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三十章 精妙如斯

  上路,左冷禅基本算是和雄霸有来有回。
  虽然他被动的控制要比对方稳定,但奈何对方被动功能更全,何况高武对低武的武道压制也不容小觑。
  然而即使如此,却也并没出现很惨烈的情况。
  毕竟当年也是能和剑圣硬杠的存在。
  左冷禅一级选择的技能“伪·辟邪剑”(下次攻击造成两次伤害,并附带攻击特效),对比起雄霸的“天霜拳”确实占了不少便宜。
  直到升二后,这种情况才被稍稍逆转。
  雄霸开始压制左冷禅。
  而在另一边,此次野区比之的普通战斗凶暴多了。
  威震天深入敌方野区对上李元芳,然后将战线拉到了河道。
  明摆着是要吸引中下。
  而他的优势又不仅仅是科幻世界的压制特性,还有——拿到的buff。
  因为地图缘故,威震天升二级拿到的是红buff,而李元芳却是蓝!
  依靠威震天的“枪械”和“坦克”技能,李元芳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
  附带上红buff的减速,如果中下两路对此视若不见,那李元芳基本是必死无疑。
  可偏偏中路的步惊云不能动,来了就是放弃至少一波兵线,在前期属于绝对的伤筋动骨。
  因此,无名无奈地向河道去了。
  邪皇不能一起去,他需要在下路拖住救护车。
  这是一个必亏的局面,无名亏经验、邪皇一对二肯定要亏血。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不可能斩杀掉威震天。
  无名还没有二级,即使被动连续触发,输出水平也还尚有不足;李元芳虽然有钩子,但如今残血的他已经完全不敢再尝试作死了。
  反倒是威震天,赛博坦人初始血量本来就高,化身“坦克”又在一级时就能够提供40%的高额减伤。
  更何况,他还有被动的1秒诈尸时间。
  无名对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和战术真的没什么关系,毕竟大家的战术都是一个莽。
  出现这一切,只是因为威震天前期太强。
  顺便,还因为对方运气不太好。
  如果李元芳的第一个buff是个通红的颜色,那威震天再设计也没用,甚至到那时他可能根本就不敢去挑衅对方了。
  因此,威震天眼见李元芳回城后,直接钻向了下路。
  无名也果断追了过去。
  却突然听见一声——
  “第一滴血!”
  “东方不败已斩杀第一邪皇。”
  ……
  苏止转头看向下路。
  什么叫莽?
  莽就是不顾一切,只要不亏就要冲。
  而救护车和东方不败明显领悟了“莽”的精髓。
  此时,东方不败被动满层,血量因为开启了一技能目前仅有40%,斩杀邪皇之后不急不缓地从塔下钻了出来。
  技能持续时间到,血量恢复到了70%。
  救护车则刚出敌方一塔范围,血线仅有20%,救护包却是满的。
  明显是和东方不败硬生生地抗塔击杀了邪皇。
  这次行动赚吗?
  正常来说肯定是赚的,但赚的不多。
  救护车虽然救护包满值,但血线要求他必须回家。
  相当于用一波半的兵线换了一个助攻。
  而东方不败也将在十几秒内直面剑圣和从泉水归来的邪皇。
  巧的是,救护车也不正常。
  救护包是用来限制救护车回血能力的手段,可这个限制手段在某些情况下可能……
  救护车没有直接回城,反倒窝在塔下放任东方不败单人对线。
  然后他疯狂用起了二技能,将五个急救包丢分别给了东方不败和从河道逃到下路的威震天。
  于是,威震天带着还能接受的血线钻回了野区。
  东方不败几乎满血地开始补兵。
  在救护车回城又赶到线上后,东方不败确实很惨,已经只剩40%血量。
  但仅仅二十几秒,便又恢复到了70%。
  最关键的是——变形金刚体型太大,只要救护车在下路,他们甚至都根本攻击不到东方不败。偏偏救护车还经常残血就回家,不仅不顾及经验和经济,甚至连东方不败都不顾及。
  毕竟他回家的时候东方不败经常满血带闪避,就算是对面两人强行越塔都完全没有危险。
  邪皇和无名的心理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
  在游戏过程进行了五分钟之后。
  公频上出现了一句话:“可恶,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任谁也不可能想到,巨大体型的英雄还能这么用。
  苏止挠了挠头,回复道:“巧合,这都是巧合。”
  他本人如果真要有这种等级的心机,之前还整什么老阴比阵容啊。
  “不过,兄弟你心态挺好啊。”
  苏止问到。
  像之前那位兄台,就因为输掉一把可是直接化身祖安人的。
  “当然,毕竟到你我这种程度,输一把的五年寿命就是个摆设。”
  对方的语气看似很是洒脱。
  能不洒脱嘛,对方看样子也是因为赢了两局才会追求速度,想获得第一次升级奖励。
  既然如此,前两局的奖励,就算没有让他成为苏止这种五六百年寿数的老妖怪,也该有个一两百年的属性了。
  五年还真算不得什么。
  “所以啊,那升级奖励就靠实力嘛。”对方说到,“不过你的设计真的是让我惊叹无比,这么精妙的安排,真的是你在之前选人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出来的?”
  “可惜这游戏不能加好友,否则我一定要跟你好好聊聊。”
  “偶像啊兄弟!”
  苏止不由得擦了擦额头冷汗。
  精妙个快乐球哦。
  他根本没多想些什么,这一切完全都是巧合。
  不过,虽然对方都快要把他吹成一朵花了,但苏止完全不会对于此事出现飘飘然的想法。
  如今他们可是对手。
  麻痹对手的方法很多,赞扬,也正是其中之一。
  而且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是最有效的!
  “所以,任你说出一朵花,我依旧静观其变便是。”
  苏止反手在公频上打出一句话:“谢谢。”
  他会去谦虚吗?
  笑话。
  说一堆谦虚的话,万一哪里出问题让对方揣摩到了情绪,何必呢。
  何不就干脆一句“谢谢”,让对方自己怀疑人生去吧。
  如果这把赢了的话,苏止还会更感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