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四章 什么叫老阴比啊

  这一次,对方的选择果然让苏止万万没有想到。
  蝶妖——彩依!
  如果不是那一首《蝶恋》的曲子,苏止甚至很难记住这个名字。
  她是被刘晋元救下的蝶妖,最终也因刘晋元而献出千年修为。算是在仙剑之中,感情渲染最为悲戚的角色之一。可在仙剑历史这么久后,这个名字他是真的想不太起来了。
  彩依又会是什么技能?
  【彩依:
  被动:蝶梦—脱战后入梦,在进战的1秒内免疫控制,减伤70%;
  技能一:蝶息—伤害身前扇形区域敌人,减速;
  技能二:蝶引—伤害并拉扯身周敌人;
  技能三:蝶生—战斗中激活被动,免控3秒,减伤50%;
  终结技:一梦千年—封印自身,使一位队友免疫死亡,持续5秒(封印中可被攻击,彩依死亡后队友免死效果消失)。】
  ……
  不仅没想到人物选择,彩依的技能也有些过分厉害了。
  浑身带控还免控!
  如果苏止的下路是计无施,那么他的搭档必须是无比暴力,才能顶得住圣姑和彩依的双控。
  而且,最让他在意的还是彩依的大招。
  要知道,圣姑的大招是让人续战五秒,而彩依的大招是让人免死五秒!
  线上的话,他们两个就是轮番诈尸——就算是团战,都可能直接全都续命剑圣或者酒剑仙。
  威胁大的有点过分。
  “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苏止皱起眉头,“但也并不是不能打。”
  计无施的保命能力用处就在这了,只要他的大招能保证脱开任何一个五秒的诈尸,就能保证团战水准持平。
  但前提是己方绝对不能被压制地太惨。
  “果然还是需要一个足够暴力的adc才行。”
  可是,东方不败被ban掉了,笑傲世界真的还有远程英雄吗?
  或者——干脆不要adc!
  苏止眼睛一亮。
  “对,不要adc了。”他瞬间下定主意。
  反正对面一色的ad去质器,能在其中自行保命的ad实在是太少。
  干脆不要。
  “换个法师。”
  思维扫过《笑傲江湖》世界的人物。
  如果说法师的话,最合适的便是任盈盈、曲阳、刘正风三个,笑傲江湖曲可是笑傲江湖世界的名称来源。
  可是据金庸的描写,笑傲江湖曲不具备杀伤力。
  也就是说这三个家伙,很可能和计无施一样是辅助位。
  然而说到琴,他却想起了另一个人。
  梅庄四友,黄钟公!
  在令狐冲被向问天骗去救任我行之时,最后一关便是他,一手“七弦无形剑”直接坏人内劲。
  他输给令狐冲并不是自己不强,而是因为令狐冲根本没有内劲。
  可现在不一样,这群英雄里连个靠能量的都没有,全都是带蓝条的。
  他果断将黄钟公划入了己方阵营。
  【黄钟公:
  被动:黄钟大吕—技能会燃烧敌方蓝量,并造成等值伤害;
  技能一:琴剑—释放剑气,可同时附带操琴、调音伤害;
  技能二:操琴/收琴—演奏/停止琴曲,对范围敌人持续伤害;
  技能三:调音—增加琴剑/操琴伤害,持续七秒;
  终结技:七弦无形剑—奏响琴曲,范围伤害并加速蓝量燃烧。】
  一切选定完成。
  “原本打算凑齐一整队老阴比,结果最后只有三个脑子好使点的。”苏止看着队伍里的左冷禅、岳不群和计无施,叹了口气,“希望这三个家伙能把节奏给我带起来。”
  还有田伯光,倒也是他很期待的点。
  对女性特攻这一被动,简直太针对仙剑那三个女队员了。
  “阵容选定完毕,战场构建。”之前的声音再次出现,“诸天峡谷战场构建完成,双方英雄投入。”
  场景再次迅速变幻。
  而这次,从周遭的一片黑暗,迅速变成了苏止熟悉的召唤师峡谷。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巨人,硕大的头颅悬浮在半空,看着战场中的情境。
  己方五人在泉水旁调整了片刻。
  或者准确一点说,是被游戏调教了片刻,才终于放下对各自的成见转身准备上线。
  “左冷禅走上、岳不群走中、田伯光去野、计无施和黄钟公苟下。”
  苏止直接按照原定的安排吩咐起来。
  如小精灵说的一般,他可以进行场外指挥,但是否听就只能看战斗之中的英雄自己了。
  不过,对于这个安排他们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
  就连左冷禅之中桀骜的家伙,都乖乖地滚到了上路去。
  苏止的眼神随着左冷禅来到了上路。
  对面果不其然是剑圣!
  一级的两人技能学习不全,但他们都完全不是那种耐得住的家伙,上来就直接开始对轰。
  可左冷禅有被动冻结、剑圣有天剑击退。
  两人斗了大概十秒,却最终全都灰头土脸地滚回了塔下。
  苏止拍了拍额头。
  他之前好像搞错了一间事情——岳不群和计无施那是真的阴,但左冷禅其实主要还是狠。
  他的智商其实真的一般,不过比起一般人更加阴狠。
  “失算了。”
  不过至少目前看来,由于左冷禅并不全部依靠剑,因此并没有被仙剑世界的剑术精通压制,和剑圣至少有来有回。
  只要不崩,就没问题。
  然而就在苏止反思的时候,突然一血信息弹出。
  “第一滴血!”
  “岳不群斩杀林月如,收获一血!”
  苏止的瞳孔狠狠缩了一缩。
  “什么情况啊,现在兵线还没到二塔呢。”
  他果断转眼看去。
  岳不群此时正在塔下悠哉回城,血线甚至已经低于5%。
  如果现在打野有二级,来了之后他绝对活不成。
  但现在两边的打野都还在野区守着……野怪都还没刷呢。
  这什么鬼?
  苏止果断调起回放,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在上路争斗的几乎同时,岳不群去林月如面前卖了一波血。
  身为刺客,他的血量原本就比起普通战士差了一些,何况对面的林月如被动有回血。
  因此在林月如半血时,他已经残到15%并缩回了塔下。
  按理说,这时如果林月如稳一点自己回城,两人应该都不亏。
  但奈何林月如是个火爆性子!
  百分之十五的血,她只需要一个平砍带技能便能收掉。
  而岳不群又大咧咧地站在塔的最外围。
  她没忍住。
  苏止看到在追击过程中,林月如有迟疑过,应该是对方的召唤师在对她下达命令。
  可惜这小丫头明显不是什么乖乖女,最后还是冲了上去。
  然后就被岳不群秦王走位给灭了。
  ……
  出人意料,但情理之中。
  这些人都不是什么职业moba玩家,只是靠着被灌输的游戏规则进行最基本的对线,又容易被自己原本的性格所影响。
  会出现这种情况,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看看看看,什么叫老阴比啊!”苏止兴奋地拍案而起,“这才是我要的效果!”
  有希望,绝对有希望。
  虽然林月如肯定会吃一堑长一智,但岳不群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中路大概是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