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演员与歌手 > 第十节 死里逃生

  许晗立马感觉到暴雨如注般的拳脚,疼痛感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许晗蜷缩在地上,双手护着头,毫无能力反抗,任人殴打。
  渐渐许晗没了力气,也渐渐丧失了痛觉,人在意识模糊时,就会陷入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以前压抑很久的思想因为缺少意识的克制,便会肆无忌惮地喷涌而出,不可收拾。
  自己梦想还没实现,就要死了吗?许晗的内心深处居然不停地诘问着自己。
  杜影影虚伪的哭泣着,林诺羽无视的眼神,熊叔凄凉的歌声,老猫的那把破吉他……一遍遍在脑海里循环播放着,挣扎与解脱像个死结般缠绕一起,让人无法解开,许晗痛苦极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许晗迷迷糊糊地喊道。
  而学长见许晗被众人围殴,立马捋顺发型,穿上衣服,凭借自己精湛的演技,装作一个在旁边修水管的水管工人,才逃过一劫,但看着许晗被打,学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等那帮人打完许晗及时带他去医治了。
  买主跟葬月家族疯狂地逃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身冷汗。这时二当家双手搭在了买家的肩膀上,以一种和蔼可亲,商量的口吻说道,“老板,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被他们打死,一条是被我们打死,你选哪一条?”
  众人围着买主,等待买主的答复,买主不知所措地望着二当家,以一种征求微弱的语气说道,“要是我两条都不选呢?”
  “兄弟们,给我打!”二当家二话不说,一声令下,众人顷刻间对买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买主是呼天喊地,哭爹喊娘,真是惨不忍睹。
  后面的人赶了上来,看到对面的人正疯狂地围殴一个,以为被打的是自家人,也是二话不说立马对葬月家族的人一番围殴,鬼哭狼嚎,哀鸿遍野的凄惨声响彻了整个巷子,甚至触发了方圆一公里以内的二级地震。
  而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买主则从人群中跑了出来,逃之夭夭了。
  原来这是葬月家族为了保护买主,实施的苦肉计,不愧为自诩第一演员联盟的葬月家族,演技暂且不说,这素质与态度绝对是自诩的资本,难怪葬月家族能够成为屹立于演艺界的常青藤。
  素质与态度!葬月家族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在诠释着!令人敬畏!
  一帮人打了一段时间,也就把许晗落下了,继续去追买主去了,毕竟许晗是个小喽啰,不值得浪费太多的时间,学长看了看周围,确定四下无人了,一把背起了许晗就跑。
  “小晗,坚持住,学长带你去医院了,你坚持住啊。”学长背着受伤的许晗一路小跑在去医院的路上,还不停地安慰着许晗,学长心中也是害怕万分,生怕许晗真的离他而去,说实在的,他还是很喜欢许晗这个小学弟的,所以不管还有没有力气,学长都咬紧牙关,哪怕是跑丢了一只鞋,依旧不顾一切地疯狂地跑着……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许晗在学长的背上,模模糊糊地喊着。
  光怪陆离中,杜影影一身星光熠熠的打扮,满面春风地朝许晗走了过来,许晗欣喜若狂,而杜影影却是带着林诺羽般的眼神与他擦肩而过,渐行渐远……
  “影影,影影,”许晗疯狂地喊道,杜影影却是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渐渐消失在许晗眼前,许晗终于忍不住冲了上去,抓住了那个一直让他魂牵梦绕的爱人。
  许晗睁眼一看,自己却在医院的急诊室躺着,自己只不过是狠狠地抓着学长的手。学长正开心地看着许晗,“小晗,你醒啦!果然没事,医生说你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跟软组织挫伤,休息一段时间就行了。”
  许晗这才慢慢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想不到自己还活着,也是庆幸无比。
  “小晗,这件事你也看到了,演员不仅只能有演技,还要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与临场发挥的能力,李四虽然演技可圈可点,有着极强的心理素质,可在这种没有剧本的场景里,临场发挥显得尤为重要,正因为他那个伸进口袋的动作,才导致整局崩盘。”学长为许晗分析着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而你学长我,却是临危不乱,装作水管工逃过一劫,正依靠我这灵活的临场发挥能力,才能够把你及时地带到医院里来治疗,救回你一条命。”
  许晗点了点头,的确从中吸取了不少教训,也让他看清了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还有许多路要走。
  “我出了点意外。”许晗不想在学长面前显得太过于无用而稍微解释道。
  “不,像我们这种演员,接这种没有剧本的活,处处都有意外,临场发挥尤为重要,如果跌倒的是学长,学长我肯定立马站起来,对着他们大喊一声,兄弟们,他们就在前面,我们上!然后跟着他们一起去追葬月家族。”学长否定了许晗的解释,因为作为一个演员,能够有效合理地处理戏中各种意外是必备的基本技能。
  许晗默默看着一脸严肃的学长,原来他还是那个让许晗崇拜得五体投地,演技高深莫测的学长。
  这时一位和蔼慈祥的老奶奶走了过来,眼神中荧光闪烁,目不转睛地看着许晗,像极了见到一位令她望眼欲穿的故人,突然老奶奶那枯黄的双手颤颤巍巍地抓住了许晗,死死不放,吓得许晗跟学长一跳。
  “你回来了?你,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老奶奶对着许晗深情地说道。
  “奶奶,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呀?”许晗茫然地说道,都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事。
  “喂,老太婆,你看我连只鞋都穿不起,你还找我们两穷鬼碰瓷,太不够意思了吧。”学长以为这位老奶奶是来碰瓷的,把没有穿鞋的脚伸到老奶奶面前说道。
  哪知老奶奶根本不理会学长,仍是含情脉脉地看着许晗,吓得许晗恨不得再晕过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