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六十五章 交流

  穆拉古堡外,漆黑的夜色当中,无数的黑衣人仓皇而逃。
  一道黑影从角落中走了出来。
  那些仓皇逃窜的黑衣人,看到眼前这道身影后,立刻停了下来,并且恭敬的喊道:“祭祀大人。”
  眼前这道身影,赫然是血蛛神教派的贝隆祭祀。
  贝隆眼神凌厉如刀,沉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让你们如此仓惶?”
  “祭祀大人,我们失败了……”
  “失败?马斯呢?他不是信誓旦旦能攻占穆拉古堡,我甚至还派了神印组支援,他人呢?”
  贝隆明显在压制着怒火。
  “祭祀大人,马斯组长已经死了,被那个恐怖的怪物给杀了。”
  “马斯死了?”
  贝隆仿佛不敢相信一般。
  马斯居然会死?
  要知道,马斯身上融合的神血可比其他人多了很多,怎么会死?
  “是谁杀了马斯?”
  “是……是我们进攻前才进入到穆拉古堡的陌生人。他就好像一头巨熊一样,有点类似古武者。对,就是古武者,但又与一般的古武者很不同,他简直太强了,无论是神印组还是神血组,都不是他的对手。”
  “古武者……”
  贝隆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穆拉古堡。
  他很清楚穆拉家族的能量,这一次已经撕破了脸皮,本来他就是要以堂堂大势,以绝对的实力压服穆拉家族,让穆拉家族为他所用。
  但现在看来,失败了。
  而且还是一败涂地,他再想控制穆拉家族就非常困难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古武者而失败。
  “要想控制穆拉家族,那个神秘古武者就必须除掉!”
  贝隆眼神中闪过一道厉芒。
  “祭祀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先回去吧,伟大的血蛛神会给予我们指示与力量,谁也无法阻止伟大的血蛛神降临在这个世界……”
  贝隆一挥手,顿时,众多血蛛神教派的成员就隐入了黑暗,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
  ……
  第二天,唐文从穆拉古堡当中醒来。
  他摇了摇脑袋,又看了看窗外。
  昨天晚上的动静很大,对古堡也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不过,仅仅一晚上的工夫,穆拉家族就已经基本上将古堡都清理干净了。
  只剩下了地雷爆炸的大坑,宛如战场一般,需要几天的时间或许才能够彻底恢复。
  “昨天晚上,血蛛神教派的人没有潜入梦境?”
  唐文心中微动。
  实际上,他还是比较防备血蛛神教派潜入他的梦境当中。
  毕竟,梦境杀人这种诡异的能力,实在是防不胜防,必须小心谨慎,一刻也不能放松。
  但事实上,昨天晚上唐文睡的很香,没有被血蛛神教派的人拉入到梦境当中。
  这也能说明一个问题,血蛛神教派这一次也许是真的退了。
  “唐先生,爵士请您下去吃早餐。”
  “好的。”
  门外传来了穆拉家族佣人的声音。
  唐文看了一眼虚幻面板上的能量,又多出了4点,变成了8点,他的心中比较满意。
  这五颗黑色晶石还真是“持久”。
  不过,这样也很麻烦。
  唐文觉得,能量一点点的吸收,时时刻刻都得带在身边,实在是非常麻烦。
  如果外挂能一瞬间将五颗黑色晶石内的能量都吸光,那就更好了。
  到时候,唐文甚至都能够计划着使用能量提升技能了。
  只是,唐文也没有办法改变外挂。
  现在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每天一点点的吸收着能量。
  唐文打开房门下了楼。
  楼下很热闹,穆拉爵士、维森以及凯文都是笑容满面。
  显然,一晚上提心吊胆,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已经证明,血蛛神教派是真的离开了。
  至少,穆拉家族暂时安全了。
  吃完早餐,唐文直接对穆拉爵士说道:“穆拉爵士,我得告辞了,有什么事,你可以派人去撒拉酒店找我。”
  “撒拉酒店也是我穆拉家族的产业,唐先生一行人的费用全免。若是找到了血蛛神教派的总部,我会派人去通知你。”
  唐文点了点头。
  “对了,唐先生,请恕我冒昧,你是不是要去参加一剑流举办的古武交流会?”
  这时,维森忽然开口了。
  “嗯?是又如何?”
  唐文也没有太惊讶。
  以穆拉家族在塔林市的能量,想要调查到唐文参加古武交流会的情况,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唐文先生,一剑流在古武圈中乃是顶尖流派。而一剑流集团,在塔林市也是三大巨头之一。不过,最近一剑流与三大势力之一的钢铁之心可是争斗的很厉害。”
  “钢铁之心甚至酝酿着在古武交流会上找一剑流的麻烦。所以,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唐文先生,去了古武交流会,一定要小心谨慎。而且,千万不要和一剑流扯上关系。”
  维森似乎话中有话,不仅仅只是单纯提醒那么简单。
  “不要和一剑流扯上关系,难道一剑流会遇到什么巨大的麻烦?”
  一时间,唐文脑海当中出现了许多念头,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当然,以唐文先生的实力,肯定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如果真有什么麻烦,唐文先生可以直接到穆拉古堡,我们穆拉家族随时欢迎唐文先生。”
  穆拉爵士也开口说道。
  “感谢穆拉爵士。”
  唐文顿了顿,他本来想离开穆拉古堡,但看到安德拉大师后,他又有了其他想法。
  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心灵大师,让唐文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对方那神秘的心灵之力。
  居然能挡住血蛛神教派的梦境空间,的确非常神奇。
  唐文觉得,如果他能掌握心灵之力,那无论是对他的唐氏催眠术还是抵挡梦境空间都能有很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唐文直接开口说道:“安德拉大师,不知道我能不能与大师交流一下心灵力量?”
  “交流心灵力量?你也不是心灵异化人……”
  安德拉大师有点疑惑。
  虽然唐文能够挣脱梦境空间,让他很惊讶,但他觉得,那大概是和古武者的某些能力有关,与他的心灵力量他天差地别,没有什么关系。
  他和唐文能交流什么?
  唐文微微一笑,随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啪”。
  不知道为什么,大厅内的所有佣人,居然都目光迷茫的朝着唐文走来。
  “安德拉大师,现在唐某能够和大师交流了吧?”
  一瞬间,不止唐文在开口说话,而是所有佣人都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句话,就好像已经被唐文给控制住了一样。
  这样的场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哪怕是穆拉爵士等人的眼睛都猛的一凝,紧紧的盯着唐文。
  “催眠术!”
  安德拉大师一字一句,缓缓开口了。
  他的目光望着唐文,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没想到,你的催眠术造诣能够达到如此地步,操控情绪,其实就已经很接近心灵之力了,你的确能和我交流心灵之力。穆拉爵士,请给我们准备一间房间,我要和唐先生交流心灵之力。”
  安德拉大师朝着穆拉爵士说道。
  穆拉爵士深深的看了一眼唐文,似乎他还是小瞧了唐文。
  这种神乎其神的催眠术,好像不如昨天晚上唐文大发神威,那种恐怖的力量那么惹眼。
  但实际上,这种催眠术对于他这类普通人,威慑力却更大。
  无声无息就能催眠甚至控制普通人,那就算掌握着再强大的火器,又有什么用?
  “维森,给唐文先生与安德拉大师准备安静的房间。”
  “大师、唐文先生,请随我来。”
  于是,维森走在前面给两人带路,朝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