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六章 祖安人的下场

  局势发展到现在,不论是苏止还是对方,都是完全的一脸懵逼。
  现在他们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只有性格和特质”会影响战局。
  岳不群和计无施的阴,田伯光的女性特攻,是如今苏止一方能够成功占据优势的关键点。
  “可是,仙剑世界便没有带有特殊特质的英雄吗?”
  苏止对这一点十分好奇。
  田伯光的“女性特攻”如今在计无施的安排下,对敌方造成了几乎是最大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仙剑世界的阵容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拥有类似特质?
  “英雄的特质其实就是被动。”小精灵抖抖翅膀,解释到,“比如剑圣的无双剑心,林月如的剑、指交替,本便都是他们的特质。”
  他们并不是没有特质,只是苏止没有将这些当做特质。
  “而且游戏是很平衡的,”小精灵继续补充,“召唤师大人您只看到了田伯光的节奏带动能力,却忘了他本身的劣势。”
  苏止猛地一惊。
  再次翻看了一遍田伯光的技能之后,他恍然大悟。
  “群攻薄弱,没有保命能力。”
  田伯光作为一个输出点,不仅没有群攻的技能,甚至没有保命的能力。
  他是个依靠普攻输出的纯ad英雄,但相比LOL之中的剑圣,他不仅没有用来加速的大招、没有闪避攻击的阿尔法突袭、还没有苟命神技冥想。
  一旦开启团战,他比对面的酒剑仙还要难受。
  酒剑仙,至少还有滑步保命和大招群控。
  田伯光却无论占多大优势,都只能靠着大招拼死换一个人,然后跟着对方一起归西。
  他不是一个能够打后期的英雄,所有的一切优势,都是建立在被动的移速和女性特攻之上。
  本来确实是这样……
  然而,苏止选了一群老阴比。
  这群家伙完全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最典型的安排就是,田伯光在下路小团战之后一个人头都没抢,把林月如的经济全都送给了岳不群。
  如今的岳不群简直就是一只战场boss,即使是对方经济最占优势的剑圣,见了也得躲着走。
  而更加巧合的——对方把林月如放在了上路。
  上路左冷禅原本是苏止一方最薄弱的点,林月如确实可能在他手下获得一时的喘息之机。
  如果中路一塔没掉的话……
  但现在中路一塔掉了。
  田伯光是无法再肆无忌惮地骚扰三个妹子,但现在,岳不群可以了。
  于是……林月如又成了左冷禅的提款机。
  虽然并没有成功把左冷禅养成岳不群那样的boss,却也让他强行持平了和剑圣之间的经济差距。
  可以说,对面换线或许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确确实实地是选了一个最差的换线时机。
  “……”苏止沉默了半晌,“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羊毛可着一只薅,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可又能怎么办,这毕竟事关寿命值。
  何况,只要他能赢过这一把,就可以获得对方《仙剑》世界人物修行的功法和所有修为。
  那可是独孤剑圣的修为!
  “良心值几个钱,何况还是跟虚拟人物谈良心。”苏止果断将所谓的羞耻心抛之脑后。
  拜托,现世可是灵气复苏诶。
  当然还是修为更加重要。
  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上路经济双方拉平、中野一如既往地呈现压制。
  只有下路,由于圣姑和彩依的双重诈尸,同时在酒剑仙和田伯光对杠一般的频繁骚扰下,如今反倒有些颓势。
  但至少因为计无施的被动和“极目”技能,倒是并没有将对方喂成boss。
  而终于,对方也忍耐不住了。
  在剑圣终于将中路二塔磨下半血之后,对方五人开始聚集。
  想要一波上了苏止的中路高地。
  以如今岳不群和田伯光的装备优势,如果他们不团,就是被疯狂抓单。
  所以他们一切的翻盘可能,也都在于团战的胜负!
  何况对方的技能,无比适合团战发挥。
  然后,苏止竟然在半空看到了一句中文:“对面那脏比,有胆的就跟我来中路一波团!”
  ……
  “这游戏,还能发公频聊天的?”
  小精灵点点头,“游戏参考了你们人类的网游设定,觉得适当有些交流可能会更好。”
  比如能从语气中推测对方的战术和心理状态。
  苏止摸了摸下巴。
  “就像现在,我看出了他的狗急跳墙和无可奈何。”
  “所以只要不搭理他,稳扎稳打,就必赢无疑。”
  心态炸了,比对线崩了还惨。
  尤其是本身阵容里就没几个玩战术的,指挥官的心态还崩了的时候。
  “那我是稳点,还是嚣张一点?”
  苏止思考着。
  稳点就当他说话是放屁,嚣张点就干脆正面把对方彻底击溃。
  按理说他选出这老阴比阵容,就该干脆把对方屏蔽,然后一路蒙眼推到对方家里把水晶怼爆。
  可正当苏止要做出这种选择之时,公频再次出现字迹。
  口吐芬芳,言辞污秽。
  从母亲画圆,辐射祖宗十八代。
  在区区十几秒之内,骂了整整十七句,甚至连一个脏词都不带重复的。
  “呵呵呵……”苏止冷笑了半晌,“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祖安人。”
  他最讨厌别人骂他的家人。
  玩游戏的时候遇见这种家伙,他就算拼着这把游戏输掉,也绝对要把对方的游戏体验彻底带崩。
  比暴躁,他苏止还真没怕过谁!
  不过,这次毕竟是事关寿命值和修为,必须慎重一些。
  “计无施、岳不群,以现在的情况,你们有把握正面击溃对方吗?”他迅速转头看向战场,直接问到。
  己方阵营的两个军师型人物果断点头。
  对方的技能适合团战,计无施和左冷禅的大招也不是吃素的。
  何况,本来苏止一方便占据优势,否则也不可能逼得对面狗急跳墙。
  “那好,现在就正面把他们给我全灭了。”
  苏止煞气腾腾。
  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忍也就忍了。
  但既然如今已经是优势,他何必给对方留任何面子。
  而且——
  “你再骂,今天过去以后也得少活五年。”
  在公频打出了这么一段话,然后反手把对方给屏蔽了。
  他能想象到对方看见这句话时的表情。
  一定很让人偷税。
  这就是祖安人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