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十八章 武道大师!

  泰隆已经离开了,屋内又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唐文,你……”
  费恩馆主张口,刚想说些什么,但唐文却摇了摇头,对着阿龙、阿虎等一众保镖说道:“今天你们看到的都不要外传,暂时也不要告诉给我爸。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说。”
  众保镖心中一凛,急忙点头道:“是。”
  这些保镖已经见识过了唐文的“狂暴”,那可是将怪物一般的泰隆都“爆锤”一顿的恐怖人物,他的话,现在比唐正都管用了。
  唐文不让他们外传,他们就肯定不敢外传。
  唐文点了点头,对费恩馆主说道:“费恩馆主,我们进去说吧。”
  他知道,费恩馆主肯定有许多想要问他的,而他也有许多问题要向费恩馆主请教。
  于是,两人进入到了里面一间僻静的屋子坐了下来。
  屋子内的气氛有点沉闷,费恩馆主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唐文,你真的将巨熊功练到了第三层?”
  唐文点了点头道:“费恩馆主,你没有看错,的确是巨熊功第三层。”
  屋子内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听到唐文亲口承认,费恩馆主内心深处掀起了惊涛骇浪。
  唐文也没有继续说话,他知道,这对于费恩馆主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费恩练了一辈子的古武,巨熊功却始终困在第二层,无法更进一步。
  现在唐文短短几天时间,就将巨熊功练到了第三层。
  费恩馆主也需要时间慢慢的平复心绪。
  许久,费恩馆主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缓缓说道:“曾经我一度以为,没有人可以练成巨熊功第三层,没想到却被你练成了,你甚至都不是我的弟子……”
  费恩馆主心中苦涩。
  将巨熊功练到最高境界的人,居然不是他的弟子,这是何等讽刺?
  “馆主,刚才的那个人,真是你的弟子?”
  唐文指的是泰隆。
  费恩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不错,泰隆是我的大弟子,曾经也被我寄予了厚望,有希望练成巨熊功第三层。他的天赋以及身体条件非常出色,只可惜,他一直无法领悟巨熊真意,继而对巨熊功甚至对古武都失去了信心。”
  “三年前,他突然离开了武馆,从此杳无音信。没想到今天回来了,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费恩馆主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他也不知道泰隆变成了这个样子究竟是好还是坏?
  至少,他现在就不是泰隆的对手。
  泰隆说时代变了,差点就真的动摇了费恩的信念。
  也就是唐文将巨熊功练到了第三层,才让费恩的信念又稳固了下来。
  “这么说,馆主也不知道泰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那泰隆想要什么?”
  唐文知道泰隆不会无缘无故来到巨熊武馆。
  那样一个冷漠的人,岂会真的在乎费恩?
  肯定是巨熊武馆有什么东西让泰隆念念不忘。
  费恩馆主沉吟了许久,抬头看着唐文时,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异芒,并低沉着声音说道:“泰隆想要的东西是我们这一流派的不传之秘,凌驾在巨熊功第三层之上,叫做巨熊炼劲篇。”
  “巨熊炼劲篇?”
  唐文眼前一亮。
  他现在已经有了能量点,正愁手上没有合适的古武功法,听费恩馆主的意思,还有比巨熊功更强的古武功法?
  费恩馆主苦笑着说道:“我不瞒你,实际上巨熊炼劲篇连我也不知道真假,但却是我们这一流派一直都传承下来的。根据炼劲篇的要求,必须得达到巨熊功第三层,诞生出巨熊劲才能练习。所以,哪怕是我研究了这么多年,也依旧一无所获。”
  “泰隆知道巨熊炼劲篇,只是他没有看过罢了。我一直都给他解释,不练成巨熊功第三层,根本就无法练习炼劲篇。但泰隆不相信,他一直都觉得是我故意不传授他炼劲篇,所以一直都对巨熊炼劲篇念念不忘。”
  唐文若有所思。
  他抬起头,对费恩馆主直接了当的说道:“费恩馆主,我想学巨熊炼劲篇,多少钱,你开个价吧!”
  唐文从始至终都记得,他和费恩馆主之间只是交易罢了。
  他想要巨熊炼劲篇,还是谈钱更实在!
  “我不要钱!”
  费恩馆主深吸了口气,目光“火热”的盯着唐文,沉声道:“唐文,我不要钱,但只要你拜我为师,巨熊功炼劲篇,你自然可以学。”
  “拜师?”
  唐文没有急着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闭上了眼睛仔细衡量。
  良久,唐文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
  唐文问道。
  他和费恩之间从一开始就只是交易关系罢了。
  他给费恩馆主的女儿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费恩教他巨熊功,从始至终都只是一场交易。
  现在即便唐文拜师,实际上双方也没有什么感情。
  这个师徒关系可是相当脆弱。
  连钱都不要,只为收他为弟子?
  唐文不信!
  费恩馆主自然明白唐文的意思,他低沉着声音解释道:“唐文,你是我们这一派第二位达到巨熊功第三层的古武者。按照我们古武圈的称呼,你现在已经是武道大师了!你可能不能想象,一个古武流派诞生了一位武道大师意味着什么。我做梦都想将我们这一流派发扬光大,本来泰隆有这个机会,但他最终却选择了离开。”
  “现在,只有你最合适!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那我会对你倾囊相授,再没有任何保留。”
  费恩馆主说的很真切,唐文也听明白了意思。
  名利名利,不管什么人都逃不脱这两个字。
  将流派发扬光大,这就是费恩馆主梦寐以求的事,也是他的执念!
  如今唐文成了货真价实的武道大师,有很大的可能将流派发扬广大,费恩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需要付出什么?”
  唐文当然知道,有收获就得有付出。
  他拜师后,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很简单,等你拜师后,我会带你去参加一些古武圈的交流会,到时候,你只需要打出我们这一流派的威风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对,就是这么简单!你甚至还能通过交流,获得其他流派的一些古武功法。”
  费恩似乎看出了唐文对于“古武功法”的渴望,于是特地道出了这一点。
  唐文点了点头,随即对着费恩行了一个大礼,恭敬的喊道:“师傅。”
  “好,好,好!唐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了!这是巨熊功炼劲篇,你在这里尽快记住,不能带走。”
  费恩拿出了一张羊皮卷,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许多字。
  唐文仔细一辨认,发现了“巨熊炼劲篇”几个大字,看起来已经非常古老了。
  这是新的古武功法!
  唐文精神一振,他本来想向费恩请教武技的问题,没想到还能有意外收获。
  能再度获得一门古武功法,而且还是基于巨熊功的古武功法,那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于是,唐文仔细的查看着羊皮卷上的内容。
  羊皮卷上的内容,的确是巨熊炼劲篇,是基于巨熊功第三层的基础之上,一共也只有两层。
  但要想入门却非常困难,最基础的条件就是需要巨熊劲!
  只有巨熊功第三层才能诞生巨熊劲。
  唐文立刻就想到了他体内的那股如同小老鼠般的热气,一旦爆炸,甚至能迅速膨胀身躯,爆发出巨熊真身。
  现在看来,那股热气应该就是巨熊劲了,难怪那么强大。
  只有两层的巨熊炼劲篇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记住巨熊劲的运行路线就行了。
  唐文只用了半个小时就牢牢的记住了巨熊炼劲篇。
  于是,他将羊皮卷还给了费恩。
  “都记住了?”
  “记住了!”
  “这巨熊炼劲篇连我也没有资格练习,所以,你遇到什么问题我也无法给你指点,只能由你一个人去摸索着练习。”
  费恩很欣慰。
  巨熊炼劲篇终于能有人练习了,而不是放在箱子里布满灰尘。
  “师傅,我这次来其实是想练习适合巨熊功的武技,最好是能发挥出我力量的优势。”
  唐文也没有忘记他这次来到巨熊武馆的目的。
  费恩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我们巨熊流派既然能被称之为流派,那就是既有古武功法,又有与之相匹配的武技!”
  “刚才你与泰隆的战斗,恐怕你已经感觉到了吧?泰隆能爆发出全身的力量,而你却不能,其实这就是因为泰隆练了我们这一流派的武技,叫做暴熊四式。只有四招,非常简单,但关键是这四招配合的一些发力技巧。”
  “看好了,这四招分别是暴熊冲击、暴熊震荡、暴熊咆哮和暴熊践踏……”
  这一次,费恩教导的非常仔细,非常用心。
  而唐文也学的非常认真,他得尽快掌握这暴熊四式,至少得努力入门。
  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唐文一直都在巨熊武馆内学习暴熊四式。
  功夫不负苦心人,唐文努力了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终于彻底掌握了暴熊四式。
  尤其是,唐文调动外挂,在虚幻面板上看到了暴熊四式后面显示着“入门”的字样后,他就更满意了。
  “师傅,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如果师傅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打唐家庄园的电话找我。”
  唐文写下了唐家庄园的电话,递给了费恩。
  随后,唐文就直接离开了武馆,返回了唐家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