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二十二章 托着骨灰盒的人

  “你今天找我,有事?”
  苏止对萧越的表情由衷的感到莫名其妙。
  他感觉对方好像突然就成了一只灌了醋的气球,全身都散发着极酸的味道和涨气的感觉。
  明明是受伤来着,为什么看上去跟膨胀了一样……
  萧越此时却终于回过神来,迅速调整了状态。
  然后将手指指向身旁。
  “这位是我们阿力的最高寻访人羽星如,同时也是我这些人之中,最天才的存在之一。”他指着身旁的青年说到,“他听说了您的事,特地连夜坐飞机来,想要和您做个朋友。”
  只是明明应该是比较自信的话,却让他说了个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苏止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明显是很不明白对方的这种语气。
  不过,萧越应该说的是事实。
  苏止刚刚注意到他身旁的那个青年,竟然是四品中阶的修为。
  灵气复苏不久,能在此时达到四品绝非只是一句天才可以形容。
  这是阿力集团拼着放高级修士,也想要交好他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止倒也不好端着架子,友好地朝对方点了点头。
  只是——
  “这位兄弟为什么举着个盒子?”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羽星如这个人,可以很典型地被称之为帅。
  帅到除了这一点没什么其他特点的那种。
  而唯一让苏止印象深刻的就是,对方左手一直在举着一只黑盒子。
  你说他是不尊重吧……对方的表情虽然怪了一些,却完全没有敌意。
  可你要说这是礼物吧……你见过哪家礼物盒子这么朴素的。
  萧越闻言,吞了两下口水。
  似乎有难言之隐。
  “还是我自己来吧。”羽星如叹了口气,接过话头,“其实萧兄弟不好说太明,主要是因为这里面——”
  “其实装着的是我爸的骨灰。”
  ……
  苏止脸都黑了。
  还觉得对方没敌意,没想到判断出错。
  找人交朋友带着骨灰,你是哪个品种的小天才?
  他的手指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淡淡的剑气于指尖萦绕。
  “苏老弟等等,你别误会。”羽星如看着苏止指尖的剑气莫名的闪现出惊悚之感,连忙解释到,“我虽然确实想和你过两招,但这个真不是我不尊重你。”
  “我觉醒的时候,是和我爸一起的。”他的语速在逐渐加快,生怕苏止一个冲动就不让他说下去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们两个的传承出现了莫名纠缠,如果在哪买继续下去,我们可能会同时走火入魔。”
  苏止的剑气突然收了下去。
  “难道……”
  他心里猛地一突,想到一个很极端但很有效的办法。
  羽星如苦笑了一声,点点头。
  “没错,他当时根本没给我反应时间,直接做出了那种选择……”
  什么选择?
  两个人的传承相互纠缠,那只要其中一个消失不就好了?
  能够最快让传承消失的方法,莫过于死!
  “对不住。”
  苏止果断道歉。
  羽星如摆了摆手,“没关系的,毕竟我来拜访你还带着骨灰盒,确实是有些不尊重。”
  “我只是希望能通过看着它来激励修行,好达到沟通天人的地步。”
  既然灵气已经复苏,那么魂魄应该也是存在的。
  若是能够达到传说中的境界,依靠手里骨灰的定位,说不定他就能将父亲的魂魄寻回。
  这是羽星如发奋修行的最终原因。
  听完这些话,苏止对羽星如的好感直线上升。
  一个每天托着骨灰的人虽然诡异了点,但总比拿着“火之高兴”的人让人放心。
  “而且,我应该为父母考虑考虑了。”苏止皱起眉头。
  羽星如的经历,提醒了苏止这件事的紧迫。
  如果不想让亲人死,就要找出一种普适修行法。
  以他现在的五品修为,应该是可以从之前的《一剑诀》之中,提炼出一种大概的普适功法。
  只是,还需要试验。
  “看来我或许得去找一下檀灵越。”
  虽然那是个疯子,但研究有时候需要的偏偏就是疯子。
  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两位先进来坐吧。”苏止让出门口,将萧越和羽星如带进了宿舍。
  然后随手将小狐狸丢了出去,“自己玩去。”
  小狐狸朝着他眨眨眼,一溜烟跑了出去。
  萧越和羽星如不禁侧目。
  三品修为的妖宠本便已经很过分了,灵智还这么高,简直是求之不得的好东西!
  苏止撇撇嘴。
  这又算点什么,我家狐狸等五品以后还能变成狐狸娘呢。
  “所以呢,你们今天来就是和我交个朋友?”苏止开门见山,“那你们也太无聊了。”
  虽然对羽星如好感度提升了一些,但不得不说他们两个毕竟是阿力的寻访人,真信了他们交朋友的话苏止就是傻子。
  萧越和羽星如对视一眼。
  “其实本身上面的想法是让我尽力把你拉进阿力。”羽星如很干脆地抖出了自己的任务,“说是实在不行就用实力压制,让你知道我们的财力到底有多雄厚。”
  萧越脸都黑了。
  哥哥,你说实话就说实话,别把黑料都抖出来行么?
  “不过我现在就只是想跟你交朋友。”羽星如很真诚地说到,“你不加入阿力腾寻完全没有关系,我的修行资源甚至可以分一半给你。”
  “我如今拥有阿力普通寻访人五倍的资源,应该够你拿来消耗。”
  苏止比他强,他打不过。
  羽星如绝对确定这个感觉的真实性。
  而既然如此,那苏止就很可能比他更快到天人境界。
  那么如果两人是朋友,到时候他就能求苏止帮忙把父亲的魂魄唤回了。
  苏止抿抿嘴。
  这小子也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这话怎么听着跟相亲似的。
  上来告诉女方自己有房有车,然后户口本可以写你名字……
  “咳咳,”苏止摇摇头,驱散了这个诡异的想法,“也好,朋友多了不是件坏事。”
  最主要的还是那些资源吸引他。
  自己不用,父母踏入修行之后也会用的。
  他现在修为是高,但那是真的穷啊。
  “太好了。”羽星如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其实还有一件事。”
  “苏老弟,你看现在方便跟我切磋一番吗?”
  “最好能把我打的一天下不了床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