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他与时光皆绝色 > 第105章 顾怀杨手术

  “那……”
  “放心,我请来的都是最厉害的医生,一定可以救你爸爸的。”沈言秋知道她的顾虑,在她还未说完话时,就直接安慰道。
  “恩。”顾予恩点点头,低下头默默吃着饭。
  话虽然如此,就算是顶级医生过来,顾予恩心中还是会担心,会害怕,这很正常,不,再正常不过了。
  后天很快就来了。
  医院。
  顾予恩在顾怀杨病床前待了一会,说了很多话,然后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顾予恩便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而今天,沈言秋也没有去公司,也在医院陪着她。
  半个小时过去了,顾予恩由开始的坐着,到现在靠着墙站着,神情忧虑而又担心。
  沈言秋起身走到她跟前,安抚道:“相信医生吧,一定会好的。”
  “嗯,我知道。”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顾予恩开始焦躁起来,显然,沈言秋的安慰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无奈,沈言秋只好强制带她出去吃个饭。
  “可……”顾予恩还一直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犹豫道。
  “手术会进行很长时间的,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而且,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你不吃饭,有人会心疼的。”沈言秋劝道。
  顾予恩第一个就想到了顾怀杨,对,不吃饭爸爸会心疼的,她不能让爸爸担心,要好好照顾自己。
  所以,她就和沈言秋出了医院。
  两人来到了一家中餐厅。
  叫了四个菜一个汤,很是丰盛?但顾予恩却没有食欲,她拿起筷子就是在那数米粒,根本就不想吃。
  沈言秋懂她的感受,但也不忍她不照顾自己,折腾自己。
  “你如果不好好吃饭,不照顾自己,手术结束,我不会让你见他的,我说到做到,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说谎的。”沈言秋冷冷威胁道。
  顾予恩瞳孔一缩,显然被吓到了,她说:“我吃,我一定照顾自己。”
  说完,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沈言秋见她那样,蹙紧的眉头也稍稍平展了不少,也吃了起来。
  两人再次返回医院已经是半个小时了。
  顾予恩还在坐在长椅上,沈言秋在旁边陪着她,两人都沉默着。
  直到沈言秋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种沉默。
  他起身走到较远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顾予恩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视线放到手术室的门上,全神贯注的盯着。
  沈言秋再次返回到长椅上时,顾予恩想了想,他公司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可是今天却在陪她,她心里很过意不去。
  于是,顾予恩说:“你公司应该很忙吧,你还是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沈言秋一口回绝了:“无妨,你的事比较重要。”
  “可是……”
  “什么都比不上你重要,这种关键时刻,我必须得在这里。”沈言秋语气很坚定。
  顾予恩知道他想法很坚决,别人根本无法左右,所以只好随他了,不过,她还是低声说了声“谢谢”。
  三个小时后,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出来了。
  顾予恩反应很快,直接就冲了上去,拉着医生的衣服急忙问道:“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带着微笑,说:“手术很成功。”
  顾予恩一怔,然后笑了起来,还激动得不停向医生道谢。
  医生点点头,抬眸看向沈言秋,眼神示意了一下。
  “那我能去看他吗?”顾予恩紧张的问道。
  “24小时之后吧,开颅毕竟是大手术,毕竟要经过24小时观察后才能保证。”医生道。
  “好,好,我不进去,就站在门口看看。”
  “恩。”
  接着,顾怀杨被推进了观察室,而顾予恩也就真的站在玻璃门外面看着。
  而另外一边,沈言秋则跟着医生来到了办公室。
  “楚秋,结果到底怎么样?”沈言秋一进门就直接问道,还叫出了医生的名字。
  没错,楚秋就是他从国外请来的医生,也是很有名的脑科医生,曾经获得过很多大奖,在他手底下就没有失败的手术,也堪称医学界的传奇人物,而且此人谦和儒雅,温文如玉,被他的病人们疯狂追求,也堪称一绝。
  楚秋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拉着椅子坐了下来,还对沈言秋说:“坐下说。”
  沈言秋问:“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楚秋笑了笑。
  “直觉。”沈言秋冷冷甩出两个字。
  楚秋一愣,然后大笑了出来,说:“不愧是你啊,也只有你能说的出来,别说你的直觉还真准。”
  接着,楚秋神情很复杂,脸也严肃了起来,说:“病人车祸后没有及时得到诊断和救治,拖的时间太长了,再加上他本身年纪也大了,还有高血压,所以,手术确实成功了,但不能完全算成功。”
  “怎么说?”
  “这么说吧,头……”楚秋指了指自己的头,说:“这里,是人体最复杂的地方了,医学界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弄清楚它里面的一些东西,里面神经复杂,人体最高最复杂的神经全在里面,血环也比较密集,比较脆弱,一个不下心都可能会致命。”
  他又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说道:“虽然我清除了里面的淤堵和血块,但在中途他血压忽然升高,已经出现梗,尽管我尽量疏通,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等人醒过来才能判断。”
  沈言秋沉着脸,没在继续问下去,但心里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还是要看顾怀杨自己的意志。
  “如果他能很快清醒过来,那么说明成功,如果不能,也就只能等了,当然了,我会密切关注他的病情,毕竟,这是我回国的第一个病人,我很重视的。”楚秋想了想,说。
  沈言秋在离开楚秋办公室时,楚秋忽然说道:“忘了,恭喜你一声,新婚快乐!”
  沈言秋没有说话就那么走了。
  楚秋无奈摇了摇头,说:“还是这么冷,真无趣。”
  不过,又冷又无趣的人都结婚了,他是不是也该找个了呢?
  沈言秋来到观察室门口,就看到顾予恩傻傻的看着观察室里面,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上挂着兴奋和激动的表情。
  想到楚秋刚才那些话,沈言秋认真考虑了一下,他不想摧毁她此时的这种幸福感,能蛮就蛮吧,说不定,根本不像是楚秋说的那样
  医生是根据理论和现象来推测的,但,人本身就是种很神奇的物种,很多时候,很多病都不能用理论来判断的,因为还有一种叫做奇迹的东西,还有一种叫做羁绊和感情的东西,这些他们都无法解释的。
  他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