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十一章 一刀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在仙剑里,连李逍遥和林月如都能在未成长时将其击杀。
  何况原本就是战力天花板的剑圣。
  虽然如今并不确定眼前这个是不是仙剑中的蛤蟆精,但既然对方低攻高防还无法彻底免疫三品攻击,能被灼伤。
  就说明它其实也强不到哪里去。
  所以,苏止下意识开口:“那个,其实我可以……”
  “我不管你可以什么,但现在敌我情势并不乐观,你的判断并不一定比我更加精准。”檀灵越直接打断了苏止,一脸严肃与不耐,“如今七形八门阵即将构建完成,是稳妥的方式。”
  “我其实是想说……”苏止被噎了半死,默默准备补充什么。
  然后就又被打断了。
  “我并非是在否定你,只是在如今的情况下,多拖延一秒便容易造成更多人受到伤害。”檀灵越完全不听,“以我多年的战斗经验,不管你能做些什么,都只有先构建阵型才最为完备。”
  苏止张张嘴。
  玛德,这人说的好有道理。
  但事实上,这些道理根本和他要说的事完全不沾边啊!
  果然在科研方面比较突出的人,都有些小自负。
  “这位同学,你是新觉醒的,不太懂这东西的皮到底有多厚。”在阵型中的某同龄人朝苏止招呼道,然后做出私下传音的动作,“而且‘檀大师’既然说话了,就不可能让你说完的,放弃吧。”
  众人嘴角抽了抽。
  你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干嘛,大家明明都已经听到了啊。
  不过说的是确实事实,檀灵越这人什么都好,甚至在研究的时候都能参考各方建议——但就是在参与战斗的时候听不得别人意见,而且是绝对不会听别人说完那种。
  幸好他平时不是战斗成员。
  只是这次的蛤蟆精需要一个研究者,他才来到了这里。
  “没错,别白费力气了。”
  然而听到这话的檀灵越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十分大大咧咧地便接受了这种评价。
  苏止不由得再次捂住额头。
  这种评价,你倒是接受的挺干脆啊。
  “迅速入阵,否则……”
  檀灵越话没说完,却看到苏止指尖突然闪出了一道惊天剑芒。
  苏止学聪明了,既然交流不了,那就干脆动手。
  反正所有人的目标都是面前这只蛤蟆,不管是困住还是砍死,只要解决了就是完成任务。
  他也只是想确认一下,这蛤蟆死后会不会爆出五毒珠。
  仅此而已。
  剑芒如星火燎原,迎风而涨。
  仅仅是一个呼气的时间,便由寸许长迅速塑成了一柄铭文巨剑。
  剑圣技能一:天剑!
  在现世的天剑自然没有击退的效果,但那强大的威力却绝对对得起它那狂放简单的名字。
  “斩!”
  苏止右手抬起,轻轻一挥。
  剑芒像是撕裂天空一般对着蛤蟆精迎头罩下。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转瞬即逝,随后轰然巨响传来。
  最终,他们只看到被剖成两半的蛤蟆精尸身静静地躺在原地,和地面上凭空出现那如同地裂般凄惨的裂痕。
  “死了?”之前的同龄人下意识问了个很沙雕的问题。
  其他人木然点头。
  一刀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看向苏止。
  这人不是说刚刚才觉醒的吗,怎么这么强!
  这种看似很随意斩出的剑气,已经能砍死他们所有人了。
  要命啊,还给不给他们这群第一批觉醒修士活路。
  他们呆呆地看着苏止和檀灵越,试图剖析一下这两位现在都是什么想法。
  徐同道倒是一脸苦笑。
  在檀灵越打断苏止的同时,他就猜到这种情况了。
  然而——檀灵越却没有一丝的羞耻之色。
  “啧。”他砸咂嘴,转头看向徐同道,“老徐,你没胡说吧,这家伙真是新觉醒的?”
  徐同道点点头,实事求是道:“刚觉醒还没二十分钟。”
  众人掩面。
  如今能达到三品修为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和徐同道一样,是真正的第一批灵苏觉醒者。
  之前原以为苏止是刚觉醒就能有三品修为,已经很柠檬精了。
  谁成想,这家伙根本不止三品而已!
  而且,就刚刚那一剑,他们甚至连判断对方的具体修为程度都做不到。
  感觉就像是一个孩子在仰望成年人的身高,捉摸不透。
  可偏偏,檀灵越依然不为所动,反倒是十分兴奋。
  “太好了,”他双眼灼灼地盯着苏止,“方便的话,咱们约个什么时间让我研究研究吧,绝对会有不少灵感!”
  “放心,对于你这种稀有品种我绝对会很珍惜的,不会采用解剖和浸泡那些非人手段。”
  ……
  所以,如果不够珍惜的话就会被解剖吗?
  苏止转头看向徐同道,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质疑。
  徐同道掩面。
  “自愿的,被研究都是自愿的。”
  他奋力争辩到。
  有一部分无法承受觉醒洗礼而毙命的存在,在离世之前便签下了合法的遗体捐赠协定,尝试为“普适修法”的现世做出贡献。
  是很伟大的一批人。
  苏止叹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远离了檀灵越。
  果然,虽然科学疯子很重要,但不必要的话还是离他远点吧。
  “檀大师,你还是先研究这只蛤蟆吧。”同龄人果然还是更了解同龄人的思想,果断转移话题。
  苏止向对方竖了个大拇指。
  檀灵越被说动,转而去摸索大蛤蟆的尸体。
  众人却聚在了苏止身旁。
  “我叫萧越,阿力的寻访人。”同龄人首先自我介绍到,“有没有兴趣来我阿力玩?”
  徐同道脸一黑,“小子,当面挖墙脚不好吧。”
  “像苏止这样的人,可以的话就算拼了我的命都要挖,现在只不过是不要脸而已,又算得了什么。”萧越一脸无所谓。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尽力。
  问就是提成高。
  “苏止同学,咱们都二十几分钟的老交情了,你看总不能……”
  徐同道一脸真诚。
  也不等苏止吐槽什么,其他人也开始疯狂给自家拉票。
  他们很明白一件事,苏止这样的存在,比现在他们企业所拥有的一切种子都要有价值。
  如果对方只是个普通天才,他们甚至会直接动手,打晕带走。
  可惜,苏止这个,他们打不过。
  就只能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来劝说了。
  苏止一时间有些头疼。
  然而此时,檀灵越再次插入了话题。
  “这只蛤蟆,可能有些问题。”他手里举着一只绿莹莹的珠子,走进了人群中,“以现在灵气复苏的水准来看,还没有能够达到让一个三品妖兽产生内丹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