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六十章 枪炮与怪物

  漆黑的夜色,穆拉古堡内虽然灯火通明,但却很安静。
  “沙沙沙”。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古堡外那片树林中,渐渐传出了一阵阵异响声,一道道黑色身影,宛如幽灵般,迅速的跃过了高高的围墙,进入到了穆拉古堡当中。
  这些黑色身影,足足有五十多个,似乎与黑夜彻底融为了一体,行动间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没有人?”
  马斯觉得有点奇怪。
  他现在算是已经“侵入”了穆拉古堡,以穆拉家族对古堡的防护,哪怕一只苍蝇进入到古堡当中都会被发现,更何况还是他们这么多血蛛神教派的成员?
  但穆拉古堡内却没有任何动静。
  “陷阱么?没有实力的人才爱搞什么阴谋诡计,在我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丝毫作用。”
  马斯望着远处古堡大厅内的灯光,目光当中露出了一丝嗜血的凶芒。
  他知道,穆拉家族的人都在古堡大厅内。
  “冲!”
  马斯一声令下,顿时,所有黑影四散分开,宛如一张大网一般,朝着古堡大厅罩去。
  只是,他们刚刚冲了几步,变故突生。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席卷了夜空,这些黑影感觉到脚下似乎一下子天翻地覆,火光冲天而起,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间席卷到他们全身,将他们全身都撕成碎片。
  而且,他们还闻道了一股刺鼻的火药味。
  炸弹!
  在穆拉古堡的地下,居然埋着炸弹。
  一时间,大量烈性炸弹彻底爆炸,火光瞬间就吞噬了这五十道身影,哪怕反应再快也没有用。
  眨眼间,五十道身影就彻底被火光给淹没。
  ……
  “怎么回事?”
  随着整个穆拉古堡都一阵地动山摇,以及恐怖的爆炸声响起,彻底惊醒了古堡中的所有人。
  “唐少。”
  这时,阿龙与红狐都冲进了唐文的房间。
  唐文却很平静的站在窗外。
  他还没有睡下,也同样听到了古堡内的动静。
  “唐少,是血蛛神教派的人来了?但这是怎么回事?”
  阿龙与红狐都很紧张。
  望着下面那冲天而起的火光,脸上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炸弹!或者说,地雷。穆拉爵士真是够狠,居然在穆拉古堡外埋下了地雷,难怪我们进来时走的是另一条路,还需要古堡的人带路。若是走错踩中了地雷……”
  唐文尽管表情很平静,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也同样很震撼。
  地雷!
  穆拉家族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埋下地雷,要知道,这地雷可没有那么好安装。
  光是能做地雷就很难得了。
  这说明,穆拉家族有这样的实力。
  “难怪穆拉爵士一副镇定自若,信心十足的样子,他的安排,还真是出人意料。走吧,我们下去看戏。”
  唐文说完,就带着红狐、阿龙走出了房间,来到了楼下。
  “穆拉爵士。”
  唐文看到楼下穆拉爵士等人根本就没有睡觉。
  还有许多惊慌失措的佣人。
  毕竟,地雷的事肯定是机密,只有穆拉家族核心人员才知道,这些佣人肯定不知道,甚至就连凯文也不知道。
  现在凯文就是一脸茫然的神色。
  穆拉爵士看到了唐文,微微点头道:“倒是惊扰到了你们,不过,过了今夜,血蛛神教派也就不是麻烦了。”
  显然,这次穆拉爵士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挡住血蛛神教派,甚至还想趁机将血蛛神教派彻底连根拔起。
  “文哥,我……我真不知道,父亲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做了这么多的准备……”
  凯文来到了唐文的身边,低声说道。
  他现在也很震惊。
  之前他对穆拉爵士以及大哥口中说的“准备”,其实不以为意,甚至还专门上门找来了唐文。
  但现在看看外面那巨大的动静,他就知道,他真的小觑了家族,也小觑父亲和大哥。
  唐文发现大厅内好像多出了许多人。
  其中一些人,似乎让他都感觉到有些危险。
  而且,这些人的身上都有一种让唐文熟悉的气息。
  “凯文,这些人是谁?”
  唐文问道。
  “文哥,这些都是大哥维森找来的帮手。这些人都有非常诡异、奇特的能力……”
  凯文见识过变色龙莱曼的能力,的确是非常神奇,明明就在眼前,却好像隐身了一样,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时,维森走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凯文,又将目光放在唐文的身上,笑着说道:“让唐先生见笑了,外面的爆炸,是我们安排的。那只是第一道防御,实际上这一次为了对付血蛛神教派,我们一共设置了三道防线。”
  “一般情况下,第一道防线就能重创血蛛神教派了,他们出动了五十人,想必都是教派当中的精锐。只可惜,一次性全部葬身在第一道防线的地雷爆炸当中了。不管这些人有什么样的诡异能力,都没有用了,甚至可能都用不到第二道防线。”
  “现在毕竟是新时代了,是枪炮的时代,哪怕那些邪神教派有什么诡异能力,在枪炮面前,都会被彻底埋葬……”
  实际上,维森说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种程度的爆炸,哪怕是唐文遇到,只怕也会顷刻间就被炸成碎片。
  也许,只有罗斯才能活下来!
  这就是新时代!
  或者说,这就是枪炮时代!
  穆拉家族真正的底牌,或者说,穆拉家族能屹立塔林市上百年之久,甚至成为塔林市三大势力之一的底牌。
  靠的就是枪炮!
  唐文眼睛微微一眯,他目光望向了远处爆炸的中心。
  此刻,烟尘渐渐的消失了,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唐文鼻中仿佛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维森先生,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你们设立的第一道防线,真的成功了吗?”
  “嗯,什么意思?”
  维森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时候,被穆拉家族请来的拥有奇特力量的奇人,其中一名陌生男子突然开口了:“穆拉爵士,第一道防线没能拦住血蛛神教派的人,那些人……不,那些甚至都不是人,怎么可能?”
  这名男子显然是看到了什么,显得很震惊。
  此刻,穆拉爵士已经拿上了望远镜。
  他也看到了远处爆炸中心所发生的一幕可怕的事。
  只见那些被地雷淹没的血蛛神教派成员,个个几乎都被撕碎,只剩下了残缺的尸体。
  但此刻,这些“尸体”却居然迅速的蠕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道血色光芒从这些“尸体”当中出现,“尸体”上出现了许多肉瘤,这些丑陋的肉瘤炸开,居然长出了一条条血色的腿。
  一条、两条、三条……八条!
  一共八条腿,所有尸体都活了过来,血肉迅速的恢复,身躯下长了八条腿,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只大蜘蛛一般,真正成了恐怖的怪物。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连地雷都炸不死?”
  维森脸色也沉了下来。
  显然,他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
  哪怕穆拉家族与血蛛神教派合作了很多年,但对于血蛛神教派的力量,其实还是所知不多。
  血蛛神教派,之前一直都很低调,基本上没有怎么活跃。
  也就最近一年,或者几个月才开始活动。
  所有人都被血蛛神教派的这些怪物给惊住了,连那么剧烈的地雷都打不死,还有什么能杀死这些怪物?
  “文哥……”
  凯文不禁望向了唐文。
  此刻,唐文眼神中却是精芒闪动。
  从那些八条腿的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简直太熟悉了。
  唐文不可能忘记这种气味。
  “邪灵污染体……”
  唐文低声喃喃着。
  他没有想到,居然能在塔林市再次遇到邪灵污染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