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演员与歌手 > 第六节 高手对决

  贾星星一脸自信的样子示意林诺羽躲远一点,这一天贾星星做梦都做了十遍,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林诺羽一脸崇拜依偎在他怀里的样子了,下面就开始他的表演了。
  “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哎呀!”,还没等贾星星说完,黑衣人飞过来就是一巴掌把贾星星给扇飞了出去。
  “冲的就是你!”
  贾星星飞倒在地,口吐鲜血,浑身痛苦不堪,才明白这是真的,他们不是演员是杀手,“你,你们是我二叔派来的……”贾星星满眼通红地看着这群杀手怒道。
  “快跑!”不过贾星星身处险境,不忘林诺羽的安危,大声冲着林诺羽喊道,顺手抓起一把沙土洒向黑衣人,没想到黑衣人面前居然有堵无形的气墙,俨然没有任何效果,不过此时的林诺羽已经无影无踪了。
  “你们两个分头去追,快去抓住她!”带头杀手喝道。
  其他两个人哼的一声便过去了,显然看不惯这带头杀手抢头功的做法,但还是听从了命令,飞快前去捉拿林诺羽。
  “我先解决你,取下你的狗头!”为首的杀手慢慢走近贾星星,手中渐生出一股黑气,瞬间凝气为刀,直劈向贾星星。
  “我的狗在家里,你要取去取啊,不要杀我啊!啊……”贾星星看到迎面而来的黑刀,吓得闭上了眼睛,浑身颤抖着。
  当!貌似是黑刀被折断的声音,一身冷汗的贾星星没有感觉到痛苦,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狗头,还在,顿时松了口气,睁眼一看,一个巨大的金色气墙罩住了自己。
  金钟罩!原来那个装死的保镖未被偷袭,赶紧聚气化钟,救下了贾星星。
  ”少林派何时成了有钱人的走狗了,就不怕佛祖怪罪么。”被震开的杀手轻蔑道。
  “惺惺作态!绝刀,这次你恐怕要失手了!”保镖不屑道,化气为刀,正是炼气门绝刀才有的绝学。
  “你还算有点见识,知道我绝刀的大名,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接下我这招了”,绝刀突然右手食指直指空中,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无数黑气由地面汇向其手指顶端,逐渐形成一个巨大黑气漩涡,呼呼的啸声,鬼哭狼嚎般让人胆战心惊。
  “修罗气绝斩!”绝刀突然指向贾星星这边,只见无数道黑气犹如一条条黑色大水蛭张开嗜血吸盘直扑贾星星而来。
  “妈呀!”贾星星吓得叫了出来,紧紧抓住保镖的大腿不敢张望。
  “莫怕,看我十重金钟罩!”保镖运气全身内力喝道,贾星星跟保镖周围瞬间加了九层金钟罩。
  轰!无数道黑气撞在金钟罩上,碰出阵阵金光,被反弹了出去。反弹出去的黑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碰到周围的假山上,直接将假山炸得个稀巴烂,一块石头正好落向了二当家,二当家赶紧翻了个身,没有被砸到,又是继续装死过去。
  “万气聚刀!”,绝刀青筋暴涨,又是将反弹出的黑气重新凝聚成一把十米长的黑色气刀。
  “我劈!”绝刀大手一挥,气刀直接劈在了金钟罩上,一下子劈开了三层。吓得贾星星哇的一声又吐了口鲜血。
  “加油,你赢了,我汽车后备箱的钱你随便拿!”贾星星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以金钱刺激他的保镖了。
  保镖一听,立马情绪高涨,眼睛一亮,使出浑身解数,“我顶!”金钟罩内立马射出数道金光,直接将黑刀震飞出去,落到了鳄鱼池里,轰的一声,三条鳄鱼飞到空中,被活活炸成数段。
  一旁装死的园长看在眼里,但也只能默默地心里流泪了。
  而没跑多远的林诺羽,不久就被杀手追上了,“小美女,我得抓回去先玩个几天。”杀手奸邪地笑道,流的口水早已浸湿了黑衣面罩而不自知。
  正巧朱二狗扮的猩猩在一旁吃着香蕉看到这幕,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幼武侠梦的二狗,一身侠肝义胆,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能容忍这种猪狗不如的暴行,立马一式狗腿三式,直接踹向杀手上中下三路,杀手被击倒后立马腾空而起,忍住疼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身手!”杀手赞道,不过定睛一看是只身材矮小的猩猩,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刚才肯定是自己大意了,才被猩猩给挠到。
  杀手微微一笑,瞬间右手数道黑色漩涡真气盘旋于手心,不过相比先前的杀手的修罗气绝斩,明显小了很多。杀手准备一下子结果了这只猩猩,谁让它破坏自己的雅兴呢。
  “摧心掌!”
  杀手直接一式摧心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打向二狗,掌风过处,飞沙走石,如风卷残云,猛不可挡。只见二狗一式野狗撒尿,杀手直接扑了个空,二狗连着一式狗尾续貂,直接踢中杀手的屁股,杀手连滚带爬嚎叫了数十米远。
  杀手心中愤怒不已,想当年自幼拜入炼气门,闻鸡起舞,卧薪尝胆,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才有今天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实力,可想不到自己一身武学居然连只猩猩都打不过,真是自出生以来最大侮辱。
  杀手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绝招,从袖口里拿出一把刀,在手腕上割了一刀,黑血喷涌而出,不过瞬间化为乌有,融入空气之中,杀手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炼气门尽搞些花里胡哨的招式,自残都用上了,难怪不被江湖人所待见。”二狗心中嘀咕道。
  “血泣掌!”杀手双眼一睁,大声一喝,一个巨大的血色掌印,突然从天而降,劈向二狗,二狗不慌不忙,一式狗头望月,“阿呜!”一狗夜嚎,万狗齐吠!巨大的狗嚎冲击波直接冲碎掌印,血气掌顿时四分五裂,杀手伺机而动,趁此机会自己飞身而来,准备直接一击必杀二狗,哪知二狗一式狗急跳墙,飞身跃起,直接把杀手踩了下去。
  早已使出浑身解数的杀手被磕得满脸黄土,鼻涕眼泪全部掉下来了。他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只是身体不停地抽搐着,是的,他在抽泣,他哭了,他可以接受失败,只是不能接受被一个猩猩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