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演员与歌手 > 第二节 动物园实习

  “作为演员,不,作为一个演技精湛的演员,你首先戏路得广,这样不管什么活你才能驾驭得住,上你得扮得像首富之子,下你得演的活一个乞丐。横你可以高冷得像块冰,竖你也能不要脸得像只狗!”许晗一路上静静地听着学长的高谈阔论,心里却琢磨起上下跟横竖的区别。
  “我觉得演乞丐对我蛮有挑战的,我想试一试。”许晗微笑道。“别,兄弟啊,狼多肉少,就那么大的地盘,我帮你找个其他的零工,就当实习的。”学长一听当真了。
  “什么零工?”
  “南山动物园那边缺个演熊猫的,你明天去假扮一下熊猫,包三餐,一天150块。”
  “熊……熊猫?我没学过演动物啊。”许晗诧异道。
  “没事,你不是想挑战一下么,记住,这是你成为一个优秀演员的第一步!”
  ……
  终于来到了学长的住处,原来就是一个破旧的民工棚,一间间用塑料板稍微隔了下来。里住着形形色色的“娱乐圈”人物。嘈杂声如同成群的苍蝇围着许晗的头脑里挥之不去,难以想象学长每天晚上是怎么能够入睡的。
  “条件是差了点,还没空调。等学长做了大明星后,带你住大别墅。”学长说着,打开了紫红色的小落地扇,一股股热风徐徐吹来。
  “你吃过晚饭了吗,我这里有泡面。”学长从木板床底掏出了一盒泡面给许晗。许晗立马委婉拒绝了,心中一股酸楚莫名涌出,学长便自己打开泡了起来。
  “对了,小晗,学长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借我个2000块钱。”学长一边呼哧哧的吃着泡面一边很随意地说道,完全看不出来是早就打起了许晗身上钱的主意。
  许晗立马掏出了仅有的三块钱交给了学长,“拿,只有这么多了。”学长目瞪口呆地望着许晗,立马,学长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把许晗的行李箱倒腾了个遍,除了几套换洗衣服外就剩一本优秀毕业生的荣誉证书了。
  “这红本本,以前我也有一个。”学长丧气道。看来是终于相信了许晗真的只有三块钱了,学长脸上闪过一丝懊悔,但立马笑眯眯递给了许晗一块钱,真是演技精湛,眼都不眨一下的瞬间一个垂头丧气,后悔莫及的样子立马转型成了一个温柔体贴,平易近人的邻家大哥哥形象。
  “学长,你这是?”许晗不解为什么学长还要给他一块钱,
  “你这不明天得去南山动物园赚钱吗,得花一块钱坐125路公交去。”学长微笑道。许晗接过了一块钱,学长又是继续吃起了泡面,比先前更为有力了点。
  许晗貌似一点都不嫌弃这里简陋的地方,疲惫不堪的身体早就躺在了木板床上,学长吃完铺了个凉席也躺了下来,虽说疲惫但闷热的温度让人烦乱不已。许晗难以入睡,倒是学长睡得鼾声阵阵,辗转反侧的许晗拿出手机,百度了熊猫的习性,既然要演熊猫,那就得提前预习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许晗便乘着125路公交车来到了南山动物园,许晗下了车在离站台不远处便见到一年代久远,漆色残缺的木牌上,刻着南山动物园五个大字,若眼神不好的,还真看走眼了以为是南山云牛园。生锈的大门旁边,只见一猪头三模样的人正冒吞着几阵烟,围着油皮围裙,操着杀猪刀,叫喝着卖鳄鱼肉。
  “帅哥,要鳄鱼肉吗,绝对新鲜美味!绝对营养健康!”,猪头三笑脸相迎着走过来的许晗,以为许晗是来买鳄鱼肉的,哪知许晗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进了动物园,猪头三立马凶神恶煞起来,“站住,你是干嘛的?”
  “当然是工作。”许晗随声一答,像极了一个常年在此工作的人员语气。相比学长一丝不逊色,毕竟大家都有东影大学的红本本。
  “工作?”猪头三一声冷笑,怎么我都不认识你。
  “你怎么会认识我,你一个卖鳄鱼肉的。”许晗以一种在这工作十年以上人员的眼神不屑地看着喝住他的猪头三。
  “什么,你是说我动物园园长会不认识我的员工。”猪头三又是喝道。
  眼见被无情地揭穿了,许晗一下子恢复了正常,“园长,我,我是来应聘那个熊猫的……”。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王八蛋推荐过来的吧?”园长赶紧收拾了手头上的鳄鱼肉说道。
  王八蛋?看来学长在动物园园长心中地位不是很高啊,估计是借了动物园园长的钱没还,许晗暗忖着。
  园长收拾好家伙,便把许晗领进了动物园。
  “园长,您怎么卖起鳄鱼肉了?”路上许晗不解地问道。
  “这不经济不景气么,昨天刚饿死一条鳄鱼,想回点资本,维持动物园的运营,改善改善动物们的伙食跟员工们的待遇。”
  “卖鳄鱼不违法么?”
  “搞笑,你觉得像我们这种档次的动物园,会养得起国家保护动物吗?那是家养的鳄鱼,亏你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活该找不到工作!”动物园园长讽刺道。
  “可你们这样还不如搞个养殖场,开什么动物园呢?”许晗显然有点不开心,不过直到许晗踏入社会才知道任何行业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就连动物行业也是这样。
  “鳄鱼养殖场!好主意!”没想到许晗这一席话惊醒了园长,一下子找到了发家致富的出路。
  “嗷呜……“一阵狼嚎,吓了园长跟许晗一跳,许晗定睛一看,只见一骨瘦如柴,身如鱼刺的狼正弓着身子像条哈巴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别害怕,它只是饿了,这几天经费紧张,只能给它喝粥。”园长生怕刚才的一声嚎叫把许晗吓住,赶紧解释道,“这个畜生,明天的早饭榨菜丝就不用放了!”,园长朝不远处的饲养员喊道,话音刚落,瘦狼一阵哀嚎,有气无力……
  “喝粥,就算没有肉至少也得弄个饭啊,经费紧张也不至于这么虐待动物吧”许晗有点愤愤不平。
  “这不你来了么,得包你三餐么。总不能畜生吃饭你喝粥吧。“园长说得一脸不屑。
  “哦,这么说你们还是挺人道主义的。”看来许晗是误解园长了。
  “这死狼,本指望它能看个门什么的,没想到一点狗性都没有,只知道吃,还不如一条狗!”,园长边骂边把许晗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园长脱下了油皮围裙,递了根烟给许晗,许晗摇了摇头,委婉拒绝了,园长又是泡了两杯茶,递给了许晗一杯。
  “谢谢!”许晗接过了茶杯感谢道,看来眼前这位园长虽说是个猪头三的反派模样,但还是很平易近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