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灵狩猎游戏 > 第13章 训练模式的真正意义!

  喉管被撕裂,那名士兵倒地,捂着脖子,身体不住抽搐,眼看快要不活了。
  而袭击他的变异狼则第一时间被后方的火力击中,同样倒在了地上。
  同时,李无周身的子弹变得密集,看到他弹匣空了,大家都在主动替他掩护。
  不过李无却没有如大家所想的那般,赶紧回来补给弹药,而是停在了原地,看着那名倒地的士兵。
  他并没有在士兵的眼中看到责怪,有的只是单纯的,对于生的渴望,是那样的强烈!
  见到这个眼神,李无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救人没救到,生出的愧疚情绪竟然这般强烈!
  突兀的,一把狭长的刀出现在了李无手中。
  见到这个场景,周身的子弹似乎约好了似的,几乎同时停顿了几息。
  除了前方仍不断与变异狼**火的士兵们,后方的士兵几乎全部瞪大了双眼,傻傻地看着李无。
  这么长的刀……是特么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对不起,我会将所有的变异狼,全部杀光,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李无持刀,来到那名濒死的士兵近前,低声道。
  而那名原本眼神已经开始涣散的士兵,听到他这话后,眼神顿时冒出了神采,一字一顿,极艰难地嘶哑道:“你……保护……好……自己……兄弟……”
  李无僵立原地,默然不语。
  这句话是震撼人心的。
  听到这话,他只觉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瞬间被击中。
  “这就是……战友么?”
  他蹲下去,趁着士兵还有一些弥留的意识,轻声道:“出于某种限制,我做不了太多,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真正来到维尔罗星,铲除所有变异生物。”
  士兵闻言,眼里闪过一抹复杂,随后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好像……记起了,原来……我……早就……死了……谢……”
  最后的谢字没能说完,他已然停止了呼吸。
  李无替他合上眼睛,心中憋闷之余,对游戏又有了一层新的了解。
  临死前,他居然记起了自己早已死去,这说明他们并不是单纯的复制体,他们真的是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那些人!
  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说真的,随着一步步的加深了解,李无现在对神灵狩猎游戏真的有些敬畏了。
  也许,这游戏就是某个神灵创造的,某个对其他神灵充满敌意,或者被其他神灵孤立的神灵创造的。
  他如是作着猜测。
  当然,猜测并不影响杀怪,带着强烈的怒意,他反握着刀,将刃口朝外,直接冲入了一个变异狼群相对密集的群落!
  后方的士兵们都看傻了,眼睁睁看着李无自杀式地冲入变异狼群,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身旁疯狂输出火力,以最大限度地确保他的安全。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令他们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只见李无冲入狼群后,手中的刀宛若拥有了灵魂,跳舞似的急速舞动,在他身前不到一丈的范围内形成一道道锋利的弧线!
  这是挥刀速度极快所致!
  每个触碰到弧线的变异狼,身体都宛若豆腐似的,断爪断肢乃至断头,切口光滑无比!
  就这么一个冲锋,一进一出的来回,李无的经验条暴涨,浑身标志着获得经验的暖流不住翻涌,加之身体素质不断随之增强,他有一种极畅快的舒爽感。
  冷兵器的战斗,才是真正热血沸腾的战斗!
  当然,他能取得这样辉煌的战果,并不是如战友们所想的神灵附体,实力大增,而是敏捷型的变异狼在这种短距离的,无法有效闪避的近身遭遇战中,能发挥的战斗力极少。
  如果换成变异魔猿这种听上去就知道是力量型的怪,那么李无绝对不敢就这么冲进去,那是找死,只要有哪怕一头变异魔猿悍不畏死地抱住他,限制住他的行动能力,不出十秒,绝对是死亡出副本的下场。
  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昨夜在训练模式中,五个多小时基本不停歇的浴血搏杀,效果可谓立竿见影!
  面对各种复杂的战斗场景,李无已经有了初步的局势判断能力。
  这才是训练模式真正的意义,并不是让玩家无聊杀怪,赚取那区区10%的收益,而是让玩家在无数次生死危机面前,锻炼出极佳的临场应对能力!
  “咦?”
  一轮冲杀结束,李无稍事休息,发现符文有了新的提示信息。
  【获得1游戏点】
  这个信息提示,让他原本处于阴郁中的心情,出现了一丝光亮。
  爆游戏点了!
  昨天杀了一夜啥都没爆,今天却爆出了游戏点,看来,训练模式真的阉割了很多功能。
  只是,这游戏点爆得要不要再少一点,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少说也杀了近百头变异狼了吧?
  竟然只爆了1游戏点!
  也许……游戏点比想象中要值钱?
  李无如是作着猜测。
  是了,完成这次的任务也不过才奖励50游戏点而已。
  他点开背包,看了看自己目前的总身家——1001游戏点。
  后面那个1,怎么看怎么刺眼……
  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也许,新人副本奖励的1000游戏点,真的是个大奖!
  可惜还是没爆东西,看来这游戏的物品爆率极低!
  休息了片刻,见有战友满脸崇拜地往自己这边走来,李无当即握紧刀把,再次往前方走去。
  说实话,在能够完全自如地面对这些NPC死亡之前,他真的不想与他们有什么牵扯。
  牵扯越深,他们死的时候,自己就越难受。
  尤其是这种极易建立起深厚友谊的战友关系,跟他们过多接触简直与自找罪受无异……
  于是,李无再次开始了他的战场个人表演。
  走到哪里,子弹雨便降临在哪里,在战友们的协助下,变异狼一头接着一头的倒下,有的没了半截身子,有的没了半截头颅。
  有一头甚至没了四肢,没有死,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趟在地上干嚎,獠牙对准李无所在的方向,不断地咬合,似乎这样能缓解它内心的悲愤。
  而身后的士兵们也是恶趣味,或者说恨极了它,子弹好似长了眼睛似的,偏偏不射在它身上,任凭它在那干嚎,短时间内却死不掉,承受着极大的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