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八章 巨熊功

  木桶中,唐文全身都变的通红。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狰狞,好像在忍受着极端的痛苦!
  痛!
  真的很痛!
  唐文感觉到体内的骨骼,好像在硬生生的在“生长”一般。
  不是一点点生长,而是那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
  骨骼变的更宽、更大、更坚韧。
  但那种骨骼撕裂的感觉,简直令人发狂。
  与此同时,还有他的肌肉,居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长了。
  原本唐文身上平平无奇,几乎没有什么肌肉,非常瘦削。
  但现在,浑身该有肌肉的地方已经变的鼓鼓囊囊了,体形几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唐文的脑海当中更是被塞进了大量的记忆,全部都是他练习巨熊功的记忆,就好像他已经练了好几年一样。
  “嗤”。
  唐文的皮肤崩裂,里面的鲜血流了出来,融进了木桶当中。
  原本黑漆漆的药浴,现在又增添了一点血色。
  唐文额头上都满是冷汗,不过,他忍住了。
  不仅仅是他意志尚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木桶内的“热气”,好像一股脑都疯狂的涌进了他的体内。
  那种感觉,酥酥麻麻,好像有成百上千只蚂蚁在啃噬他的血肉一般。
  如果是平时,唐文肯定非常痛苦。
  但现在,他本身就处在身体“撕裂”的痛苦之中,热气进入到体内,反而是缓解了他的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两个小时后,唐文睁开了眼睛。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浑身上下似乎无一处不疼。
  不过,似乎效果也很强!
  他摸了摸手臂,似乎比之前要粗壮了一点。
  然后是胸膛,好像有了一些肌肉。
  甚至连身高,似乎都拔高了一点。
  唐文离开了木桶,站在了镜子前,他可以一目了然,非常清晰的看到自身的变化。
  他好像整个人已经强壮了一圈。
  虽然远远比不上费恩那种魁梧如野兽般的身材,但比起唐文之前的身材,确实已经强了很多。
  唐文立刻披上了一件睡袍,暂且将身材掩盖住。
  毕竟,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还是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外挂”。
  唐文立刻查看面板。
  巨熊功:第一层(可提升)
  八面手:大成(不可提升)
  能量:3(5%)
  “等等,第一层巨熊功消耗了两点能量?”
  唐文皱了皱眉头。
  现在他的能量点有限,用一点就少一点,没想到巨熊功和八面手还不一样,提升一次需要两个能量点。
  不过,第一层巨熊功的效果的确非常好。
  唐文明显感觉到身体更加强壮了,这不是单独某一方面的强壮,而是肌肉、骨骼等等,统统都强壮了。
  而且,这一次唐文没有再感受到饥饿。
  想必是药浴当中蕴含着充沛的能量,所以并不需要再额外吃东西补充能量了。
  这也是他之所以要配制出十倍量药浴的原因。
  其实,唐文已经大概了解了外挂提升技能的原理。
  那就是能缩短练习技能的时间,比如巨熊功。
  其实就相当于缩短了唐文几年练习巨熊功的时间,在短短的时间里,让唐文的肌肉、骨骼,甚至全身都经历了几年的变化。
  所以,唐文之前感受到骨骼好像在生长,肌肉在撕裂,就是这个原因。
  几年的“成果”,被短短几个小时所“取代”,自然会很痛。
  也许,这就是使用外挂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这种代价,唐文现在尚且能够接受。
  而且,他隐隐觉得,外挂可不仅仅只是缩短时间那么简单,甚至连技能的某些瓶颈也一并消失了。
  只要用外挂的能量点,就能提升技能!
  唐文休息了一下,原本他觉得提升巨熊功不应该太着急。
  不过,现在身体很好,因为有十倍量的药浴,所以也没有出现身体亏空的情况。
  虽然强壮了一点,但那也需要时间慢慢才能彻底变化,现在仅仅只是体形变了一点点罢了。
  穿上衣服暂时也看不出来。
  想到这里,唐文也不再犹豫。
  “继续提升。”
  他集中精神,开始静修提升巨熊功到第二层。
  “嗡”。
  很快,唐文在木桶当中又经历了一次剧烈的疼痛,而且是“生长”的疼痛,骨骼、肌肉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大概三个小时后,唐文才缓过劲来。
  他看了一眼面板。
  巨熊功:第二层(可提升)
  八面手:大成(不可提升)
  能量:1(5%)
  能量点也只剩下了一点,根本无法再提升。
  他必须得缓几天了。
  而且,唐文还有一个猜测。
  技能威力越强,效果越好,恐怕需要的能量点就越多。
  巨熊功的第三层,据费恩所说,那是与众不同,不是靠苦练就能够练成的。
  还得领悟巨熊真意,与前两层截然不同。
  那么,第三层需要的能量点会是多少?
  或者,第三层巨熊功,能不能直接提升?
  毕竟,唐文可是少了巨熊真意!
  这一切都还是疑问。
  “过几天就知道了。”
  唐文穿上了衣服,打开了窗户。
  他看到父亲唐正从车上走了下来。
  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慢慢的走进了大厅。
  唐文打开门也走了下去,和父亲打了一声招呼。
  他眼睛微微一眯,以他现在的超强视力,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脚上沾着的一些泥土,还有一点杂草。
  “爸去了哪里?”
  一般公司里是没有杂草和泥土的。
  而且,唐文用鼻子轻轻一闻。
  即便隔着一定距离,他也闻到了父亲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以及一种好像只有野兽身上才有的非常难闻的气味。
  “野兽?”
  唐文眉头紧皱。
  他很确定,那不是猫或者狗身上的气味。
  就是野兽!
  而且还有淡淡的血腥气。
  最近一段时间,唐文一直在寻找古武者,精力都在提升技能方面,还真没有太过注意父亲唐正的情况。
  现在仔细想起来,似乎自从杨家出事那天起,唐正的行踪就变的有点隐秘,整个人都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爸的身上,也有秘密啊……”
  唐文低声喃喃着,他转身回到了房间,没有继续探究父亲身上秘密的想法。
  毕竟,唐正白手起家,成为图兰市的纸业大亨,若说没有秘密,怎么可能?
  每个人都有秘密!
  但唐文更应该关注的还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