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九章 葬礼!

  十几辆黑色轿车组成的豪华车队,慢慢停在了杨家庄园门口。
  一袭黑衣的唐文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不算好,阴沉沉的,偶尔还落下几点零星的雨。
  还有几只乌鸦在庄园上空盘旋,发出令人厌恶的声音。
  丽丝打开了雨伞,遮住了细雨。
  但唐文摇了摇头,没有躲在伞下,而是径直大踏步的走进了庄园。
  唐正也从车内下来,自然有保镖恭敬的打着雨伞。
  只是,看着唐文面沉似水,大踏步的走进了庄园,唐正也微微摇了摇头,同样也走进了庄园。
  此刻,杨家庄园聚集了很多人。
  大部分是杨家亲戚,其实都是争夺杨家产业的人。
  还有一部分与杨家生意息息相关的人,这些人就是来观望,看看情况的。
  毕竟,如今杨家的状况,实在太差了,他们也得看看是不是和杨家的公司继续合作下去。
  最后一部分则是记者。
  也不知道是谁找来了记者,或者是这些记者主动来的,毕竟杨家的案子属于连环凶杀案,还是很有新闻价值的。
  此刻,杨家庄园的大厅已经被布置成了灵堂。
  但里面却乱糟糟的,还有记者在拍照。
  唐文走了进去,里面无数道目光瞬间就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唰”。
  唐文看到那些记者,脸色一沉。
  “把这些记者都扔出去。”
  唐文一挥手。
  顿时,他身后直接走出了十几名身材魁梧的保镖,直接架住这些记者朝着庄园外走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灵堂都安静了下来。
  一些杨家亲戚的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唐文,显然有点不高兴。
  “唐少。”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今天虽然是杨家众人的葬礼,但这个中年男人穿的的却一点都不朴素,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胸口还有金色的怀表。
  “那些记者都是我们找来的,杨家遭此大难,更应该借助媒体的力量,找出真凶。你却将记者都给赶走了,这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你找来的?”
  唐文走了上去,来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唐文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扇了中年男子一巴掌。
  而且,这一巴掌打的挺狠,在中年男子的脸上留下了几根清晰的指印,只怕几天时间都消不掉。
  “唐文!你……你太嚣张了,这里是杨家庄园,是我们杨家的人做主。我是杨家亲戚,你算什么?”
  中年男人捂着嘴,气急败坏的大吼着。
  “我算什么?”
  唐文目光在杨家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冷冷说道:“我是杨瑞雪的未婚夫!你们争夺杨家产业,这事我不管,但今天是杨家葬礼,是瑞雪的告别仪式。我只想安安静静送瑞雪最后一程,谁捣乱就收拾谁!”
  “你……你……”
  中年男子脸都肿了,甚至说不出话来。
  许多杨家亲戚都对唐文很不满。
  不过,这时候唐正拄着拐杖进了灵堂,他气势沉稳,拐杖在地上一敲,仿佛一下子敲在了众人心里似的。
  灵堂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小文的话就是我的话!”
  唐正说完,又指着中年男子道:“把他扔出去。”
  顿时,身后几名保镖直接将中年男子给强行带了出去。
  而中年男子却没有挣扎,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眼神当中还有一丝畏惧。
  杨家众多亲戚也是一样。
  他们不怕唐文,但却对唐正很畏惧!
  毕竟,唐正白手起家,在图兰市创下了偌大的基业,成为纸业大亨,威望巨大。
  更重要的是,唐正在某些圈子里,一直都流传着心狠手辣的名声。
  早年间唐正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是死了就是消失了,许多人都猜测和唐正有关,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这么一位心狠手辣的的大佬,就杨家这群亲戚,不学无术的乌合之众,谁敢招惹?
  所以,唐正发话,所有人就都消停下来了。
  唐文来到了杨瑞雪的遗体前。
  瑞雪全身都被缝合过,脸上也化了妆。
  只是脸上的惊恐表情却怎么也无法彻底抚平,往日美丽的面容,现在看起来则有点恐怖。
  但在唐文眼中,她还是那个温柔大方的女孩,是他的未婚妻!
  遗体告别仪式进行了两个小时。
  唐文抬头看了一眼灵堂周围的墙壁上,洁白的墙壁上有许多油画。
  这些油画都很抽象。
  唐文不会欣赏油画,只是看着这些油画,再看着灵堂里的遗体,他总感觉有点沉闷。
  那些油画仔细盯着,歪歪斜斜,似乎变成了一个个的漩涡,要把人拖进油画当中。
  唐文甩了甩脑袋。
  油画又恢复了正常,也许都是他的幻觉。
  遗体告别后就是封棺,最后是下葬。
  墓园就在庄园后面。
  唐文看着杨瑞雪下葬,心里有点堵得慌。
  下葬仪式还在继续的时候,唐文离开了人群,独自一人走到了庄园旁边的花圃边。
  花圃已经没有花了,全部都凋零,就连绿枝都枯萎了。
  “汪汪汪”。
  一阵狗叫声从花圃另一头传了过来。
  唐文抬头一看,发现是一条流浪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了庄园。
  流浪狗瘦骨嶙峋,看起来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它正在对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狂吠。
  唐文走了过去,这个老头身上穿的很干净,也不知道是谁的家属。
  流浪狗眼睛绿油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饿得狠了,看着老头居然试图冲上去撕咬。
  “嘭”。
  唐文一脚踢飞了流浪狗。
  “你没事吧?”
  唐文对着老头询问道。
  “唰”。
  老头猛的抬起头。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眼睛瞳孔居然全都是白的,而且脸上的皮肤就如同老树皮一样,堆到了一起,看起来十分恐怖。
  就连唐文都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死了,死了,都死了……”
  老人口中低声喃喃着,而且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什么死了?谁死了?”
  唐文又问道。
  “你死了,你们都死了,嘿嘿嘿……”
  老头白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唐文,就好像能看见似的,而且笑声也很刺耳,让唐文心里都有些发毛。
  他没有再继续询问,而是转身离开了。
  下葬仪式结束后,葬礼基本上也就结束了。
  虽然还有一些流程,但唐文已经不想留在这里了。
  他忽然抬头望向了花圃。
  刚才看到的那个古怪的老头,居然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甚至连流浪狗都不见了,刚刚唐正那一脚可是很重,流浪狗挣扎着都没能起来。
  现在居然也不见了!
  “丽丝,你有没有看见花圃那边一个身子佝偻的老头?”
  唐文问道。
  “佝偻老头?少爷,今天根本就没有什么佝偻的老头啊。”
  丽丝有点疑惑。
  唐文心中一惊。
  他又四处看了看,基本上参加葬礼的人都在这里了,但的确没有看到那个佝偻老头。
  “回去,立刻回去!”
  唐文心里越来越烦躁,他似乎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样,让他越来越觉得压抑。
  ……
  杨家庄园外,隐约有几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直勾勾的盯着杨家庄园。
  “情况有点不对劲,前面几起连环凶杀案都没有什么线索了,只剩下这个杨家庄园。”
  “得想办法去杨家庄园里面探查。”
  几人在小声的交谈着。
  “晚上我去吧,污染体的事必须确认。”
  说话的是一名女子,被面具遮住了面容,但一身黑色皮衣,勾勒出了极好的身材。
  而且听声音,年龄应该不大。
  “好,蓝雅,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晚上去杨家庄园调查。”
  说完,这几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一闪身,迅速消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