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七十二章 你认输吧,我的对手只有一个!

  “第二轮……”
  “第三轮……”
  唐文看的很仔细。
  每一场比赛,他都仔细观看。
  只是,略微让他有些失望。
  “师傅。”
  唐文对着费恩说道:“这一次交流会,真的是南方古武圈的盛事?”
  “对,的确是南方古武圈的盛事。以一剑流的能量,牵头举办的古武交流会,哪一次不是古武圈盛事?怎么了,觉得很失望?”
  “有点失望,这些都是古武者?似乎……比泰隆差远了。”
  费恩嘴角微微一抽。
  他有点不想说话。
  唐文这话扎心啊!
  泰隆很差吗?
  哪怕泰隆没有成为改造人,光是巨熊功第二层,加上泰隆本身的身体素质,在年轻一代的古武者当中,也算得上是非常强了。
  至少刚才铁指流的李虎,泰隆就能轻易吊打李虎,没有任何问题。
  当初费恩更是在泰隆身上耗费了很多心血,几乎将泰隆当成巨熊流崛起的关键人物来培养,对泰隆寄予了厚望。
  只可惜,后来天不遂人愿,泰隆离开了图兰市,抛弃了古武,选择成为了改造人,这是费恩心中永远的痛。
  “唐文,其实……泰隆不差的,甚至很强!也许,是你见识过的强者太多了。”
  “可我没见过多少强者,充其量就是一些改造人、异化人等等。哪怕是普通改造人,似乎也比这些古武者强。”
  “对,这才正常。古武者如果不是比不过改造人,练几十年都能被火枪轻易打死,练几十年不如几天时间改造而成的改造人,古武又怎么会没落?这才是古武者的正常状态,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有些话,费恩没有说出口。
  毕竟,就连他自己练了几十年,也仅仅只是巨熊功第二层罢了。
  而唐文呢?
  随便练了几天,就已经达到了巨熊功第三层,甚至还诞生了巨熊劲,成为了武道大师。
  这种天赋,古往今来数遍整个古武历史,都没多少人能做到。
  “至今连一个领悟武道真意的古武者都没有。是他们太差,还是古武功法太弱?”
  唐文其实不在乎这些古武者实力差不差,他在乎的是古武功法。
  如果连武道真意都无法领悟的功法,那只是三流古武,再强也有限。
  唐文想要的是二流,甚至是一流古武功法!
  “也许,两者皆有之吧。毕竟,古武没落,许多流派都是直接传承断绝,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剩下的古武流派也大多数都是苟延残喘,就算是能收到弟子,又能有多少天才弟子?比起以前,古武流派可以在几万人、几十万人当中选拔最优秀的人,而现在,可能只能随缘了,有人能练古武都不错了,还挑选?”
  费恩对此也很无奈。
  古武没落,天才就不愿意练古武,而没有了天才,古武就会越来越没落。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而且,无解!
  哪怕是一剑流,别看现在声势浩大,好像在塔林市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三大巨头之一。
  但这些年,加入一剑流的成员当中,有多少是真心练古武的?
  不都是冲着一剑流集团而来?
  这么多年,一剑流也就只是出了一个索隆斯罢了。
  这就是新时代古武流派的困境,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阻止古武的没落。
  这是大势,不可逆,谁也无法改变。
  费恩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无奈。
  他是真正的古武者,练了一辈子的古武,面对这种古武没落的大势,费恩会感到很痛心,但却无能为力。
  不过,唐文不一样。
  他严格意义上,其实算不上一位真正的古武者。
  他练习古武,只是为了变强。
  古武,也只是他变强的一种手段或者方法罢了。
  有点类似于泰隆。
  只是,唐文不会选择将自己改造成怪物,全身都换成金属,那样得不偿失。
  他只需要找到合适的古武功法就行了。
  因此,唐文依旧看的很仔细。
  第十三轮,莉亚上场了。
  这一次,莉亚吸取了薇丝的教训,非常谨慎,利用“幻身”,顺利击败了对手。
  一旦幻刀流的人施展“幻身”,那真是想打败对方都难。
  因为,连身影都碰不到,如何击败?
  反而幻刀流的古武者,却能源源不断的攻击。
  这也是幻刀流能够成为曾经顶尖流派的原因。
  “第二十一轮,巨熊流唐文对燃血流金十三。”
  终于,轮到了唐文上场。
  薇丝与莉亚都对唐文说道:“文哥,你的实力肯定没问题。”
  费恩也笑着说道:“唐文,上去吧,不过别打死人了。”
  姬亚闻言,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她觉得,费恩是不是有点托大了?
  还没上场,就让唐文留手。
  要知道,古武者之间战斗,瞬息之间就会有各种变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一旦留手,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一剑流的人就算想阻止,也不一定来得及。
  只是,这毕竟是巨熊流内部的事,姬亚也不好劝说。
  唐文走到了擂台上,他的对手燃血流金十三也来到了擂台上。
  唐文眼睛微微一眯。
  危险!
  这个金十三身上,居然有让他有种危险的感觉。
  尽管这种感觉很淡,只有一丝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能够让他感觉到危险的古武者,不多了。
  也就索隆斯、古心、姬亚罢了。
  唐文也总结出了,能让他感觉到危险的古武者,大部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领悟出了武道真意。
  难道眼前这个金十三,领悟出了武道真意?
  这不禁让唐文感觉到眼前一亮。
  如果对方真领悟了武道真意,那就说明,燃血流古武功法,至少也是二流古武。
  二流古武,已经值得唐文注意了。
  “燃血流,好像没怎么听说过。不过,金十三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金十三,莫非是横行南方十三城的那个杀手,好像就叫金十三。”
  “对,一定是他。传闻金十三精通各种枪械,只要他接手的任务,就没有完不成的。没想到,金十三居然是一位古武者?”
  “这个金十三,恐怕本身古武实力也很强,否则,怎么能每次都完成任务?”
  许多人在谈论着金十三,似乎都觉得很惊奇。
  金十三,一个神秘杀手。
  居然也是古武者,甚至还是一位强大的古武者,却来参加古武交流会。
  当然,对杀手,其实这里的古武者也没有什么感觉。
  古武者三教九流,干什么的都有。
  但在这里,大家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古武者!
  何况,金十三还戴着特制面具,谁也看不到他的真面目,自然也就不怕泄露身份。
  唐文自然也听到了下面许多古武者的议论。
  这个金十三,还是一个杀手?
  似乎还是那种非常强大的杀手。
  一个杀手跑来参加古武交流会,难道是为了奖金?
  一百万奖金,似乎也的确不少了。
  但之前一剑流没有公布奖金,金十三是从哪里知道的?
  金十三戴着面具走上了擂台,他看了一眼唐文,语气平静的说道:“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索隆斯!”
  金十三的话一出手,顿时,下面众皆哗然。
  “唰”。
  甚至连索隆斯都睁开了眼睛。
  看着唐文不为所动,金十三也没有恼怒。
  他的目光似乎穿过了唐文,一下子望向了远处的索隆斯,两人的目光仿佛在空中交汇。
  金十三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唐文走了过去,但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在唐文身上。
  “轰”。
  下一刻,金十三的头顶,仿佛一下子浮现出了一片巨大的血海。
  恐怖的血海,浩浩荡荡,散发着恐怖的气势。
  武道真意!
  金十三果真领悟了武道真意!
  顿时,所有人都勃然变色。
  对古武者而言,武道真意,那几乎就是武道大师之下最难的一道门槛。
  只有踏过了这道门槛,才有可能成为武道大师!
  而且,金十三的武道真意,明显非常强大,甚至距离武道大师,真的只有一线之隔。
  “索隆斯,出来吧,我们一战!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与你一战,让我在压力下突破桎梏,成就武道大师!”
  金十三直接无视了唐文,点名要与索隆斯一战。
  对金十三而言,他的眼中只有索隆斯,至于其他古武者,可能连和他动手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