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三十九章 研究成功

  拥有【天生绝世】特质的苏止,在半天之内便吸收了檀灵越的所有研究手法和分析手段,然后开始了对小狐狸的研究。
  在持续一天的研究之后,现在苏止已经趴在了床上。
  像条咸鱼。
  他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小狐狸的身体,比他还强!
  所谓的妖修功法根本不需要,这小家伙甚至每次呼吸都是在聚集灵力,比苏止修行的速度快得多。
  “而且,并没有在小狐狸身上发现游戏的痕迹。”
  这是苏止最在意的事情。
  他学习檀灵越的研究能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探查自身后游戏的连接方式。
  就算如今游戏只是在赋予他好处,也不能确定是否有害。
  他胆子很小,就算有一点可能,也想要尽力排除。
  可惜,如今经由游戏出现在现实的小狐狸身上,一点异世痕迹都没有。
  虽然早就猜到可能是这样,也有点失落。
  毕竟如果小狐狸身上有游戏的印记,他就可以不用研究自己,直接从这个印记上回溯游戏,来探查它的最终的存在方式。
  “没办法,看来只能研究自己了。”苏止按了按太阳穴,“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估计没几个人做吧。”
  而且研究自己的效果,绝对不会太理想。
  医者不自医,就是因为在判断自己状态时,很容易因为感情因素产生误判。
  “不知道‘归零’那边研究地怎么样。”苏止拿过大胡子的电脑。
  他已经改过IP换过语气,可对方还是没有回信。
  “苏止,在吗?”敲门声响起。
  苏止从床上爬了起来,“谁这么晚还来打扰别人睡觉啊。”
  没人帮忙开门。
  自从他觉醒以后,王大北这小子就开始天天躲着他走,甚至还经常出现夜不归宿的情况。
  现在宿舍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晃荡。
  “谁?门没锁。”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喊到。
  小狐狸果断窜到门前,钻进了刚进来的花小绛怀里。
  同来的还有羽星如和檀灵越。
  “你们三个一起来是干嘛,想跟我半个留宿派对?”苏止眨了眨眼,“连个吃的也不带过分了吧。”
  “我带了!”花小绛耳朵一竖,瞬间从背后掏出三袋薯片塞给了苏止和羽星如,“咱们三个一人一袋,刚刚好。”
  ……
  出来串门带零食,你很得意吼。
  “所以呢,到底什么事?”苏止才不信这三个家伙真是来过夜的,你见过过夜带研究机器的吗?
  没错,说的就是檀灵越。
  这家伙就不是个人,那是个机器。
  在看了对方的研究报告之后,苏止无比确信这一点。
  羽星如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吧,主要是‘归零’在国内被一锅端的消息泄露了。”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好像并不知道我们两家参与的事情,以为你才是罪魁祸首。”他挠了挠头,“所以现在国外的‘归零’组织,重金雇了一位五品大修士,要来将你斩杀夺回资料。”
  “来嘛。”苏止耸耸肩,“可惜了,为什么是雇的。”
  如果是“归零”系统内的五品,他说不准能从对方的口中拷问出有关游戏的什么情报来。
  “所以你们来干嘛?”
  羽星如尴尬地笑了笑,指着花小绛说道:“上面觉得就你一个不放心,于是硬生生拿资源把我和这家伙灌到了四品巅峰。”
  “说是,起码能给你挡两剑。”
  一个国家之中,五品修士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即使苏止不加入两家企业,只要是华夏人的五品,那就要保护。
  就算大概保护不了,也得尽力保护。
  “噫……”苏止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
  他准备明天回家,带这两个家伙可要麻烦了。
  不说多掏两张票钱,就说花小绛这平时没什么存在感,关键时候跳脱地丫批的小丫头。
  就不让人放心。
  “放心,这次我肯定听话!”花小绛举手表决心,“为了防止乱跑,我带了十斤棉花糖,不吃完是不可能胡闹的。”
  苏止扶额。
  很好,你可以的。
  “不好意思,回家不方便,不能带上你们。”他果断谢绝。
  羽星如叹了口气,“可是我们带着足够修行到四品的物资来着……”
  ……
  “嗯,嘛,这也是可以商量的。”苏止果断改口风。
  为了避免尴尬,直接转向檀灵越,“那你来又是做什么?”
  “那东西,研究成功了。”檀灵越板着的一张脸,也终于浮现出少有的兴奋之色,“明天会直接上新闻,到时候你和我的名字会传遍华夏。”
  说着他递出了手中印好的文件。
  “这里,是我结合了你父母身体情况作出的改良版。”檀灵越虽然研究起来一丝不苟,但果断做着舔狗该做的事情,“因为契合身体状况,因此效果没有打出什么折扣,比普适版好上两倍不止。”
  苏止终于喜上眉梢,接过仔细翻阅了两遍。
  给老爹的功法脱胎于《蜀山御剑诀》,经过弱化之后虽然祛除了四品之下的御剑法门,却稳定了灵力获取状态,强大而安全;给老妈的功法脱胎于《蜀山五脉气轮法》,有助于补足女性本身的不足,甚至能够让她身体恢复生育之前的状态。
  “太好了!”苏止狠狠挥了挥手,“老檀呐,谢了。”
  檀灵越闻言顿时后退一步,一躬到底,“我的荣耀是你给的,该做的我自然会做。”
  “接下来还有有利于你的研究,我先回了。”
  说着,他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苏止嘴角扯了扯。
  就这小子,玄幻世界里脾气差点的主子能杀他几十遍。
  而在另一边,羽星如和花小绛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的对话。
  檀灵越离开之后,花小绛果断抱着小狐狸凑到苏止面前,“苏大哥,你是怎么把他整到这么服帖的?下药了?”
  苏止一拳头压在她的脑袋上。
  “会不会说话,哪有这种药你倒是给我买去啊!”
  花小绛思考了一番,“给我一个月的话,应该能试着炼出一种来。”
  “现在也有,不过对三品修士效果不怎么强。”
  ……
  苏止愕然转头。
  “这家伙,难道还是个炼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