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圣职者的灵气无限 > 第583章 鬼灭落幕

  来吧!面对死亡吧!
  炭治郎等人纷纷拔剑,直指鬼舞辻无惨。
  已然化作鬼类完美形态的鬼舞辻无惨并没有在炭治郎等人身上停留目光,而是继续盯着沈默,质问道:“呵呵,你是想要利用他们的力量消耗我的力量吧!不论我们的结局如何,你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沈默耸耸肩,笑道:“抱怨我插手的是你,担心我坐收渔翁之利的还是你,身为鬼王,你就这点儿能耐?!”
  鬼舞辻无惨哑口无言,他虽然是鬼王,但却是配不上鬼王的称号,因为他怂啊!
  他虽然有着无限的生命,但他却是极为害怕死亡的,要不是为了寻找青色彼岸花,让自己拥有克服阳光的能力,他死也不会制造其他恶鬼。
  苟起来,他不香么!?
  同时,鬼舞辻无惨还担心其他恶鬼逆反自己,便在每一只恶鬼的体内布下血咒,归根到底,都说明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只不过他是第一只鬼,所以才有了现如今的地位。
  被沈默说中要害的鬼舞辻无惨咆哮一声,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只见他的身体再次蠕动,乌黑的毛发生长出来,并在其中裂开狰狞地锯齿大嘴。
  “死!你们都得死在这里!我要用你们的血洗刷今夜的耻辱。”
  沈默抽身后退,将战场交给炭治郎等人。
  因为沈默的帮助而开启斑纹之力的炭治郎以及九柱拥有了与鬼舞辻无惨抗衡的力量,再加上他们这段时间在产屋敷府邸训练默契,早已经打磨出合击之术。
  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色纷飞。
  鬼杀队与鬼舞辻无惨初次交手,实力不相上下。
  而凭借着日之呼吸的强大,炭治郎还砍下了鬼舞辻无惨的血色触须,给队友创造出了击杀鬼舞辻无惨的机会。
  日之呼吸的灼烧能量抑制了鬼舞辻无惨的动作,岩柱悲鸣屿行冥把握住机会,抡起手中巨锤,狠狠砸向鬼舞辻无惨的脑袋,欲要将其爆头。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鬼舞辻无惨发动了他的血鬼术。
  噗呲!
  无数首端生着锋利骨刺的血色绳索轰然从他的背后探出,不仅拦下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巨锤,还将他的身体整个洞穿。
  突然起来的变故令炭治郎等人骤然一惊,万万没想到鬼舞辻无惨还有类似血色触须般的血鬼术。
  而失算的代价便是岩柱悲鸣屿行冥的死亡。
  口吐鲜血的悲鸣屿行冥虽然双目失明,但他的感知异于常人,知晓了自己命不久矣的他,只想着发挥自己最后的预热,他非但没有因此泄力,反而鼓足最后一丝气力,抡起巨锤令一边的巨斧横扫向鬼舞辻无惨的双腿,那里是骨刺绳索无法顾及的破绽。
  噗呲!
  和日轮刀一样材料的巨斧瞬间撕裂鬼舞辻无惨的双腿,令他的身形骤然坠落,失去重心。
  而岩柱悲鸣屿行冥也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随着骨刺绳索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生息散尽。
  “剩下的交给大家了。”
  岩柱悲鸣屿行冥话音落下,炭治郎等人立刻把握时机,疯一般地冲向鬼舞辻无惨,由悲鸣屿行冥用生命换来的机会,绝对不容错失。
  日之呼吸·拾壹之型日晕之龙·头舞
  如火龙飞舞般的高速连击狠狠斩断鬼舞辻无惨的身体,灼热的气浪不仅遏制了鬼舞辻无惨的行动,也让他的自愈能力受到限制。
  水柱富冈义勇与其他柱力纷纷用出自己最强的剑技,狠狠地斩向鬼舞辻无惨,势要一击将其裂尸,斩出无数肉块。
  噗呲!
  瞬息间,原本还有着鬼类模样的鬼舞辻无惨化作了十数块血肉,伴随着日轮刀的灼烧,飘散起淡淡的灰烬。
  成功了?!
  鬼杀队斩杀了鬼王鬼舞辻无惨?!
  看着即将消散的鬼王鬼舞辻无惨,炭治郎的脸上不由扬起一丝释然,家人的血仇终于报了么?!
  但鬼王鬼舞辻无惨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斩杀的存在。
  轰!一声巨响,众人脚下的地面轰然裂开,宛如荆棘绽放般身处狰狞的触手想要将炭治郎等人吞噬。
  但他们毕竟是柱级战力,瞬间反应力极强,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鬼舞辻无惨的袭杀,只有几人被触蔓划破了身体,流淌下乌黑色的脓血。
  这其中也包括失神的炭治郎,他的小腿处被触手划伤,伤口深可见骨,污血狂流却又在下一刻诡异的止住。
  再看鬼舞辻无惨的血肉,它们仿若拥有生命般蠕动扭曲,以极为恐怖的速度融合在一起,化作鬼舞辻无惨的模样。
  什么?!他居然毫发无损?!刚刚的伤势即便作为鬼都是必死之局,但鬼舞辻无惨居然没有事?!
  炭治郎等人极为惊讶,手中的日轮刀被握地吱吱作响,如果连斩首分尸都无法杀死鬼王,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杀死他。
  重新站起来的鬼舞辻无惨用猩红的眼眸扫视众人,冷笑道:“你们以为仅凭这样的攻击就能杀死我么?你们对真正的力量简直一无所知。”
  呵呵!
  在一旁观战的沈默一声呵呵以表敬意。
  现如今他们已经出了鸣女的无限城,沈默的心眼之力已经不再受限,有了心眼之力的洞察,沈默不再依靠五感通透,更能清晰的感知一切。
  在心眼之力下,鬼舞辻无惨的情况被沈默的看的明明白白。
  刚刚炭治郎等人的攻击并不如鬼舞辻无惨所说的那般毫无用处,只不过在被攻击的那一刹那,鬼舞辻无惨将他的所有要害心脏以及脑子移动,融入各个血肉,躲过了致命一击,这才有着快速自愈的能力。
  所有要害心脏与脑子?
  没错,鬼舞辻无惨居然有着五个脑子以及七个心脏。
  一个人如果有五个脑子与七个心脏,那绝对是一个怪物。
  而对于鬼舞辻无惨来说,五个脑子与七个心脏代表着更强的力量与更高的生存率。
  只要他还有一个脑子或心脏,他就不会面对死亡。
  炭治郎刚刚的攻击,连鬼舞辻无惨一个脑子或者心脏都没有击中,自然没有办法将他击杀。
  看破一切的沈默并没有直言鬼舞辻无惨的情况,因为没有五感通透之力的炭治郎等人,即便告诉了他们真相,他们也无法锁定脑子与心脏的具体位置。
  想要凭借日轮刀击杀鬼舞辻无惨,只有步入五感通透之境,像当年的继国缘一一样瞬间斩断对方的所有要害。
  沈默对着众人说道:“不要被假象懵逼双眼,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聆听。”
  炭治郎等人微微一愣,并不知道沈默的话中深意,但敏锐的战斗直觉告诉他们,沈默是在帮他们寻找击杀鬼舞辻无惨的关键所在。
  而刚刚恢复的鬼舞辻无惨用着诡异地眼神盯着沈默,愤怒地咆哮与抱怨道:“这就是你说的将战斗交给他们?!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
  沈默耸耸肩,“你有本事来咬我啊!”
  鬼舞辻无惨:····
  刚刚鬼舞辻无惨击杀岩柱悲鸣屿行冥的时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沈默也没有机会出手相救。
  现如今开口提醒,道出鬼王破绽,增加乙方胜率,并不过分。
  鬼舞辻无惨面对沈默的行为,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他一边琢磨着尽快杀死这些鬼杀队的蝼蚁,一边琢磨着一会儿怎么对付沈默这个家伙。
  不能再拖延了!必须尽快解决掉鬼杀队的这些蝼蚁。
  鬼舞辻无惨杀气迸发,施展出新的血鬼术,准备一举击杀余下的鬼杀队。
  那么,问题来了。
  鬼舞辻无惨有多少中血鬼术?!
  根据沈默之前的了解,鬼舞辻无惨展现过五种血鬼术,分别为巨臂、黑血荆棘、骨刺鞭、血色触手、自我分裂。
  而经过沈默心眼之力的洞察,他已然发现了鬼舞辻无惨的血鬼术真相。
  所谓的五种血鬼术,其实只是两种。
  巨臂、黑血荆棘、骨刺鞭、血色触手皆属于一种血鬼术,自我分裂又属于另外一种血鬼术。
  沈默是如何得知这个真相的呢?因为每一种血鬼术都代表着一个脑子或者心脏。
  拥有五个脑子与七个心脏的鬼舞辻无惨理论上拥有十二种血鬼术。
  但他展露出来的只有两种。
  剩下的十种血鬼术便是他扭转战局的关键所在。
  就在鬼舞辻无惨杀心突起的时候,沈默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心,他还有十种血鬼术没有显露。”
  炭治郎等人:!!!
  鬼舞辻无惨:???
  你丫的不要再吹黑哨了,你这个混蛋!
  鬼舞辻无惨无可奈何,只能展开身形,发动新的血鬼术,以求尽快杀死鬼杀队的这些家伙。
  嗡!
  只见鬼舞辻无惨的身体瞬间裂开无数道小口,血色浓雾不断从中蔓延而出,瞬间席卷整个战场。
  炭治郎等人心中一惊,纷纷后退,不敢触及这些血雾,因为被血雾笼罩的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尸体瞬间便被血雾吞噬,化作血肉消散,被鬼舞辻无惨吸收。
  这血雾有毒!
  众人纷纷屏息,但屏息的结果就是他们无法施展全集中呼吸法,没有呼吸的加持,他们的力量正在急速的减弱。
  水之呼吸·叁之型流流舞动
  富冈义勇神色凝练,立刻施展出高速移动的身法,利用剑技的舞动,吹散四周的血雾,给大家以喘息的空间。
  但他不可避免的吸入了大量的血雾,脸色逐渐变得涨红与痛苦。
  “快!我支持不了多久!”
  富冈义勇催促道,一边强忍着血雾在体内侵蚀,一边奋力的支撑着剑技、
  炭治郎等人紧随其后,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凝聚力量,冲入血雾。
  但他们不得不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鬼舞辻无惨在哪里?!
  噗呲!还未等他们反映过来,一道细长的骨刺鞭便刺入了一名柱的身体,将他整个拖入血雾,伴随着一声惨叫,没有了生息。
  鬼舞辻无惨借助着血雾,施展出另一种血鬼术——瞬移。
  他不断传送在血雾中,利用骨刺鞭从各个角度偷袭鬼杀队的成员。
  令炭治郎等人陷入了苦战。
  炭治郎紧握手中的日轮刀,万分紧急之下,他不由想起了沈默的话,“不要被假象懵逼双眼,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聆听。”
  既然看不见,那就不用看。
  用心去感受,用鼻子去嗅。
  嗡!炭治郎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鼻子中的世界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五感通透之鼻中世界。
  与沈默的五感通透相似,炭治郎的鼻中世界也是通透世界的一种,他也拥有了看破世界的能力。
  鬼舞辻无惨,在那里!他有着五个脑子与七个心脏,这就是我们没能杀死他的原因。
  而想要真正杀死鬼舞辻无惨,毕竟同时斩断他的五个脑子与七个心脏。
  炭治郎以现在的剑技根本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但在鼻之世界的加持下,他的直觉告诉他,只要他用心去感受,用鼻子去嗅,那就一定能做到。
  嗡!鬼舞辻无惨的攻击再次袭来,锁定着炭治郎的眉心。
  日之呼吸·拾叁之型·循环不止
  一瞬间,炭治郎将日之呼吸的第一型至第十二型依次砍出,形成完成的循环往复不止,这便是日之呼吸的最强剑技——剑十三。
  仅仅呼吸间的功夫,鬼舞辻无惨便被炭治郎的刀击中无数次,斩成无数块,而鬼舞辻无惨的要害,也在鼻中世界的洞察下暴露无遗,成为击中的目标所在。
  噗呲!
  鬼舞辻无惨:???
  怎么可能?!这剑技···是他!数百年前,那个将自己逼入死境的男人——继国缘一。
  鬼舞辻无惨恍惚间在炭治郎的背后看到了继国缘一的身影,他的眼神是多么的令人悲哀啊!
  嗡!鬼舞辻无惨的身体在日之呼吸的灼烧下逐渐化作灰烬。
  浓厚的血雾也随之消散,所有的一切都随着鬼舞辻无惨的死而终结。
  但就在此刻,沈默轰然消失在原地,手中灾厄战斧狠狠地插入地面,将一颗隐藏在其中的心脏洞穿。
  这颗心脏正是鬼舞辻无惨将死之际留下的种子。
  沈默要做的就是真正解决掉鬼舞辻无惨的生命。
  【叮!击杀鬼王鬼舞辻无惨。任务完成。即将离开镜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