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演员与歌手 > 第四节 空城

  动物园的饭菜还是可以的,三素两荤的标准大街盒饭,比阳春面要强多了,许晗这些天从来没有比今天吃得香过。
  饭后无所事事的许晗拒绝了其他人打牌的邀请,只是打开手机看看新闻,可娱乐头条热搜都是有关杜影影的信息,真是败兴!许晗刚想把手机摔掉,又是立马塞进了裤兜里,静静地躺在地上,也许睡觉是唯一可以逃避现实的办法吧。不知睡了多久,许晗醒来时,已是晚上了,四个人还是不知疲倦地斗着地主,蓬头哥输的只剩下一件裤衩了,也对,起始四个二压别人一对六的人,打到现在输成这个样子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许晗走出门外透透夜风,南山的夜晚文静的样子就像初恋时遇到倾心已久的爱人一般,让人心怡不已。夏虫的不知疲倦,夜风的轻柔撩人,星空的璀璨如眸,除了偶尔夹杂着几声饿狼的哀嚎与这夜色格格不入外,一切都是近乎完美的样子,要是我的未来像这样美妙该多好!许晗感叹道。不知何时熊叔也走了过来,站在了许晗的身旁,递上了一支烟,许晗挥了挥手表示拒绝,自己从来都不吸烟,也搞不懂为何这烟能让许多男人为之疯狂。
  “你说这世界能够打动一个人的内心的是什么?”熊叔点了一支烟慢悠悠地说道,神情姿态难以想象他是一个才十九岁的少年,看上去倒像一个饱经风霜,受尽摧残的老者。
  “钱吧。”许涵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他的前女友杜影影不就是鲜活的例子么。
  “呵呵”,熊叔一声冷笑,像是有点鄙视许涵的这种世俗偏见,熊叔又是吸了口烟,长长地呼了出来。“错了,是歌声,这世界上能打动一个人心的只有歌声。”
  肤浅!单纯!虚伪!许晗脑海里冒出了这些字眼,但还是敷衍地点点了头。熊叔貌似看出了许晗的不经意,故作深沉道:“你待会儿就懂了。”说完便走开了。
  “但愿你永远这么单纯下去。”看到熊叔消失后,许晗默默地说道。不一会儿熊叔拿出自带随身音箱走了过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唱歌给你听吧。”
  “好啊。”正巧许晗也想听听熊叔的实力。一首《空城》的前奏慢慢响起来了。
  可能是寂寞,空气变得很稀薄,满城霓虹开出荒漠。
  还为你等着,我的心快要死了,要有什么刺激我魂魄。
  太深,太多,爱会走火入魔……
  熊叔一开口,嗓音的确醇厚无比,磁性中隐隐透出一股力道,开阔自然。
  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敢在我面前装深沉。许晗心里惊叹道。
  这城市那么空,这回忆那么凶……
  唱到深处,许晗突然情不自禁觉得异常孤独起来,感觉自己的眼角有点湿润,不知为何,他想尝尝烟的味道,于是趁着熊叔深入的歌唱中,从他口袋里拿出了烟跟火,默默点燃吸了起来,浓重的烟味瞬间贯穿了许晗整个肺子,被呛了个半死,但许晗还是大口大口的吸着,虽然还是不明白烟的味道究竟是什么,但至少烟能够忘记痛苦。
  alone,alone,alone……
  孤寂的南山俨然像个被这座城市排斥出去的不入流的地方,相比远处的灯火辉煌,这里大多东西基本是被遗忘的,当然,也包括了这里的人。
  “怎么样?”,熊叔问道。
  “声音不错,就是音箱差了点。”许晗夹着半支烟,安然地说道。吸了一口烟,依旧不知是何滋味,不断稀释了那份深藏已久的苦楚与不堪。
  新的开始,新的人生,面对自己第一份工作,本该是充满希望,而许晗却是一阵茫然。
  一觉醒来,人又得回归现实,不过许晗感觉轻松许多。今天是人生第一场戏,得好好演。许晗早早就穿着熊猫服在熊猫馆里来回爬了好几圈。
  本来就濒临倒闭的动物园,想不到前几天居然有个人傻钱多的富二代花了一大笔钱包了这边的场地,有钱人就是任性!
  几辆限量版跑车一路s型开了过来,摆了个八字型停在了动物园门口,还真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张扬。园长带领几个饲养员早就排好队热烈欢迎他们的小金主了。
  后面几辆车的黑衣保镖都下来围住了中间一辆黑色跑车,躬身请出他们的主人,一位******的斯文公子哥模样的男子。他就是这座城市的首富之孙——贾星星!贾星星出来后又立马欠身为副驾驶打开了车门,一位白裙女神从车中下了下来,白净的连衣裙映衬着白色的肌肤,鹅黄色的太阳帽下,宛如天使的脸庞让人看得窒息。园长看得都忘记了自己的口水已经从鼻子里流出来了。这位就是财产仅次于贾家的林氏集团董事长独女,林诺羽。真是门当户对啊!
  林诺羽刚进动物园甚至连不谙人情的恶狼都忘了饥饿,摇着尾巴对着美女汪汪汪直嚎,一个让饿狼成为传说,色狼化为现实的女人,美得真是太可怕了。
  一路上,动物园园长像个哈巴狗一样为他们解说着。贾星星气得一把钞票甩在园长脸上,“闭嘴!”园长二话不说一口全部把钞票咬住。
  蓬头哥演的狗熊远远就看见了林诺羽,看着入神,居然忘我的唱起了《情非得已》,“喔哦哦,我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园长怎么回事,那只熊在唱《情非得已》?”贾星星指着远处那只熊说道,熊叔这才意识的失误,赶紧收起唱调嚎了几声。
  “什么情非得已?老板?你说什么?”园长一脸茫然的样子望着贾星星。
  “刚才那只熊唱歌?”贾星星怒道。
  “熊会唱歌,你说熊在唱《情非得已》?”园长强烈忍住自己忍俊不禁的表情。
  这富二代被园长这一波演技搞得也觉得好像自己糊涂了。怎么会说出这种胡话来呢,熊怎么会唱歌呢。其实园长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刚才自己演技扎实,加上其他人没注意听,还真得露馅。
  不过这倒是逗得女神的一阵微笑。
  “贾星星,看不出来你还蛮幽默的嘛。”林诺羽话语中带着丝丝轻视与不屑。
  贾星星顿时喜出望外,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够博得女神好感。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哪里,哪里,我一直很幽默的。”贾星星不要脸的自夸道。
  哪知林诺羽看都不看贾星星一眼,直接往里面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