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五十九章 穆拉古堡

  黑色轿车停在了穆拉古堡大门前。
  唐文带着红狐、阿龙一起下了车。
  “嗯?”
  唐文鼻子微微一动,他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漆黑的夜晚,古堡外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似乎什么都没有。
  “唐少,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唐文深深的看了一眼黑夜中的某个方向,脸上表情很平静,直接带着人踏入了穆拉古堡。
  他知道,也许今天晚上穆拉古堡不会平静了。
  唐文三人进入到了古堡后,红狐神情很凝重,低声说道:“唐少,古堡内的防护很严密,甚至连我都感到有点胆战心惊,穆拉家族很不简单啊!”
  “能在塔林市经营了这么多年,岂是一般的家族?”
  唐文当然知道,现在整个穆拉古堡,恐怕都充满着戒备,各种防护力量,简直密不透风,宛如战争堡垒一般。
  看似破绽百出,但实际上却无从下手。
  这就是穆拉家族的底蕴!
  唐家在图兰市也远远比不上穆拉家族在塔林市的底蕴!
  很快,三人进入到了古堡大厅。
  此刻,大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唐文刚刚进去,就听到了凯文惊喜的声音传来:“文哥,你竟然真的来了?我刚刚还很惊讶,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凯文显得很惊喜。
  毕竟,之前他去撒拉酒店向唐文求助时,唐文分明是拒绝的。
  没想到唐文居然来了。
  唐文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望向了一名驻着拐杖的老人身上。
  “唐文见过穆拉爵士。”
  “你就是图兰市唐氏集团少主唐文?这次多亏了你救了凯文,不然的话,凯文现在已经被那群邪神教派的人给抓走了。”
  穆拉爵士不仅听凯文提到过唐文,甚至还将唐文的身份都调查清楚了。
  足见穆拉家族在塔林市的势力。
  “穆拉爵士不用客气,我也是顺手而为。”
  “唐文,凯文邀请你来到穆拉古堡,相信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本来你救了凯文,我应当亲自去谢你,但目前我们穆拉家族也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只能再往后等一等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直接说。”
  穆拉爵士也很直接。
  唐文想了想,也没有兜圈子,直接说道:“穆拉爵士客气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出一点力。等穆拉家族度过难关后,希望穆拉家族能与唐氏集团全面合作,帮助唐氏纸业打入塔林市的市场,甚至整个南方的市场!”
  “小事。”
  穆拉爵士目光炯炯的盯着唐文道:“其实就算你不来,光是你救了凯文这件事,我穆拉家族也会与你唐家合作。而且你放心,我穆拉家族不是罗家,一定让唐氏纸业进入塔林市,而且借助穆拉家族的渠道,迅速将唐氏纸业的生意拓展至整个南方。”
  “那就太感谢穆拉爵士了!”
  唐文微微鞠躬,感谢穆拉爵士。
  他从穆拉爵士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大气,这和罗兴不同。
  罗兴终究只是商人,哪怕再有钱,也远远比不了穆拉爵士这等传承久远的贵族。
  “凯文,先带唐文先生去休息吧,可能得麻烦唐文先生在古堡住一段时间了。”
  “乐意效劳。”
  唐文点了点头,随后便跟在了凯文的身后,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在唐文等人离开后,维森开口了:“爸,我们已经准备妥当了,其实根本就用不着唐文。花费那么大代价,值吗?”
  “我们能有什么代价?不过是付出了一些渠道罢了。何况,唐氏集团也是有实力的集团,我们是双方合作,皆大欢喜。”
  穆拉爵士顿了顿,盯着维森,意味深长的说道:“维森,你弟弟凯文威胁不了你的地位,他没有继承权,穆拉家族永远是你的。既然如此,那你就得更加维护与凯文之间的关系了,毕竟,将来你也需要帮手。”
  “一个唐氏集团不算什么,哪怕唐文有点实力,其实也不算什么,但他终究是凯文用心请来的帮手,你得学会接纳。只有如此,穆拉家族才能更加兴盛!”
  穆拉爵士的话,让维森恍然大悟。
  原来,穆拉爵士并不是真的看重唐文的实力,而仅仅只是因为唐文是凯文请来的帮手,需要维护凯文与维森之间的关系罢了。
  即便凯文没有继承权,只是私生子,但如果对家族生出仇恨,这对家族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
  “爸,我明白了。”
  维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想到了他的一些长辈,是穆拉爵士的兄弟。
  当初穆拉爵士继承了家族,但整个家族却依旧和谐,甚至连穆拉爵士的兄弟都在为穆拉家族出力。
  所以穆拉家族如今才会如此兴盛。
  这才是真正的智慧!
  也是穆拉家族能够延续这么多年,依旧兴盛的根本原因。
  ……
  凯文带着唐文一行人来到了楼上。
  古堡有很多房间,别说安排唐文三人了,就算安排几百人都不算什么难事。
  “文哥,你们三位的房间都连在一起,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凯文显得很高兴。
  因为,他觉得父亲和大哥维森接纳了他的建议,而他也请来了唐文“坐镇”,算是为家族做出了贡献。
  这是凯文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凯文一直想要逃离塔林市,不想回到穆拉古堡,其实不是因为有他没有归宿感,而是觉得自己被忽视,不被家族需要。
  他内心深处,其实也很希望得到穆拉爵士以及家族的认可。
  随后,凯文转身离开,又到了楼下的大厅。
  红狐看着凯文一脸兴奋的离开,微微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小子恐怕不知道,他父亲其实只是在宽慰他罢了。穆拉爵士压根就没有指望过我们,更没有重视唐少。”
  阿龙也点了点头道:“不错,少爷,穆拉爵士好像只是给凯文一点面子,勉强让我们住下,但其实压根就没有指望过我们。甚至,连答应与我们唐家合作的事,似乎也是为了凯文。”
  连阿龙都能看出来,也就只有凯文一个人觉得受到了穆拉爵士的重视而兴奋。
  唐文自然能看出来穆拉爵士的意思。
  但他却没有不满,他来到穆拉家族的目的,就是希望与穆拉家族合作,他需要得到穆拉爵士的亲口承诺。
  而唐文已经得到了穆拉爵士的承诺,也就是说他这次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他没有什么理由不满。
  红狐与阿龙也只是觉得没有受到穆拉家族重视,心里有一些不满罢了。
  “这才是贵族底蕴!”
  唐文目光闪烁着一丝精芒:“穆拉爵士对一个私生子尚且如此,甚至促成维森与凯文之间和睦,这份心胸,这份格局,这份智慧,的确不是一般人或者一般家族能有的。听说穆拉家族绵延一百多年,一直都扎根在塔林市,的确很不简单。”
  “唐少,那我们目前怎么办?”
  “等!”
  “等?要是穆拉古堡一直不出事,难道我们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
  唐文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嘴角间露出了一丝笑容:“等不了多久了,血蛛神教派比我们更着急。”
  “那我们要不要出手?”
  “穆拉家族准备的很充分,能在塔林市扎根上百年,没那么简单。穆拉爵士与维森,也很谨慎,将整个穆拉古堡都打造成了宛如堡垒一般。也许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出手,就当看戏好了。今天晚上,一定会很精彩……”
  唐文的表情很平静,只是目光却一直凝望着古堡外的漆黑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