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八十三章 媒介

  “这是……”
  唐文心中一凛。
  这张狰狞恐怖的面孔,似乎要冲破黑色晶体一般,隐隐约约弥漫着一层血色光芒,形成一只巨大的血色蜘蛛。
  “嗡”。
  下一刻,一道血色光芒从黑色晶体当中冲天而起,隐隐约约好像有一滴滴鲜血,从黑色晶体当中流淌了出来。
  并且将整个房间都映照成了一片血色。
  这时,一头头巨型蜘蛛仿佛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将唐文围绕在了其中。
  这些血色蜘蛛,与之前唐文在血色空间中看到的血色蜘蛛完全不一样,那些血色蜘蛛,似乎都是死物。
  而眼前这些血色蜘蛛,眼神中却透着股灵动。
  “吱……”
  血色蜘蛛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这声尖叫,就如同音波一样,源源不断的进入到了唐文的耳中,一直在唐文脑海当中回荡。
  唐文似乎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臣服!
  血色蜘蛛要让唐文臣服!
  而且,这阵尖叫声当中,似乎隐隐有某种蛊惑的力量,
  不过,唐文却保持着清醒。
  这种程度的蛊惑,还奈何不了他。
  毕竟,唐文本身就是催眠大师,甚至将催眠上升到了精神力量的程度。
  他可是能精神控制以及精神欺诈,这点蛊惑之力又算得了什么?
  “哼!”
  唐文冷哼了一声。
  与此同时,他头顶瞬间浮现出了一头巨大的巨熊虚影,仰天咆哮,巨熊真意爆发,这些血色蜘蛛惨叫一声,随后宛如玻璃一般,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咔嚓”。
  四周的血色都消失不见了踪影,血色蜘蛛也消失了。
  唐文看了一眼手中的那颗黑色晶体,居然裂开了。
  “血蛛神?”
  唐文做到了沙发上。
  刚才发生的一幕,绝对不是血蛛神教派成员施展梦境空间。
  因为唐文已经被拉进梦境空间很多次了,对梦境空间非常熟悉。
  刚才的一幕,虽然和梦境空间很相似,但完全不是一回事。
  似乎,刚才的一幕,就是现实当中发生。
  能够干涉现实,而不是单纯是幻境那么简单。
  尤其是刚才那些血色蜘蛛的身份,让唐文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可能是血蛛神!
  也就是血蛛神教派供奉的邪神。
  “黑色晶体似乎是一种媒介,血蛛神可能有一些诡异的力量,而且和邪灵污染体肯定有关系。但不能轻易出现,甚至,血蛛神在另一个空间或者另一个世界。”
  唐文低声喃喃着。
  刚才的一幕,让唐文想到了很多。
  血蛛神,只是一尊邪神。
  甚至,唐文觉得,所谓邪神,可能只是强大一点的怪物罢了。
  与邪灵污染体类似。
  血蛛神的能力很诡异,能让贝隆一下子提升那么多,还能进入人的梦境当中,甚至梦境杀人,这的确有点匪夷所思。
  黑色晶体,也不知道贝隆是怎么弄到的。
  但似乎是一种媒介。
  能让血蛛神传递一部分力量。
  只可惜,黑色晶体太小了,能承载的力量有限。
  被贝隆使用一部分,刚刚血蛛神又传递了一部分力量,结果承载不住,干脆崩溃了。
  关键这黑色晶体,如果是邪能物质的话,那唐文手中还有比这五颗黑色晶体大得多的邪能物质。
  唐文从口袋中掏出了五颗黑色晶体。
  这五颗黑色晶体,每一颗都比刚才贝隆“爆出”的黑色晶体要大了几倍。
  如果,这五颗黑色晶体,都是某种媒介,能让某种可怕的存在借助黑色晶体来到这个世界的话,那就非常恐怖了。
  毕竟,之前唐文一直都做噩梦,每一天晚上都做着九颗头颅的巨型乌龟噩梦。
  那头巨型乌龟,如果真的存在,甚至能传递出一丝丝力量的话,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但要是让唐文放弃,唐文肯定又不舍得。
  毕竟,五颗黑色晶体能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能量。
  这是唐文的根本!
  邪灵污染体、九头乌龟、血蛛神……
  唐文感觉他来到塔林市遇到的种种,似乎都充满着迷雾。
  这五颗黑色晶体,现在让唐文感觉就好像烫手的山芋一样,随时都充满着危险。
  如果真的是媒介,那头巨型乌龟出来了,那该怎么办?
  唐文有这样的担忧。
  “邪能物质……必须得确认,这些是不是邪能物质?而且,邪能物质有什么用,也一定要确认。”
  唐文抓住了重点。
  虽然他感觉一团迷雾,但一定有人知道邪能物质的奥秘。
  至少,争夺邪能物质的势力一定知道。
  比如,九头盟。
  又比如,异人组!
  他们肯定知道邪能物质的秘密。
  只可惜,这两个势力都是庞然大物,以目前唐文的势力,哪一个都招惹不起。
  甚至,九头盟的威胁也一直都没有解除。
  一旦回到了图兰市,唐文还得面临着九头盟的威胁。
  “实力!我需要更强的实力!”
  唐文很清楚,还是实力不够。
  有些秘密,一旦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那就不再是秘密了。
  于是,唐文闭上了眼睛,他开始运转蛇蜕功。
  今天受伤不轻,他也只能试试蛇蜕功,希望能够尽快的恢复。
  ……
  一剑流大厦,会议厅内。
  一剑流高层,如今都济济一堂,全部坐在了会议厅内,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古心大师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焕发,似乎没有受到之前战斗的影响。
  就连索隆斯,这位新晋武道大师,本来受了不轻的伤,但现在看起来也是神采奕奕,精力十足,似乎伤势都恢复了。
  这自然是一剑流的秘密。
  一剑流能立足塔林市,发展出一个规模庞大的集团,某些方便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否则,岂能成为塔林市三大巨头之一?
  他们与钢铁之心的明争暗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不知道有多少次,双方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也就是这次,钢铁之心搭上了列卡这个叛徒,又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打了一剑流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没有对一剑流造成太大的损失。
  不过,古心却感受到了威胁,甚至一剑流高层都感受到了威胁。
  今天若是古心与索隆斯死了,可以想象,钢铁之心支持者列卡,肯定能轻易就掌握整个一剑流。
  到时候,一剑流被钢铁之心吞并,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诸位,钢铁之心副会长泰威已经死了,钢铁之心一百多的精锐也死了。我们和钢铁之心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塔林市,有我们一剑流,那就没有钢铁之心!”
  古心大师沉声说道。
  他开口就定下了基调。
  所有人心中微微一凛,他们能听出古心语气中的坚决,这是要与钢铁之心彻底开战了!
  “古长老,我们能灭掉钢铁之心吗?纵然这次钢铁之心损失惨重,但实际上,我们都清楚,钢铁之心的核心,永远都是会长康坦斯!”
  “不错,只要有康坦斯在,那么钢铁之心永远都不会倒。”
  “康坦斯一手创建了钢铁之心,根据我们派遣的内应传回来的消息,以及我们根据钢铁之心的种种推测,证明康坦斯极有可能是二级改造人,甚至是三级改造人!光凭我们,能杀得了康坦斯吗?”
  会议厅内,出现了许多反对的声音,很多一剑流高层都很担心。
  他们并不是畏惧与钢铁之心开战,而是畏惧钢铁之心会长康坦斯。
  杀不了康坦斯,与钢铁之心开战就没有任何意义。
  除非,能杀死康坦斯!
  只是,连古心也没有把握战胜康坦斯,更别说杀死康坦斯了。
  “也许,我有一个办法。”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索隆斯突然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