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七十五章 一巴掌拍飞!

  “嘭”。
  金十三狂暴的身躯,狠狠撞在了唐文的身上,发出了一声“闷响”,恐怖的力量肆无忌惮的冲击着唐文的身躯。
  以金十三这么恐怖的力量,别说唐文的血肉之躯了,就算是改造人的金属身躯,也扛不住这么恐怖的冲击力。
  而无论是索隆斯还是费恩,距离擂台都还有一段距离,现在赶过来已经迟了。
  唐文,死定了!
  只是,当金十三的身躯真的撞在了唐文的身上时,金十三却浑身一震,眼神当中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之色。
  他那狂暴的冲击,唐文居然一动不动。
  就好像撞在了一张无比坚韧的牛皮上似的,恐怖的力量就仿佛泥牛入海,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文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步。
  “这不可能……”
  金十三内心深处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唰”。
  下一刻,唐文却猛的睁开了眼睛。
  眼神当中蕴含着一丝凌厉的锋芒,浑身上下散发出了滔天的杀意以及怒火。
  不过,却有点奇怪,似乎并不是针对金十三。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唐文声音冰冷。
  他随手伸出一只手掌,直接握住了金十三的拳头。
  金十三想要挣脱,身躯上的血色光芒越来越盛。
  只是,唐文的手臂同样在膨胀。
  就好像在皮肤、肌肉当中,有一只小老鼠在钻来钻去,随后轰然爆开。
  “噗嗤”。
  下一刻,唐文手臂迅速膨胀,一根根青筋毕露,如同粗大的皮筋一样,盘在手臂上。
  唐文的袖子瞬间就被撑裂,手臂粗壮了几圈,力量也瞬间倍增,牢牢的抓住了金十三的拳头,让金十三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啊……燃血爆!”
  金十三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疯狂的怒吼了起来。
  头顶的血海虚影,更是一下子似乎要包裹住唐文的巨熊虚影。
  “吼……”
  唐文张开嘴,一声低吼。
  宛如巨熊在咆哮一般,恐怖的冲击波,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金十三整个人都如遭重击,脑海一片空白,头顶的血海虚影,更是一下子就消散,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金十三,晕过去了!
  被唐文的巨熊咆哮给直接震晕了。
  “扑通”。
  唐文随手将金十三仍在了擂台上。
  他很清楚,他的敌人不是金十三,甚至也不是索隆斯。
  金十三、索隆斯,都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刚才,他差一点点就死了。
  罪魁祸首,就在下面的人群中!
  “贝隆,滚出来!”
  唐文一声大喝。
  整个广场似乎都“嗡嗡作响”。
  无形中,许多人的眼神都变的迷离了起来。
  这是唐文动用了催眠术。
  “嗖”。
  索隆斯来到了擂台上。
  他看了一眼擂台上一动不动的金十三,眉头微微一皱,目光凝重的看着唐文,沉声道:“唐文,你赢了。不过,还有第二轮、第三轮,你可以先下去了。”
  不过,索隆斯说什么,唐文压根就没有理会。
  他现在,只想杀人!
  贝隆,他必须杀掉。
  要知道,刚才的情形其实很危险,若不是唐文在关键时刻挣脱出了梦境,并且第一时间施展出了巨熊劲,一下子抵挡住了金十三的冲击。
  现在,他可能就死了!
  生死之间,唐文哪还顾得上什么交流会?
  “唐文,不要逼我出手,你就算打败了金十三,还有我索隆斯……”
  索隆斯已经隐隐有点怒气了。
  他觉得,他被无视了。
  “滚!”
  唐文毫不客气,直接一巴掌朝着索隆斯一拍。
  “轰”。
  索隆斯头顶也迅速浮现出了一柄巨剑。
  巨剑浩浩荡荡,散发着恐怖的气势,与唐文的巨熊虚影迎面撞了上去。
  与此同时,索隆斯手中还出现了一柄长剑,对准了唐文的手掌就直接刺了过去。
  “咔嚓”。
  只是,下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唐文的手掌与索隆斯的长剑碰撞到了一起,居然是索隆斯的剑断了。
  就好像唐文的手掌比精钢打造的长剑都要坚硬,被唐文从剑尖硬生生拍断,而唐文的手掌却毫发无损。
  连一点红印都没有留下。
  这还没有结束,唐文的手掌拍断了长剑后,更是顺势一下子拍在了索隆斯的身上。
  “嘭”。
  索隆斯浑身如遭重击,整个人都被拍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被一巴掌拍飞了!
  如同拍苍蝇一般,被直接拍飞了。
  这一刻,整个地下广场似乎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幕,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那是索隆斯?一剑流无限接近武道大师的剑三索隆斯?”
  “不是说剑三索隆斯打遍整个南方古武圈没有敌手吗?”
  “被一巴掌拍飞了,这真是索隆斯?”
  不仅看的人懵了,连索隆斯自己都懵了,他甚至觉得,是不是他的能力都被“封印”了,怎么会被唐文一巴掌拍飞?
  他可是剑三索隆斯!
  无限接近武道大师的男人!
  怎么可能会被唐文如同拍苍蝇一般,直接一巴掌拍飞?
  只是,唐文一巴掌拍飞了索隆斯后,却根本没有理会索隆斯,目光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擂台下的人群中。
  唐文鼻子微微一动。
  顿时,各种气味汇聚到了他的鼻中。
  很快,几股特殊的气味引起了唐文的注意。
  “唰”。
  唐文目光望向了某一个角落。
  “找到你了!”
  唐文目光凌厉如刀。
  他大腿猛的朝着擂台一踏。
  “咔嚓”。
  擂台居然被直接踏裂,要知道,这可是一剑流弟子练武的地方,擂台都是特制的,想要破坏,那得多强的力量?
  但唐文随便一踩,居然踩裂了擂台。
  擂台破裂,唐文随手抓起了一根长长的钢筋,还带着一些水泥砖石,连成了一大片。
  唐文抓住钢筋,随后对着那个角落的方向,狠狠一掷。
  “轰隆”。
  擂台下的人群急忙四散开来,钢筋砖石狠狠的砸在了角落中。
  不过,却有几道黑影没有闪避,而是直面着唐文扔出的钢筋砖石。
  “嘭”。
  钢筋被瞬间切断,砖石也四分五裂。
  几名黑衣人,居然都变成了长着八条腿的蜘蛛怪物。
  “这是什么怪物?”
  “一剑流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些怪物?”
  “到底怎么回事?唐文一个古武者,怎么会招惹这样的怪物?”
  一时间,许多古武者都面色大变,众皆哗然。
  哪怕是索隆斯、古心,似乎都很意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溜进了这些怪物。
  而他们也知道这些怪物的身份。
  毕竟,一剑流可是塔林市三大巨头之一,怎么可能不知道贝隆的身份?
  “血蛛神教派!”
  古心开口了。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头顶上同样浮现出了一柄巨剑虚影。
  只是,这柄巨剑虚影要比索隆斯的巨剑虚影要强得多。
  “贝隆,这里是我一剑流的地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滚出一剑流大厦,否则,你就永远留下吧。”
  古心的语气也霸气十足。
  这里是一剑流的地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撒野。
  哪怕是血蛛神教派也一样!
  “嘿嘿嘿,古心,你一剑流都自身难保了,还是先保住你们一剑流吧。”
  “什么意思?”
  古心心中一紧。
  “轰隆”。
  就在这时,整个地下广场似乎都震动了起来,一阵阵枪炮的轰鸣声,此起彼伏,响彻在整个地下广场。
  “噗嗤”。
  许多一剑流弟子,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中了子弹,纷纷倒在了地上。
  整个地下广场一片混乱。
  “哈哈哈,古心,一剑流今天的确自身难保了!”
  一阵笑声从后面的同道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一群群黑衣人都迅速的涌了出来。
  “钢铁之心!”
  古心死死的盯着那群黑衣人,一字一句喊道。
  整个地下广场,已经变的无比的混乱。
  钢铁之心这是想将一剑流给一锅端了。
  至于古武交流会的古武者,可能在钢铁之心的人看来,根本就微不足道,可能顺手就除掉了。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灭掉一剑流的核心,古心以及索隆斯!
  一时间,一剑流的古心与索隆斯也无暇他顾了。
  整个地下广场都充斥着鲜血与死亡。
  “唐文,刚才你都没有死,还真是幸运啊!不过,这一次你恐怕没有那么幸运了。一剑流自身难保,没有谁能救得了你了!”
  贝隆一步步朝着唐文走来,语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