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狱城祭 > 第二十七章 好你个却邪!

  林家小院。
  “那,为什么前几天这里死了不少人啊!”二长老笑眯眯地问道,语气中,却让林大爷毛骨悚然,战栗不已。
  摆明了来者不善,估计是长辈来寻仇了,狱公子于我们一家有恩,虽然不知道他留下来的东西究竟有多珍贵,但我知道光吃了一颗药身子骨就硬朗不少,肯定价值不菲,他还给两个宝宝留了好东西,被眼前这个人发现了说不定会杀人越货。林大爷心中想的倒是明白,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吧,他们叫什么名字。”二长老直截了当地问了,他此时可谓是怒火滔天,杀他孙子的人这是要让他绝后啊!
  “额,仙师,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要不您先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聊吧。”林大爷结结巴巴的,想尽可能的岔开话题。
  “哼,老人家,你一大把年纪了,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你这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要是你出了事情,这两个孩子可就成了孤儿啦,你可要想清楚!”二长老摆明了赤裸裸地威胁,对于他来说,这些普通百姓的性命不值一提,但自己也不是嗜杀之人,小辈们的事情自己也懒得管了,时间久了倒是骄纵惯了,竟然变成了张明危这样的性子。
  林大爷有些纠结,他回头看了看屋子,两个小孩子正躲在门后,透过门缝望着这里发生的事情。“仙师,不瞒您说,是一个叫吴池的人,他看不惯自己的老大,把他的老大和伙伴全都杀了,还威胁我让我不要说出去,我现在只能告诉您了,但是不知道您是不是他的对手,一定要小心啊。”林大爷索性把责任全都推到吴池身上,反正吴池原本也是那一伙人中的一员。
  “好啊,我不是他的对手?杀我孙儿,此仇不共戴天!我要活剐了他,解我心头之恨!”二长老怒火冲天,身上的气势拔地而起直冲霄汉,下一刻便朝着青锋剑宗飞去。
  林大爷离二长老那么近,哪里承受的住这样的气势,踉跄了几下,便倒了下去。“爷爷,爷爷!”屋子里林小小和林一一哭喊着跑出来。只见林大爷脸色苍白,嘴角处溢出腥甜的血液,想要用手触摸孙子孙女的脸蛋,却没力气抬手,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这样半挣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姐姐,那个人是故意的,是他杀死了爷爷,我要找他报仇!”林一一猛地站起来,一把揩去眼泪,稚嫩的脸庞上却有着与年龄不相吻合的坚毅。“一一,我们打不过他的,我们去找大哥哥吧,找他给我们报仇!”
  …………
  剑冢山下。
  吴池正在焦急地望着山上,尽管上面的几层已经被雾气蒙住了,一颗心还是在紧张不安地跳动着。而第十一层的沐邪此时竟然跟一把剑较上劲了。
  “好你个却邪剑,居然敢叫却邪?是不是不把你沐邪大哥当回事儿啊!今天我就要收服你这把破剑!”仔细看去,沐邪口中说到的却邪剑,通体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黄色,剑长四尺,宽仅仅只有半尺,与剑冢山笨重硕大的剑完全不一致,反而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却邪,顾名思义,制作剑的主要材料是却邪木,此剑若是砍到邪恶污秽之物,有很强的压制作用,适合天性正直、光明磊落之人使用。却邪木是一种很稀有的材料,往往不会有铸剑师用却邪木制作剑,不仅仅因为其稀有,更因为却邪树只有树髓部分格外坚硬,制作难度也极大,一般情况下能长出半尺宽度的却邪树髓需要十万年以上的却邪树。细细想来,狱府大宅的大门好像就是用上等的却邪木制成的。
  却邪剑死死抵抗着沐邪的压制,身为地品高阶的宝剑,它自然也是有自己的骨气的,拼死反抗,剑灵竟然想要玉石俱焚!然而它低估了沐邪的实力,沐邪拿出的天品高阶镇魂铃是宗门内的锻造宗师所铸,其中之一的效果便是压制对方武器的器灵,并且效果显著。
  不出意外的,沐邪成功拿下却邪剑,他把剑拿在手中,不像以前那么嚣张,反而温柔地抚摸着剑身,“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对待你的。”不知沐邪的话有什么魔力,本来还是有些躁动不安的却邪剑一下子安静下来,静静地躺在沐邪的怀中,仿佛答应了沐邪一样。
  地品高阶沐邪是有些看不上的,但是却邪剑的效果却是沐邪所钟意的,光辟邪这一点就令人很艳羡,它的实战效果倒是其次了。沐邪握住剑,哈哈大笑,十一层的七把剑只剩下了六把,倒也是不虚此行了。旋即,沐邪望着头上的天空,叹了一口气。狱思源此去,不知是福还是祸啊!容不得他多想,早点下山去才好。
  那五个猩腐大漠的人已经不见踪影了,想必是被剑冢山上的剑集体灭杀了吧,沐邪并没有看见那五个人,也没有多想,直接来到山下。
  九长老于刚见到终于有人下山了,喜不自禁,看到来者是沐邪时,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当他看到沐邪手中的剑时,整个人都不镇定了,“却邪!徒儿,你居然拿到了地品高阶的却邪剑!那可是第十一层仅剩的七把剑之一啊,恭喜恭喜啊!”在青锋剑宗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若有人能够拿到剑冢山第十一层的剑,基本上这个人已经预定了下一任宗主的位置。因为能够拿到第十一层的剑,不论是天赋还是实力都已经被证明了,同辈的人无出其右,自然也就是宗门下一任宗主的最佳人选。据说,青锋剑宗的现任宗主董释长,也是拿到了第十一层的束律剑,冠压同辈人,成为了下一任宗主。
  全场哑然,看样子这个沐邪已经预定了下一任宗主的位置。九长老于刚笑得很开心,他这是有先见之明啊,捡着宝了,自己的亲传弟子竟然拿到了第十一层的却邪剑,而且却邪剑非深明大义之人不选,说明沐邪的心性品格也是极佳的,下一任宗主的位置已经没有悬念了,自己的地位也自然而然水涨船高啊。于刚正高兴着,先前心惊肉跳的感觉全然不存在了,光顾着高兴了。
  “九长老,你知不知道我孙儿去哪里了啊!”二长老的声音远远地就传来了,无形之中夹杂着一股怒火。
  “哦哟,人都在呐,省的我去找了。”然而,紧随其后的一个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