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六章 古武

  巨熊武馆,馆主费恩身材魁梧,肌肉虬扎,浓密的胡须非常凌乱,整个人就如同一头野兽一般,散发着凶悍的气息。
  “刘胖子,你欺人太甚!这间武馆占地面积这么大,而且我经营了几十年,你却只出三十万,把我当什么了?”
  费恩的声音瓮声瓮气,额头上青筋暴露,口中的唾沫都快喷到刘胖子身上了,看起来好像要将刘胖子生吞活剥了一样。
  但刘胖子却气定神闲,一点都不害怕,反而不紧不慢的说道:“费恩,你要知道,你女儿在医院还等着这笔钱救命。看在我们多年认识的份上,一口价三十五万,不能再多了。你要转让就转让,不转让的话我立刻走人!”
  “你……”
  费恩涨红着脸,死死的盯着刘胖子。
  如果是他年轻的时候,他能一巴掌把刘胖子拍死。
  但他老了!
  或许身体上还没有老,但心已经老了,正如刘胖子所说,他女儿得了重病,还在医院等着他去救命。
  他需要钱!
  刘胖子嘴角间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很清楚费恩的性格。
  费恩性烈如火,但心老了,再也折腾不了了,所以,他能将费恩拿捏的死死的。
  “好,刘胖子,立刻给我钱……”
  费恩脸色颓然,眼神当中已经没有了神采。
  “嘭”。
  就在这时,武馆的大门被猛的撞开。
  今天武馆可没有营业,怎么会有人来?
  “唰”。
  费恩抬起了头,看到了一名年轻男子,身后跟着几名高大威猛,看起来就像是保镖的人,一脚踹开了大门,毫不客气的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
  费恩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唐文看了一眼刘胖子,语气淡淡的说道:“阿龙,将这个胖子扔出去。”
  “什么?你们……”
  刘胖子脸色涨的通红。
  这些人什么来头?
  一来就反客为主,居然这么嚣张。
  费恩也勃然大怒,虽然他很不喜欢刘胖子,但现在他正在和刘胖子谈正事,这关系到他女儿性命的事,这些不死之客一来就要赶走他的客人,这算什么?
  这里可是他的武馆!
  “放下刘胖子!”
  费恩站了起来。
  他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即便是在常见的西方人当中,都属于相当高了。
  而且费恩的体格还非常强壮,浑身肌肉虬扎,整个人一站起来,气势爆发,如同真正的野兽一般,让人感到害怕。
  “唰唰唰”。
  只是,费恩还没有任何动作,他的表情一下子就愣住了,如同野兽般的魁梧身躯,更是微微一僵。
  枪!
  不是一支枪!
  而是几支枪!
  跟随在唐文身后的所有保镖在一瞬间,都纷纷掏出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费恩。
  费恩毫不怀疑,只要他有任何动作,这些人就会开枪。
  就连刘胖子都停止了挣扎,眼神当中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任由这些保镖将他给扔出了武馆。
  唐文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平静的说道:“不愧是熊搏手费恩,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头真正的熊!”
  “但时代变了,你能挡住子弹吗?”
  唐文的话,让费恩脸色大变,他握紧了双手,浑身青筋暴怒,仿佛随时都会发狂,从而暴起伤人。
  只是,费恩终究还是重新坐了下来,握紧的拳头也慢慢的松开了。
  正如唐文所说,时代变了,他挡不了子弹!
  “说吧,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到我的武馆来干什么?”
  费恩直勾勾的盯着唐文。
  看唐文这派头,肯定不是一般人。
  “认识一下,我是唐文!”
  “唐文?纸业大亨,唐家的人?”
  费恩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异之色。
  在这座城市,没有人不认识唐家。
  纸业大亨!
  唐家,几乎是这座城市的象征了。
  毕竟,这个世界,普通人追逐的永远都是财富金钱。
  唐家就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唐文一伸手,阿虎急忙递上了一个黑皮箱子。
  “啪”。
  唐文打开了箱子,直接推到了费恩的面前:“这里是五十万,给你的。”
  费恩皱了皱眉头。
  五十万不是一笔小数字,甚至比吝啬鬼刘胖子给的钱都更多了。
  费恩知道,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看起来越是美好的事,越要付出代价!
  甚至是惨重的代价!
  “你想要什么?”
  “我要古武术!真正的古武术,不是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唐文也直接了当的说道。
  “古武术?”
  费恩眼睛微微一眯。
  他没有想到,堂堂唐家大少,居然要他的古武术。
  要知道,现在可没人相信什么古武术了,都去练搏击术、格斗术了。
  费恩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沉思。
  良久,他睁开了眼睛。
  “钱,我不要!古武术,我也可以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给我女儿转院,我要让她接受最好的治疗,期间一切费用,你全部承担。”
  这是费恩的条件。
  “小事,我答应了。”
  唐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唐家旗下也有医院,而且是这座城市最好的医院。
  而且,这不过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对唐文来说,凡是钱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跟我进来。”
  费恩转身,直接走进了武馆里面的房间。
  “少爷,这个人很危险,你……”
  阿龙有点担心,提醒着唐文。
  如果唐文一个人进去,面对费恩的话,哪怕唐文手里有枪,其实也很危险。
  这种古武者,光看体型就知道爆发力有多么恐怖了。
  有些时候,近距离下,不一定来得及开枪。
  “不用担心,他虽然是熊搏手,但更是一位父亲!”
  唐文没有犹豫,直接跟着费恩走了进去。
  “你很有胆量。”
  费恩开口了。
  唐文不置可否,并没有说话。
  随后,费恩直接拿出了一个装订好,有些泛黄的小册子,沉声说道:“你自己先看看吧,只能看,不能带走。”
  唐文翻开小册子,里面居然是一幅幅的图案,上面画着人体全身的重要骨骼、关节,还有一些肌肉等等。
  下面还有一些注释。
  “巨熊功?”
  唐文将小册子全部翻完,大致了解了小册子的内容。
  “这就是古武!”
  费恩解释道:“古武者,师从自然万物,所以许多古武实际上就是模仿的一些动物或者植物。比如巨熊功,就是模仿野外的黑熊,再加以改进,适合我们人体练习。以一种特殊的手法,按摩全身的肌肉、骨骼,使肌肉、骨骼不断的壮大,从而慢慢增强身体素质。”
  “你看我的体型就知道了,我们这一派都练巨熊功,所以体格也相当魁梧,与黑熊相仿,力大无穷。我先帮你练一遍巨熊功的路线,到时候你就能回家自己练习了。”
  于是,费恩让唐文站了起来,他在唐文身上的头部、肩部、躯干、双手、双腿等等许多地方,几乎是全身各处。
  以一种特定的手法,使劲按摩。
  在这按摩过程中,唐文感到很疼,但他都忍受住了。
  并且,费恩让唐文记住按摩路线,这就是巨熊功“练功”的路线,每天都要坚持练习,甚至将其当成本能。
  “巨熊功有三层,第一层一般只需要一两年就可以练成,如果身体素质不好,则需要更长时间。”
  “第二层时间几乎要翻倍。第一层和第二层,其实只要时间足够,练成的话问题不大,如果能配合药浴的话,会更快。缺点就是药浴很贵,当然,这对你不成问题。”
  唐文点了点头,但又好奇的问道:“那第三层呢?”
  “第三层……”
  费恩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巨熊功第三层需要领悟巨熊真意才能练成。巨熊真意,其实就是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巨熊,连精气神都能变成真正的巨熊,这太难了,我们是人,不是真正的巨熊,几乎不可能领悟巨熊真意。所以,这第三层,除了创出巨熊功的人,估计没有人练成过。”
  “这么难?”
  唐文皱着眉头。
  “对,就是这么难。否则,古武者也不会没落了,巨熊功第一层和第二层,就算练成,其实也就是一个体格强壮的人罢了。这一点练搏击,练格斗,甚至就算是普通人,只要肯下苦功训练,也能做到。”
  “不过,巨熊功一旦到了第三层,领悟了巨熊真意,那就不一样了。具体我也不清楚,但第三层的巨熊功,似乎很不凡,是我们古武者的根本!只可惜,没人能练成,而且,就算练成了又怎么样,和你说的一样,时代已经变了,古武也没用了……”
  费恩神情惆怅,显得很消沉。
  时代变了,古武没落,这是大势,无人可以扭转。
  但费恩这种练了一辈子古武的人,心里却非常的失落。
  “谢费恩馆主。”
  唐文微微欠身,向费恩行礼。
  毕竟,这也算是传授武道了,虽然他并没有拜费恩为师。
  费恩摇了摇头道:“不用谢我,其实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你没有拿走我的武馆,甚至还承诺给我女儿治病,应该是我谢你……”
  费恩也知道好歹。
  给他女儿治病,绝对不止五十万。
  而刘胖子却才只肯出三十五万,还得收走他的武馆。
  唐文仅仅只是和他学了一门古武术罢了。
  这笔交易,孰轻孰重,费恩还是能分得清。
  “这几天有什么古武术的问题,我还得来打扰馆主。”
  “只要是古武的事,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唐文也没有多呆,直接起身,带着人离开了巨熊武馆。
  ……
  “泰隆,我调查清楚了,在你师傅的武馆内横插一手的是唐家大少唐文!”
  刘胖子有些愤愤不平。
  在他面前,是一个比老费恩还要魁梧,体格还要健壮的男子,差不多有两米高,坐在那里,整个人就好像一头真正的巨熊一般。
  泰隆表情不变,淡淡说道:“唐家?没想到师傅也懂得变通了,搭上了唐家的人。不过,刘胖子,我让你给师傅五十万。”
  刘胖子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笑着说道:“泰隆,我太了解你师傅了,费恩老了,不想折腾了,要买他那个武馆哪里需要五十万?三十五万绰绰有余,如果不是这个唐文插手的话……”
  刘胖子话还没说完,泰隆单手握拳,拳头上居然有一丝丝金属的光芒闪烁,如同一柄巨锤一般,直接就朝着刘胖子脑袋当头砸下。
  “嘭”。
  刘胖子的脑袋就如同西瓜一般,直接被砸爆。
  一时间,桌子上红的、白的溅了一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但泰隆却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他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是让你去送钱,不是让你去赚钱,毕竟,他是我师傅啊……”
  “咔嚓”。
  门外有两名脚步有点机械的男子拉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看到刘胖子的尸体后也没有在意,直接开口:“泰隆大人,污染体有线索了。六起连环凶杀案,都残留着污染体的气息,极有可能是污染体干的。”
  “我知道了。”
  两人没有再说话,而是把刘胖子的尸体拖了出去。
  泰隆擦了擦手,依旧若无其事吃着桌上血淋淋的牛排,低声喃喃道:“师傅啊,看来我还是得亲自去见你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