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旧日主宰 > 第一百零二章 老鼠大军
“这……”
  
  随着唐文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刚刚还发出“吱吱吱”声音的老鼠,却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神情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唐文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些老鼠,数量大概有成百上千只,这已经很多了。
  
  不过,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唐文甚至还能控制更多的老鼠。
  
  但时间有限,唐文也不想用太长的时间。
  
  只是,光是控制这些老鼠还远远不够。
  
  唐文心念一动,立刻催动了精神欺诈。
  
  “噗嗤”。
  
  下一刻,一只只老鼠浑身开始膨胀,眼睛变的通红,皮肤、骨骼、肌肉、爪子等等,全部都膨胀。
  
  原本这些老鼠都很瘦小,但现在,一个个却膨胀了几倍,像是一只只大猫一般。
  
  不,比大猫还要“强壮”。
  
  就仿佛是吹气球一样,全部都“膨胀”了起来。
  
  “去吧,找出血蛛神教派的地下入口。”
  
  唐文平静的说道。
  
  随后,他一挥手,顿时,这些仿佛变异般的大老鼠,就又重新发出了“吱吱吱”的声音,迅速的跳进了山谷之中,开始满山谷的寻找。
  
  甚至,开始在地下打通道,钻进了地底。
  
  穆拉爵士看着眼前“邪异”的一幕,心里极为震惊。
  
  这简直比那些血蛛神教派的成员还要诡异。
  
  这种手段,他闻所未闻。
  
  唐文居然能够控制这些老鼠?
  
  而且,控制起来如臂使指,刚才这些老鼠哪里还像是老鼠?分明就是一支军队,一支老鼠大军!
  
  凯文面色古怪,他来到了唐文的面前,小声问道:“文哥,你真能和这些老鼠沟通?”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而且不止是凯文有这样的疑问,其他人同样有这样的疑问。
  
  唐文看了一眼众人,似乎都很好奇。
  
  他微微摇了摇头道:“老鼠没有多少智慧,我怎么可能和老鼠沟通?我不过是利用催眠术,控制住了老鼠罢了。”
  
  “催眠术?”
  
  众人有点不相信。
  
  他们自然知道催眠术,而且某些催眠大师的确很可怕,但安德拉大师那样的心灵大师都做不到这一点,何况是催眠术?
  
  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催眠师能将老鼠也催眠,而且还是一下子催眠这么多老鼠。
  
  虽然不相信,但也没有人继续询问了。
  
  这关系到唐文的秘密,他们不可能刨根究底。
  
  所有人都望向了山谷。
  
  他们只想知道,这一支老鼠大军,究竟能不能找到血蛛神教派的地下入口?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分多钟,整个山谷已经被老鼠“挖地三尺”了。
  
  这是真正的挖地三尺。
  
  老鼠本身就擅长打洞,而这一支老鼠大军中的老鼠,甚至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老鼠,而是唐文利用精神欺诈,大大强化了的老鼠。
  
  在各种能力上,这些老鼠都比普通老鼠强了几倍。
  
  因此,虽然只有三分多钟,但基本上已经将山谷弄了个天翻地覆,地下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老鼠挖出的通道。
  
  “吱吱吱”。
  
  忽然,其中有几只老鼠从山谷内爬到了山坡上,来到了唐文的面前“吱吱吱”的叫着。
  
  唐文心中一动,对着穆拉爵士说道:“爵士,地下入口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里?”
  
  穆拉爵士很激动。
  
  花了这么长时间,费了这么大精力,明明知道血蛛神教派的老巢就在山谷下面,结果却找不到入口。
  
  他怎么能甘心?
  
  现在终于找到了,不管是谁找到的,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带人进去了。
  
  唐文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跟着那几只老鼠,直接跳到了山谷里。
  
  穆拉爵士等人也带着大批的武装成员,全副武装的跟在了唐文的身后。
  
  众人来到了山谷一处不起眼的山脚下。
  
  看起来没有任何痕迹。
  
  不过,几只老鼠却停在了这里。
  
  “入口就在这里。”
  
  唐文右脚猛的一蹬。
  
  “嘭”。
  
  众人能清晰的听到,这里面有空响声,说明下面是空的,也许真是入口。
  
  “唐先生,辛苦你了,让我们来吧。”
  
  穆拉爵士一挥拐杖,顿时,他身后就有人迅速的拿着炸药,以及一些测量工具,在这处地方仔细的筛选。
  
  众人后退了几步。
  
  随后,穆拉家族的武装人员埋下了大量的炸药。
  
  “轰隆隆”。
  
  炸药被引爆,顿时,恐怖的火光冲天而起,将老鼠找到的那一处地面彻底炸开,露出了里面一个幽深的通道。
  
  果然,这里就是血蛛神教派的地下入口。
  
  入口出现了,本来入口还有一道石门,已经被封死,但在刚才的炸药爆炸之下,石门已经被炸开。
  
  只是,里面黑漆漆的,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埋伏。
  
  “让它们去吧,我们跟在它们身后。”
  
  唐文利用精神控制,迅速的“召回”了大量的老鼠。
  
  成百上千只“变异”老鼠,组成了一支老鼠大军,浩浩荡荡涌进了黑漆漆的通道之中。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老鼠,在唐文的控制下,那可是非常致命的。
  
  随着大量老鼠进入到了地下通道之中,唐文、穆拉爵士等人也紧随其后,迅速的进入到了地下通道。
  
  ……
  
  血池旁,许多血蛛神教派成员已经瑟瑟发抖。
  
  他们是真的在颤抖。
  
  地面上炮声阵阵,这才刚停歇了一会儿,祭祀就让人抓了大量的教派成员,让他们贡献出自己的鲜血,放入到血池之中,以启动神阵,迎接神使的降临。
  
  虽然他们这些血蛛神教派的成员信奉血蛛神,但他们可不想死啊。
  
  一旦被丢入血池,哪里还有可能活着?
  
  只是,神血组以及神印组都在祭祀的控制之中,普通血蛛神教派成员也无力抗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熟人被一个个的丢入到了血池之中。
  
  很快,血池就已经满了。
  
  里面堆满了鲜血,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祭祀举起了手臂上的神印,顿时,血池当中的血色蜘蛛雕像开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神阵已经启动了。
  
  “恭迎神使!”
  
  祭祀目光狂热的大声喊道。
  
  与此同时,所有血蛛神教派成员,也都跪倒在地上,异口同声的喊道:“恭迎神使!”
  
  一些人身上还有神印,更是散发出了血色光芒,直接投射到了血池当中的血色蜘蛛雕像上,在血池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虚影。
  
  这个血色虚影,隐隐约约似乎化作了一个漆黑的通道。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这个漆黑通道中走出来。
  
  祭祀目露狂热之色,他的心都在颤抖,因为激动而颤抖。
  
  他能感觉到,神在回应着他的呼唤。
  
  神使,真的就要降临了!
  
  “吱吱吱”。
  
  就在这时,大厅内突然出现了一阵异响声。
  
  紧接着,一大群个头比大猫还要庞大的老鼠蜂拥而至。
  
  这些老鼠,眼睛通红,一进入大厅,见人就咬。
  
  “噗嗤”。
  
  一些普通血蛛神教派成员,居然不是这些老鼠的对手。
  
  唯有一些神血组的成员,变身成为血色大蜘蛛,这才能与这些老鼠对抗。
  
  但这些老鼠的数量真是太多了。
  
  而且,这些老鼠出现的背后意义,才是让众人恐慌。
  
  “祭祀大人,穆拉家族打进来了……”
  
  血蛛神教派成员惨叫着。
  
  他们被这一群变异老鼠打得溃不成军,一个个的疯狂逃窜。
  
  神血组固然能对付这些老鼠,但数量太少,而老鼠的数量太多。
  
  一时间,鲜血弥漫,血肉横飞,整个大厅一下子就变的混乱了起来。
  
  “咻咻咻”。
  
  突然,那些老鼠后面,又响起了密密麻麻的枪响声。
  
  一道道火舌在黑暗中闪现,一颗颗子弹迅速的射杀着血蛛神教派成员。
  
  能呆在血蛛神教派老巢当中,就没有一个无辜的,全部都是血蛛神的信徒。
  
  因此,穆拉爵士已经下了格杀令,凡是血蛛神教派成员,格杀勿论!
  
  “祭祀大人,怎么办?”
  
  血蛛神教派已经挡不住了。
  
  “怎么办?”
  
  祭祀神情狰狞,死死的盯着血海上空那个漆黑的通道,他能听到神的回应,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降临。
  
  但却被阻挡住了。
  
  不够,神阵开启的还不够!
  
  “一定要启动神阵,你们反正都要死,那就再做最后一个贡献吧……”
  
  祭祀一下子化身成了一头巨大的血色蜘蛛。
  
  随后,他的几条蜘蛛腿,瞬间刺穿了几名神血组成员,同样是血色蜘蛛,被他直接刺穿丢进了血池当中。
  
  这些血色蜘蛛本来生命力很强,但被丢进了血池当中后,却连挣扎都做不到,被迅速的淹没在了血池当中。
  
  很快,血池上空的那个通道似乎更大了,隐隐约约有一道血色身影,从漆黑通道中浮现了出来。
  
  这时,穆拉爵士等人已经来到了大厅。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血池上空那道漆黑的通道,以及隐隐约约的巨大的虚影。
  
  穆拉爵士心中一惊,立刻大喊道:“快炸掉那个血池,血蛛神教派居然真的启动了神阵,邪神的使者就要降临了!”
  
  立刻就有全副武装的人拿着手持火箭筒,一炮轰向了血池。
  
  “轰”。
  
  炮弹落在了血池内,顿时,剧烈的爆炸以及冲击波,瞬间掀飞了祭祀,将血池炸开,连血池中间的血色蜘蛛雕像都炸成了碎片。
  
  “不……”
  
  祭祀绝望的大吼着。
  
  血池就是神阵,一旦神阵被破坏,那降临通道也会被破坏。
  
  神使的降临,也就会被终结!
  
  只是,血池被炸碎,穆拉爵士等人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他们的眼神却猛的一凝,神情微微一僵。
  
  血蛛神教派的祭祀,绝望的眼神当中却猛的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嗤啦”。
  
  虚空当中的通道,在血池被炸毁的那一刻,突然一下子硬生生挤出了一颗硕大的头颅,从通道中伸了出来。
  
  诸天大道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