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演员与歌手 > 第一节 初遇学长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位蓬头垢面的男生揣着兜里仅剩的十块钱,漫无目的地拖着行李箱前行着。他叫许晗,东影大学表演系优秀毕业生,已经是毕业了一个多月了,却始终无法接到一场戏,哪怕是一个路人甲,一个尸体的机会对他来说都是触之不及。弹尽粮绝的地步也许真会让一个人绝望,许晗那种放弃梦想的决心已经呼之欲出了。就在这时一家面馆吸引了处在崩溃边缘的许晗注意力,眼神远远地定格在了菜单牌上,阳春面——7块,于是,饥肠辘辘的许晗走了进去。
  面馆还算干净,跟东影大学那边大学城里的面馆风格有几分相似,顿时勾起许晗的阵阵回忆,难以忘怀。
  墙上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当今最火的节目《明日歌手》,当红热门选手杜影影正哭诉着自己如何被自己嫌贫爱富的前男友抛弃,在场的观众无不潸然泪下,包括面馆电视机前的老板娘都骂着杜影影的前男友不是个东西。
  许晗顿时没了胃口,因为他就是杜影影的前男友,一个对她无微不至,百依百顺了整整大学四年的前男友,但曾经的山盟海誓,情投意合都敌不过踏入社会的现实,自己被杜影影无情的抛弃不说,还造谣自己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伪君子形象,许晗知道,杜影影是为了自己的歌手前途才这么说的。许晗认了,谁让他爱她呢。一个穷困潦倒,落魄几乎到乞丐地步的应届毕业生怎么能般配一个冉冉升起的明星呢。
  他现在的一条命或许都没有杜影影的一双鞋贵,怎么配做人家男朋友呢。
  许晗强忍住吃了几口,如同嚼蜡,索性便结账了。老板娘接过了许晗手中的十块钱,眼神还是没有离开电视机,“杜影影真的好可怜啊!”
  许晗接过了老板娘递来的三块钱,冷冷笑出了声,“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她前男友,你还觉得她可怜么?”
  老板娘一愣,回头仔细打量这个浑身酸臭味,油头黄面只能吃得起七块钱阳春面的少年。老板娘的眼神里丝毫不掩藏那份鄙夷与不屑:“毛病吧?”
  本想反赚个同情,没想到却被当做个一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许晗没理会老板娘的眼神,只顾叹着气迈出了店门,却是比先前更加少了精神,也许是看到了那个曾经伤害过他的女人吧。“明明是个好演员,偏偏选择去当歌手,可惜了。”许晗自言自语地苦笑道。
  炎热的天气像个流氓一样恨不得把所有人的衣服扒光,就算到了傍晚也是不肯收敛这副德性。绝望之余又是情伤复发,疲倦不堪的许晗看到小桥边有一处阴凉的地方,恰巧有张石凳,便想休息片刻,刚坐下就是被生生吓了一大跳,一双脏兮兮的双手突然间抓住了他的小腿,“帅哥,赏个钢板吧,我三天没吃东西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没有双腿的乞丐跟许晗一样蓬头垢面,双手抓住许寒的小腿不停地颤抖着,眼神中一股乞求如同一股干涸裂土中的清水闪烁。看着乞丐的眼神,许寒顿觉自己像根别人救命的稻草。心中一软,边准备给他个一块钱,不对!这人怎么这么眼熟,许晗努力回想着。
  片刻,“学长!”许晗眼睛一亮,兴奋地叫了出来。
  “大哥,你哪个道上混的?”乞丐不自觉抠了一下鼻屎,一脸茫然看着许寒问道。
  “我啊,你学弟许晗!东影表演系的。”许晗确定眼前这位乞丐就是自己的学长。
  “学弟是什么,我就没上过学。”
  许晗看这乞丐一脸无知不知所云的样子,看来是自己认错人,也对,那位学长演技可是深不可测,怎么会沦落作为乞丐呢,更何况还是一个没有双腿的乞丐。
  “看到没,长得帅有什么用,还不是做乞丐!”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指着许晗,给一个正在哭泣的胖小子作反面教材呢。
  “长的帅有什么用!还不是去要饭!不好好学习有什么用!”旁边的大妈指着许晗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大妈完全不理会于许晗的感受与尊严,或许她认为像乞丐这种人也不应该有什么尊严。
  “你说谁是要饭的!”许晗瞪着眼睛嚷道,万万没想到现在的他居然是别人眼中的乞丐,不过许晗当今落魄的样子,也的确跟乞丐的打扮有几分神似,稍微粗心的人,见他跟旁边无腿乞丐在一起,还真有把他当作同党的可能。
  “说你怎么了,臭要饭的!离我远点!臭要饭的!臭要饭的!”那大妈岂是省油的灯,骂街的本领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一腔怒火烧透了许晗的五脏六腑。年轻气盛往往就是压不住怒气。心中一股想扇他下去的冲动,刚想扇过去,只听见扑咚一声,大妈好像掉进了河里。
  “要饭也有尊严,长的帅又不犯法,凭什么不能要饭!“刚才那断腿的乞丐突然一脚将大妈踢进了河里,愤愤骂道,以为大妈说的是他。
  “你的腿?”许晗一阵惊愕,乞丐这才意识到自己露了馅。
  “快跑!”乞丐说完拔腿就跑,许晗赶紧一路尾随着学长,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的稻草。
  确保那个大妈就算开火箭也追不上来后,乞丐终于气喘吁吁地停了下了。
  “啊!你怎么在这里!”乞丐定神一看,看到了一路追来的许晗,吓了一跳。
  “你果然是我学长,学长,你怎么,怎么落魄至此。”许晗大口喘着气问道。
  “什……什么学长……”乞丐支支吾吾道。
  “别装了,你左腿上有块疤,我认识!以前跟我一起打篮球时,被五金牙咬的,那五个牙印骗不了人!”,许晗指着乞丐的左腿说道。
  看来是掩饰不住了,乞丐低垂下了脸终于承认了,“哎,小晗,当今娱乐圈你又不是不知道,要颜值不要演技,可惜我是又有颜值又有演技,又没头绪,毕业了直接跟个残废似的找不到工作。”虽说学长说的有点不要脸,但也是有几分道理,许晗深有体会,而自己不正重复着学长的老路么。“亏得自己是影视表演系的,装个乞丐不成问题偶尔接接零工勉强混个温饱了。”
  “你演技还是那么棒,居然让我相信了你不是我学长。”许晗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还早着呢,演员情绪化我还是避免不了,还算不上一个优秀的演员。”
  “这世道是怎么了,我工作也没找到,没有脸回去,钱也快没了,学长,要不你带带我……”许晗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开了口。
  “带你?”学长仔细打量许晗良久,貌似内心也折磨了几下,“小晗,丑话可是说在前面,大家熟归熟,但你学长日子也不是很好过,所以么……带你这段时间里你赚的三七分成,你三我七……”学长食指跟大拇指来回搓了搓,意思很明显。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许晗口袋仅剩三块钱了,全给他也无所谓,至少跟着学长能混个温饱。便爽快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