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十九章 给你个机会

  赌徒心理,简单来说就是赢了还想赢,输了就想翻盘。
  因为这种心理,只要开赌就绝对停不下来。
  苏止忍住了。
  他没有因为第一滴血而膨胀到改变自己“稳”的总战略。
  毕竟,第一滴血能带来的优势其实并不算大,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被对方扳平。
  只是,他能忍住诱惑,对方忍不住。
  就像说的,输了,就想翻盘。
  之前两波上下路的小团战,导致双方几乎是同时丢了一座一塔。
  苏止这边却多一个人头。
  这让对方很不忿。
  然后一如苏止所料,对方的战略开始乱套了。
  召唤师的错估,导致对方的英雄频繁换路抓单,但因为苏止这边的过分“怂”一再失利。
  这让对面基本彻底失去了节奏。
  在一场竞技比赛之中,失去了自己的节奏,就等同于经济、经验落后。
  原本只是一个人头的差距,就这么被对方祸害成了数千经济差。
  而直到现在,人头比也依旧还是1-0!
  苏止解除了屏蔽。
  但从刚刚开始,对方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看来是被打击的不轻。
  他现在就算是再想要去找回节奏,都很难。
  就因为之前的拉扯,如今苏止一方上下路的一塔都已经被拔掉。就连中路塔也岌岌可危,基本只是两次平砍就能将之攻陷。
  但对方不仅缺了三路一塔,还缺了上路二塔。
  现在已经完全不是经济差的问题了,是一种心态上的碾压。
  不仅仅是对于对方召唤师,对于对方所有的角色,都是一种压迫。
  苏止太稳了,稳到让失去节奏的他们毫无胜算。
  即使是最稳重的拜月、最老谋深算的成昆,也只是堪堪守着自己的线苟延残喘。
  甚至都没兴趣去游走。
  他们两个,其实并没有落后到不能打的地步。
  甚至于,可以算是依旧足够强大。
  可问题就出在,自家召唤师已经不信任他们了。
  这比什么都严重。
  要知道,他们一个是南诏国万人之上的拜月教主,一个是密谋十几年覆灭明教的超强阴谋家。
  对于他们来说,若非游戏的强制安排,就单纯是去服从一个普通人的安排都已经是绝难的事情。
  更难的是,那个人在做出错误判断后,竟然还对他们生出了怀疑。
  怀疑他们的能力!
  这种人活该输,他凭什么赢?
  赢了才是没天理的事情。
  甚至拜月都已经悠闲到开始跟向问天聊天了。
  他感觉向问天这个豪放的性子很对胃口,反正也不是一个世界,随便说点话也无所谓。
  甚至开始探讨人性。
  ……
  看着这一幕,苏止终于开始了彻底的沉默。
  他开始默默在公频上敲字:
  “对面的兄弟,劝你一句话。”
  “打完这把还是回家养老的好,这游戏不适合你。”
  不是他要嘲讽对面。
  实在是,这种能让自家人离心的操作,实在是太神奇了。
  与其每天丢5年寿命,还不如干脆回家养老。
  对面没有回复。
  苏止无奈地耸了耸肩。
  “给你个机会。”他公频扣字,“中路一波团,赢了就能扳平。”
  他发善心了?
  怎么可能,你会对一个祖安人出现“良心发现”这种感情吗?
  只不过他确实有个要求。
  “不过,如果你想要这个机会,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接下来你的比赛,不要上剑圣和拜月。”
  这是他的目的。
  苏止确定自己这把绝对能赢。
  而赢了以后又大概率会选择获取拜月的修为。
  可就像之前说的,如果对面这家伙再输给了其他人,那么剑圣和拜月的修为甚至会出现在别人身上。
  这让苏止很膈应。
  如果可以,他确实希望对面能答应他这个要求。
  许久,公频上出现一个字:“好”。
  即使是对面也明确知道一件事——现在的局势,如果苏止不同意的话,他就算想像上一把那样强开团战都不可能。
  苏止只需要安排三个人在塔下拖住他们,然后强拆掉高地就行。
  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虽然岳不群成了boss,但至少他们这边被废掉的也其实就只有林月如一个。
  但这一场,虽然己方谁都没有废掉。
  却不管是经济还是心理,都落后了太多。
  如果想要试着靠团战拉平,就只能靠苏止的施舍。
  也就只能同意。
  赌徒心理,就算已经不抱希望,也还是想要赌上那么一把。
  万一呢?
  于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出现了。
  双方各五人,列阵在苏止中路二塔前。
  敌方几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反正听召唤师的就对了。
  输了是扣召唤师的寿命,又不是他们的。
  他们只要守规矩,就完全不会遭受游戏的各种惩戒。
  花满楼开始试探性放技能,偶然划中了彩依。
  被迫进战,彩依只能趁着1秒的被动还没有消散时冲进了人群。
  同样熟悉的二技能开团。
  范围内有三人——陆小凤、向问天、司空摘星。
  陆小凤直接大招霸体,随后冲进了敌方人群。
  向问天使用一技能冲向了拜月,躲过彩依的拉扯后,反手给了圣姑一个“吸星入地小法”。
  司空摘星没有反抗,在被拉到彩依身旁之后却突然转身标记圣姑,带着加速就撞了过去。
  岳不群切入。
  将大招甩给圣姑以后,转而冲向了成昆。
  他已经不是上一把的boss了,想秒人基本不可能,放个复制技能的大招补两刀就好。
  而直接被三人针对的圣姑,果断没有逃过一秒空血的待遇。
  陆小凤站准了位置,一发击晕成功同时命中圣姑和彩依两人。
  眼见两人连大招都开不出来就要死,原本在帮助成昆应对岳不群的张无忌果断开启嘲讽。
  向问天眼疾手快,被嘲讽到的第一瞬间便使用了二技能的解控,随后用一技能直接冲向了彩依,跳出嘲讽圈。
  并在第一时间朝对方开出大招,强行打断了一技能返回原位的过程。
  而圣姑则终于开出了自己的续命大招。
  虽然这就代表她没办法再靠彩依续上第二波,但彩依目前的状态不容乐观,根本不可能从容开大将她护下来。
  花满楼也放弃了圣姑,将目标转向彩依。
  但其他三人却并没有成功从张无忌的嘲讽之中脱身。
  或者说,他们不觉得需要把技能用在这里。
  在这一刻,成昆开启了大招、拜月开启了大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