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十四章 我要和你打一场!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在了唐文的身上。
  唐文慢慢睁开了眼睛。
  昨天晚上,他回来时甚至还故意绕了一个圈子,确定身后没有神秘人跟踪,他这才回到了唐家庄园。
  所以,这一觉,他睡的很沉。
  唐文站了起来,左手撑在床边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他干脆将睡袍脱了下来,站在了全身镜前。
  只见他的左手手臂、手掌,全都是漆黑一片,甚至还有一股腐烂的味道。
  唐文皱了皱眉头。
  这是昨天晚上,遇到神秘女人后大战了一场,被神秘女人的诡异火焰烧伤的。
  一晚上时间,没想到居然恶化成这样了。
  “不,这不是恶化,而是……好转了!”
  唐文仔细一看,却隐隐发现了一些不同之处。
  他的皮肤焦黑一片,甚至都有腐烂的味道,他以为是伤势更加严重了,但仔细一看却全然不是这样。
  唐文用手指慢慢的扯下了那层焦黑的皮肤,上面的一些腐烂血肉,也同样开始掉落。
  不过,掉落后却能够看到一层红色的疤。
  一晚上时间,唐文的手臂居然就重新长出了血肉和皮肤,甚至还是结疤了。
  不过,这些腐肉和焦黑的皮肤却需要处理。
  唐文干脆自己拿着小刀,一点一点的将腐肉和焦黑的皮肤都刮掉。
  尽管很疼,但他还能忍住。
  做完了这一切,看着左手手臂,唐文摇了摇头。
  实在太狰狞恐怖了。
  他想了想,穿上了长袖衣服,又拿出了一双手套戴在了手上,这样就不会让其他人看到他手臂的异常了。
  唐文来到枕头旁,看到了昨天晚上的那颗神秘石子。
  他用右手握着神秘石子,握了一晚上。
  “外挂”。
  唐文心中默念,他想看看一晚上到底吸收了多少能量。
  巨熊功:第三层(不可提升)
  八面手:大成(不可提升)
  能量:2(60%)
  唐文看到已经有了两点能量,而且进度也达到了60%,相当于一晚上增加了一点的能量,似乎和幸运石差不多。
  应该也是每天两个能量点,白天一点,晚上一点。
  不过,他举起了手中的神秘石子。
  里面居然没有一丝裂纹。
  当初幸运石第一天,被唐文吸收了两点能量,就已经有裂纹了。
  但神秘石子却依旧没有裂纹。
  这岂不是说,神秘石子有可能比幸运石支撑的时间更长一点?
  时间更长,那就能获得更多的能量。
  “能量问题暂且解决了,不过,武技的问题还需要尽快解决。”
  唐文已经遭遇了神秘女人,尽管他的实力比神秘女人强,但却留不下对手。是唐文自己没法发挥出巨熊真身的全部力量。
  武技的事,已经刻不容缓了。
  他今天就得去一趟巨熊武馆!
  于是,唐文下楼,坐到了餐桌前。
  难得唐正也还没有离开。
  唐文看了一眼唐正。
  只见唐正紧锁眉头,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爸,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唐文问道。
  唐正点了点头道:“是有一点麻烦,不过都是公司上的问题。”
  “公司……”
  唐文没有再询问了。
  公司上的事,他一向都不懂,而且也没有兴趣。
  当然,最重要的是唐正是白手起家,只要是公司上的事,唐正肯定能处理。
  唐文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对他没有恶意的神秘人。
  于是,他心中一动,低声问道:“爸,你最近有没有派人秘密保护我?”
  “小文,为什么这么问?”
  唐正有些诧异的看着唐文。
  “没什么,我最近老感觉有人跟着。”
  唐正摇了摇头道:“小文,最近外面不太安全,虽然你在练武,但你出去的话,还是多带一些人。”
  “爸,我明白。”
  随后,唐正吃完早餐就离开了。
  唐文看着父亲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刚刚唐正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唐文便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莫非,那个力量和他不相上下且没有恶意的人,真是父亲派来保护他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父亲恐怕也不简单。
  不过,唐文仔细想想也觉得正常。
  他父亲可是白手起家,在图兰市成为纸业大亨,没有一点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在图兰市创下偌大基业。
  不过,有些事既然唐正没有和他说,那就意味着唐正觉得,现在还不是告诉他的时候,唐文也不会去寻根问底。
  他有自己的计划!
  吃完早餐,唐文准备离开庄园,去一趟巨熊武馆。
  他也带上了阿龙、阿虎等许多保镖。
  这是唐正安排给他的保护力量,如果一个不带,恐怕会让唐正担心。
  唐文现在也不想表现的太特殊。
  何况,许多时候,保镖们身上的枪,还是很有作用的。
  “去巨熊武馆。”
  唐文说完,就坐进轿车的后排,闭上了眼睛。
  ……
  巨熊武馆,今天关上了大门。
  武馆内,费恩馆主脸色凝重,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还要高大、魁梧的男子。
  这是他的大弟子泰隆!
  “师傅。”
  两人面对面,似乎过了很久,泰隆才缓缓开口。
  “泰隆,你还记得我这个师傅?”
  费恩馆主语气显得很冰冷。
  当初他对泰隆寄予了厚望,甚至觉得泰隆是唯一有机会练成巨熊功第三层的人。
  只可惜,泰隆似乎和他的理念不同,三年前就一个人离开了武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直到今天才回来。
  “师傅,你永远是我的师傅!之前是我让刘胖子来的,只是,我是让他给师傅送钱,但刘胖子曲解了我的意思。”
  “刘胖子?原来是你让刘胖子来的,他是个吝啬鬼,钱从他手中经过……”
  费恩摇了摇头,显然对刘胖子很了解。
  “所以,他死了!”
  泰隆的语气很平静,但内容却极为震惊。
  “你说什么,刘胖子死了?你杀了刘胖子?”
  费恩猛的站起身来。
  目光如同凶猛的野兽般,仿佛要将泰隆给吞了。
  刘胖子再怎么说也是他多年的朋友,就算再吝啬,他也不想看到刘胖子死于非命。
  难怪这几天时间都没有看到刘胖子了,原来刘胖子居然已经死了!
  “师傅,你还是这个样子,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也就死了,算得了什么?”
  泰隆语气中的漠然让费恩心中一寒。
  这三年,泰隆究竟经历了什么?
  一条人命,居然这么漠然,就好像随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泰隆,这三年时间,你去了哪里?”
  费恩的声音已经沉了下来。
  泰隆咧嘴一笑,目光中仿佛有了一丝神采:“师傅,这三年我走过了很多地方,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师傅,你永远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以前,我的眼中只有古武,但当我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后,古武也就不算什么了。”
  “住口!”
  费恩勃然大怒。
  古武在他的心里,那就是他的信念,是他的精神支柱,费恩不允许任何人贬低他的信念!
  更何况还是他曾经寄予了厚望的弟子?
  “泰隆,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走吧,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子了……”
  费恩摇了摇头,对泰隆失望透顶。
  “师傅,时代真的变了!”
  泰隆渐渐起身,其庞大的身躯就犹如一头真正的黑熊一般。
  他继续说道:“师傅,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滚,泰隆,你滚出我的武馆!”
  费恩就仿佛一头暴怒的野兽一般,咆哮了起来。
  显然,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泰隆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或者说,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
  于是,泰隆深吸了口气,目光变的无比锐利,缓缓开口道:“师傅,你既然不想给我东西,那就按照武馆的规矩吧,我要和你打一场!”
  随着泰隆的话音落下,费恩暴怒的神情也渐渐恢复了平静,整个武馆一下子鸦雀无声,变的非常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