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灾难!
“或许吧,不过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他们一旦改造,那就失去了对身体的彻底掌控,古武者要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就几乎不可能更进一步了,想成为武道家的可能微乎其微。”
  
  “如果古武者,仅仅只是想成为武道大师,在新时代的枪炮下,又有什么意义?”
  
  唐文摇了摇头。
  
  他倒是看的很真切。
  
  武道大师,或许在旧时代是霸主。
  
  但在新时代的枪炮下,又算得了什么?
  
  一剑流能在塔林市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甚至还是三大势力之一,真的是靠着古心大师?
  
  唐文并不觉得。
  
  一剑流能在塔林市有这么大的势力,成为三大巨头之一,那是因为有一剑流集团的庞大影响力,它本身就是个商业集团。
  
  拥有源源不断的金钱财富。
  
  这些金钱财富,又供养了一支庞大的武装队伍。
  
  正是这支武装队伍,加上数量庞大的流派弟子,这才能支撑一剑流在塔林市的地位。
  
  哪怕没有古心,实际上一剑流也依旧是三巨头之一。
  
  这才是本质!
  
  就算是古心与索隆斯两位武道大师联手,但面对全副武装的金十三,只要不是距离隔的太近,金十三都能灭了索隆斯与古心。
  
  这就是新时代下枪炮的威力。
  
  古武者没落了。
  
  同样,武道大师实际上也没落了。
  
  如果黑塔山光是能够批量制造武道大师,或者类似武道大师,虽然有点惊讶,但还远远算不上震惊。
  
  就算是改造人,一旦成为二级改造人,就能够媲美武道大师,甚至比武道大师更强了。
  
  唐文早就认清了这个现实。
  
  但好在他并不是一般的武道大师,不惧一般的枪炮。
  
  古武者在改造人面前,先天就具备着劣势。
  
  这是不争的事实。
  
  除非,成为武道家!
  
  古武者一旦成为武道家,按照古心所说,就会发生质的蜕变。
  
  至于究竟是什么质的蜕变,古心也不知道。
  
  但在旧时代,武道家与武道大师,那就完全是天与地,两个层次的存在。
  
  “唐文,黑塔山既然看重了我的改造技术以及理论,恐怕不会轻易放过我。你还不如将改造身躯给我,到时候我也有自保之力。”
  
  康坦斯似乎还不死心,他还是想得到他的改造身躯。
  
  没有改造身躯,康坦斯就是任人宰割,压根没有任何战斗力。
  
  “康坦斯,改造身躯就不用想了,而且就算黑塔山不会善罢甘休,但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他们的目的是带走你,而不是杀了你。反而是我们,倒是有可能有危险。”
  
  唐文目光当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他知道,他这一战将三名黑塔山的武道大师给杀了,那就已经彻底得罪了黑塔山。
  
  黑塔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唐文如今得罪的势力还少么?
  
  之前在图兰市就得罪了九头盟、异人组,还有邪灵污染体,然后到了塔林市又得罪了血蛛神教派、黑塔山。
  
  唐文得罪的势力太多太多。
  
  甚至连超凡势力都得罪了,也不怕多黑塔山一个。
  
  “金十三、康坦斯,你们都好好准备,尤其是康坦斯,你需要运送什么,给红狐说,让红狐去安排。明天我们会启程返回实验室。你以后就在图兰市好好呆着,好好研究,以后那具改造身躯,也未尝不能还给你。”
  
  唐文也给康坦斯做出了承诺。
  
  以后时机成熟,康坦斯不再是威胁后,唐文也不介意将康坦斯的改造身躯还给康坦斯。
  
  于是,众人返回了一剑流大厦。
  
  唐文又叫来了师傅费恩,还有唐氏集团的谈判团队,告诉他们明天启程返回图兰市。
  
  费恩等人都很高兴。
  
  尤其是费恩,这次塔林市一行,虽然过程有些波澜,甚至相当凶险,但他终究是亲眼看到了唐文名震古武圈,让巨熊流也名扬整个南方古武圈。
  
  这是巨熊流最强盛时期都没有的荣耀!
  
  如今在他手中得以实现,费恩心满意足,心里再没有遗憾。
  
  第二天,得知唐文等人要离开,古心客套的挽留了一番,但唐文去意已决,古心也就不再挽留。
  
  姬亚带着薇丝、莉亚也来送行唐文一行人。
  
  “唐文、费恩,以后到了南方,可到我幻刀流坐坐。我幻刀流虽然如今没有武道大师,也比不上一剑流辉煌,但流派底蕴却一点也不比一剑流差。”
  
  姬亚自豪的说道。
  
  虽然如今幻刀流只能靠着祖产收收租子维持流派生存,但幻刀流的历史底蕴的确很深,不比一剑流差。
  
  尤其是巅峰时期,比一剑流都要强多了,乃是南方曾经顶尖的流派!
  
  “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南方看看。”
  
  唐文这次从一剑流带走了两百门古武,也不知道够不够。
  
  反正以后要是有机会,去幻刀流看看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次唐文离开,甚至连穆拉家族也来人送行了。
  
  而且还是穆拉爵士、维森、凯文等人,算得上是穆拉家族的核心了。
  
  “唐先生,以后唐氏集团的业务,我们穆拉家族一定全力拓展,所有渠道都开放。以后我们与唐家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穆拉家族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彻底将穆拉家族与唐家绑在一起了。
  
  毕竟,穆拉家族开放渠道给唐氏集团,在外人看来,那就是关系紧密,想撇开关系都难。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真的就捆绑在一起。
  
  穆拉爵士也是相当有魄力!
  
  不过,这对唐家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呃。
  
  既然穆拉爵士都如此表态,那唐文也要给予回应。
  
  至少,让穆拉爵士安心。
  
  于是,唐文沉声说道:“穆拉爵士有心了,如果以后用得着唐家,请爵士尽管说。我唐家与穆拉家族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好,有唐先生这句话就足够了,祝唐先生一路顺风!”
  
  穆拉爵士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要的就是唐文的这一句承诺。
  
  告别过后,唐文就带着许多人,大包小包,甚至将康坦斯的整个实验室都搬到了火车上。
  
  也幸好唐文包下了整整两节车厢,否则的话,地方还真的不够用。
  
  “终于要回去了……”
  
  唐文目光闪动,随着火车的鸣笛,渐渐的,火车启动。
  
  “晃当晃当”。
  
  火车启动了,慢慢的离开了塔林市。
  
  唐文这一次来到塔林市,其实没有多长时间。
  
  他来时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利用古武交流会,获得大量古武。
  
  第二个目的是替唐家开拓市场。
  
  这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甚至还有其他许多收获。
  
  比如,康坦斯。
  
  又比如,金十三。
  
  这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尤其是康坦斯,他能够制造改造人。
  
  而且改造技术相当出色,有了康坦斯,以后唐家也就能出现大量的改造人,甚至组成一支改造人大军都不是难事。
  
  当然,这也需要大量的金钱、资源。
  
  目前唐家还负担不起那么多的改造人。
  
  而且,唐文的实力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明白了武道大师之上的路。
  
  还有邪灵后裔奶牛,让唐文知道了许多隐秘。
  
  超凡、邪灵!
  
  这都是唐文以前接触不到的。
  
  当然,也有麻烦,那就是黑塔山的麻烦,是一个威胁。
  
  而且,唐文的外挂也陷入到了升级当中,都已经过了一夜,却依旧没有升级结束的迹象,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少天时间。
  
  没有外挂,唐文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点不踏实。
  
  “奶牛”。
  
  唐文心中一动,召唤出了奶牛。
  
  奶牛现在变成一只小蜘蛛的模样,爬到了唐文的掌心中。
  
  唐文发现外挂升级,没有动静后,他连奶牛身上的“能量”也无法吸收了。
  
  没有那股热气进入到体内。
  
  这也从侧面证明,实际上是外挂在吸收能量,而不是唐文在吸收能量。
  
  “奶牛,你能拉人进入到你编织的梦境当中,这种能力其他人能不能学会?”
  
  唐文一直都觉得,血蛛神教派的那种诡异梦境能力,其实非常恐怖。
  
  如果能学会的话,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奶牛摇了摇头道:“这属于我们血蛛一脉天生的能力。就算是血蛛神教派那些信徒,其实也是血蛛神赋予他们的能力罢了,其他人是学不会的。”
  
  “天生的……”
  
  唐文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有所猜测了。
  
  唐文挥了挥手,让奶牛离开。
  
  他自己则一个人沉思了起来。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回忆着自己的手段。
  
  其实,目前唐文的手段就分为两大体系。
  
  第一个就是古武,那自然是一路高歌猛进,朝着武道家前进。
  
  而且,唐文也已经有了方向,一直将其他古武融合进霸道真身功当中,一直推升到第九层以上,就有可能成为武道家。
  
  第二个体系其实是催眠术。
  
  唐文的唐氏催眠术独树一帜,现在已经有精神控制以及精神欺诈了。
  
  但其实精神控制很脆弱。
  
  精神控制,只能控制一些意志力比较薄弱或者一般的人或者生物。
  
  至于那些意志力强大的人,比如古武者,比如一些改造人,唐文的精神控制就没有作用了,连带着精神欺诈也没有作用。
  
  唐文暂且将其称之为精神体系。
  
  武道体系,唐文已经有了方向,但精神体系,唐文目前却一筹莫展,没有什么前进的方向。
  
  甚至连如何提升都不知道。
  
  “看来,得多看看书,看看关于精神方面,关于催眠方面的书,甚至幻境类古武也行……”
  
  唐文一直都有种预测。
  
  他的精神体系前进的方向,应该就是类似于幻境,比如血蛛神能将人拉入到梦境当中,这种能力就神乎其神。
  
  还有古武当中有一些幻境类的古武。
  
  总之,多看书肯定没错。
  
  有些时候,光靠一味的努力还不够,得多看书,多思考,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现在唐文的外挂也不能使用,反倒给了唐文多看书,多思考的机会。
  
  知识,一定是有用的。
  
  “吱吱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文已经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时,窗外传来了剧烈的异响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摩擦着地面的声音。
  
  与此同时,整个车厢都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刹车!
  
  这是火车在紧急刹车!
  
  一般情况下,火车是不会紧急刹车的。
  
  难道,前面遇到了什么危险,让火车不得不紧急刹车?
  
  “嘭”。
  
  车厢里的许多行礼都掉了下来,许多人都控制不住身躯,重重的摔向了前面,一时间,火车里人声鼎沸,哭喊声此起彼伏。
  
  火车一旦刹不住,极有可能脱轨。
  
  到时候,那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诸天大道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