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五章 林月如哭了

  中路虽然拿到了一血,但也正因此被酒剑仙过度关照了。
  在这种情况下,岳不群虽然百般设计,但总是被林月如险险避过。
  然而以目前苏止的视角看来,岳不群却依旧毫不急躁。
  补兵、换血,普普通通,但稳扎稳打。
  “老岳不愧是诸天引路人,果然有点水平。”苏止不由称赞。
  不愧是《笑傲江湖》中最为阴险狡诈的存在。
  反观左冷禅的上路,却有些过分激进了。
  不过好在有他的冻结被动存在,因此即使是酒剑仙赶去,也至少能够仓皇撤退,不至于频繁送出人头。
  为什么加个频繁——因为他是送了个人头以后,才终于学乖的。
  而田伯光却一直窝在了野区,让苏止完全摸不着头脑。
  他倒是没有进行场外指挥。
  之前计无施好像跟田伯光说了什么,苏止宁愿相信这是他们的计策。
  说真的,苏止原本的英雄联盟段位最高也不过黄金。
  与其相信自己那完全不靠谱的全局把握,还不如去相信他尽力选出来的这群阴险货色。
  战势不疾不徐,两方各自有来有回。
  苏止其实还算满意,对方毕竟是高等世界,打成这样已经算是他这边的战术妥帖无比了。
  唯一有些差别的就是田伯光和酒剑仙。
  酒剑仙因为疯狂抓单,目前经验上比田伯光落后一些。可是因为苏止一方过度谨慎,却也没有能够因为人头拉开经济差。
  而田伯光靠着万里独行的被动,在野区疯狂流窜,把对方没来得及处理的野怪请了个干净。
  于是,现在他的等级和中上两路一样,到了六级。
  大招已开!
  就在这个时间段,下路的计无施和黄钟公双双残血空蓝,圣姑和彩依一样空蓝,却是满血。
  对方兵线已经进塔,对方两人似乎要强上。
  然后她们真的就上了。
  因为,酒剑仙也从一旁杀进了塔。
  计无施和黄钟公,必死无疑。
  巧的是,田伯光也来了!
  此刻,在下路六人小团战之中,除了田伯光全都是五级。
  只有他一个有了大招。
  计无施反手一个回蓝糊上了黄钟公,自己被酒剑仙一刀砍死在塔下。
  而黄钟公直接开启操琴,想要燃烧圣姑和彩依最后的一丝蓝量。
  随后也被圣姑结果在了塔下。
  可所有人都明白着一件事——刚刚酒剑仙在抗塔,而且田伯光也一直在疯狂挥刀。
  于是在黄钟公死后,酒剑仙直接毙命。
  圣姑终于在这一刻回复了少量蓝条,攻击田伯光后便催动了眠蛊。
  可就在这一刻,田伯光对着彩依开启了大招。
  大招霸体,女性特攻!
  直接免疫掉了圣姑的眠蛊。
  酒剑仙死后,彩依抗了两下塔,本来便非满血。
  如今对于田伯光来说简直是头肥羊。
  而且她还没蓝!
  圣姑的蛊是cd长蓝耗少,可彩依的技能蓝耗比cd还过分。
  没有六级的她直接被田伯光按死在了塔下。
  圣姑在撤走。
  她也在彩依的死亡之中获得了这个机会。
  可惜,田伯光之前没有用技能!
  他之前是一路跑来酒剑仙的身边,然后一刀刀砍。
  不仅仅是突进,甚至连减速技能都没有使用。
  此时,他终于用上了。
  兵线已到,他借着兵线作跳板,两次突进来到了圣姑身旁。
  三刀减速加狂风刀劈砍。
  最终在女性特攻之下,成功收掉最后一个人头。
  “蓝方田伯光,斩获三杀!”
  浑厚的声音在战场之中响起,宣示着这波小型团战的最终终结。
  “呼……”苏止长出了一口气。
  他敢确认,刚刚绝对是计无施原本就和田伯光商议好的。
  否则之前田伯光不可能直接住在野区。
  不过刚刚这波,实在是太过于兵行险着了。
  按理说这应该算是最基础的诱导行动,可跟他的五年寿命搭边后,苏止便总觉得紧张不已。
  “不过还好,二换三,不亏。”
  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对方的人头均分给了酒剑仙和圣姑。
  长远来看这自然是好事,但对于目前这种情况,明显是获得三个人头的田伯光更加凶残。
  因为他的被动是——女性特攻!
  只要田伯光用好这三个人头和他的被动,那对面中下路会直接崩溃。
  到时候上路有左冷禅拖稳,中下全崩。
  酒剑仙就是有再大的力气怕也完全使不出来。
  果然,在计无施的安排之下,田伯光果断开始疯狂关照中下两路。
  这两路可是总共有三个妹子呢。
  而且,似乎是因为相对起来更喜欢林月如,田伯光基本是攒好大招就去中路晃上一波。
  然后见面直接开大。
  大招的双倍女性特攻、加三件成装、加岳不群。
  林月如基本是见面就死。
  反倒是去下路的时候就和逛街一样,吓一吓就跑,拿到人头算赚、不拿也不亏。毕竟圣姑和彩依都有诈尸的技能,想要击杀确实难了些。
  到最后,林月如的斩杀奖励已经惨不忍睹了。
  计无施发现了这种情况。
  于是,他这个一直没有拿人头的纯辅助,跑过去送了一波。
  然后田伯光又开始疯狂光顾中路了。
  ……
  “我是不是有点太恶人了。”苏止看着这一幕简直不忍卒读。
  太惨了,林月如实在是太惨了。
  被当成提款机还不算,还要被当成猪养来杀。
  终于,在第五次被围攻斩杀之后,林月如上线就开始哭了起来。
  她委屈。
  苏止不由得捂住了脸。
  仙剑奇侠传整个剧情里,林月如哭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没想到在这里还多加了一次。
  只不过事关寿元,虽然明显对方召唤师也有些不忍,最终却也终于没有让林月如痛快地哭上一场。
  倒是让剑圣和她换了个线。
  林月如的技能可以延长攻击距离,如果注意些,对付左冷禅应该不会出现被单杀的情况。
  如今她0-6的战绩虽然也实在是惨淡,却并非不可逆转。
  另外,上路和下路战线过长,田伯光行事便不可能再那么肆意。即使保不住林月如,起码能让圣姑和彩依安心发育。
  苏止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但他毫无办法。
  不过目前看来,己方的优势不仅在尽力保持着,甚至在逐渐扩大。
  中路由于林月如的原因,即使剑圣再怎么努力也没能守住一塔,直接导致岳不群从对线状态解脱出来,成功游走。
  而苏止一方的三路一塔之中,除去上路半血,其他血线甚至在七成以上!
  虽然人头比没有拉开太大,但已经是绝对的优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