血蛛神教派,但那怎么可能?我们只是做生意罢了,没有打算真的和邪神教派绑在一起,这些邪神教派,迟早都会惹出大麻烦。”
  穆拉爵士敲击着拐杖,紧皱着眉头,似乎对贝隆很不满。
  凯文沉默了。
  甚至,他觉得这个世界很陌生。
  陌生到他都不认识了。
  原来,穆拉家族居然和邪神教派勾结在一起,与邪神教派做生意,这是与虎谋皮!
  难怪邪神教派成员要袭击凯文。
  无风不起浪,这全都是因为穆拉家族本身就和邪神教派牵扯很深。
  看到凯文似乎受到了打击,很担心的样子。
  维森来到了凯文的面前,拍了拍凯文的肩膀,笑着说道:“放心吧,家族里的事有我和父亲处理,何况,这些事我们早就有了准备。你最近就不要出去了,就呆在城堡里,我已经找到了许多拥有强大而神奇力量的人。再加上我们的家族武装,哪怕是血蛛神教派想要对付我们穆拉家族,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错,维森早就有了万全的准备。凯文,你也要学学维森……”
  穆拉爵士又开始了说教。
  两人似乎对于血蛛神教派真的有了准备,因此,并不是很担心。
  “万全的准备?那些邪神教派成员的能力可是非常诡异,一般人根本就对付不了。”
  凯文还是很担心。
  毕竟他亲身体会过那些邪神教派成员的诡异能力,非常可怕。
  “凯文,血蛛神教派的事,我心中有数。”
  维森一挥手,顿时,在客厅沙发上,居然慢慢的出现了一名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
  这名中年男人还冲着凯文露出了笑容,揭下了头顶的帽子,微微躬身道:“变色龙莱曼,见过凯文少爷。”
  “他一直在这里?”
  凯文瞪大了眼睛,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错,莱曼先生一直都在这里。这只是家族一小部分的力量罢了,血蛛神教派虽然可怕,但我们穆拉家族足以应付。何况,若是闹的太大了,血蛛神教派也难逃被清剿的结局。”
  当初那么多邪神教派,不也灰飞烟灭了?
  维森显然很有自信。
  随后,变色龙莱曼又消失了,就在凯文的注视当中,渐渐消失不见了踪影。
  凯文回到了房间,他脑海中回忆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那三名血蛛神教派成员那诡异的手段,就凭今天大哥维森手下的变色龙莱曼,能抵挡吗?
  凯文心里有点不安。
  “不行,明天得去找文哥,有了他,家族才会更安全……”
  凯文心中渐渐有了决定。
  ……
  贝隆刚刚离开穆拉城堡,坐上了一辆黑色轿车,里面已经有一个黑衣人等待着。
  “凯文回来了,那三个蠢货在哪里?”
  “祭祀大人,目前没有三人的消息,既然凯文回来了,也许真的出了一些意外。”
  “意外?没有穆拉家族财力的支撑,我们都无法布置庞大的神阵,没有神阵,伟大的血蛛神就无法降临。一个意外,不是他们无能的借口!”
  面对贝隆的斥责,黑衣人低下了头,不敢争辩。
  “凯文出现了,估计穆拉家族也有了警惕。穆拉家族和我们合作那么多年,现在想撇开我们,没那么容易!该让他们知道伟大血蛛神的力量了……”
  贝隆望着车窗外的城堡,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
  甚至连他手臂上的血色印记也似乎在散发着诡异的血色光芒,隐隐约约,仿佛有一头庞大的血色蜘蛛虚影,笼罩着整个穆拉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