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联盟游戏 > 第五十九章 不能砍队友真的是沙雕设定

  因为岳不群的捣乱,原本的优势不仅没有发挥,还在逐渐丧失。
  “不行,不能再这么玩了。”
  苏止虽然两边看得眼花,但至少知道再这么下去,笑傲一方吃枣药丸。
  即使仙剑那边选了一堆拉胯角色,也拖不住四打六啊。
  那毕竟是高级世界。
  “我挑拨一下,不算违规吧。”他问到。
  看向的是一旁的小精灵。
  小精灵愣了半晌,似乎有些不确定,“大概……没问题吧。”
  从来没有挑拨英雄关系的先例。
  又不能和对方阵营的英雄进行直接对话,对方也不可能明显选择有死仇的人物作为队友,能挑拨谁去?
  难道还有人傻到去挑拨己方英雄?
  至于激励——那就是废话。
  到现在除了岳不群之外,还没见过有消极比赛的家伙呢。
  所以对于苏止这种莫名其妙的问句,小精灵不知道。
  不过,规则上没写的,那就是允许的。
  不然你写出来啊!
  而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苏止露出喜色。
  不仅仅是因为能让仙剑输,更是因为——普通对局中,虽然挑拨不行,但是可以震撼啊。
  之前不知道诸天人物真实存在,以为是人工智能只会战斗。
  现在可了解到,他们是会对话会设计的真实人物。
  也就是说,虽然苏止自己不能挑拨对方人物,但可以让己方英雄在局内对话时尝试用信息扰乱对方心神!
  只是,这一点不能随便用。
  这是必然的bug,如果出现肯定要被修复。
  所以,趁游戏方面还没反应过来,这一点一定要憋到忍不住再用。
  不过现在的话,也用不着遮遮掩掩的。
  他现在是双方的召唤师,可以直接对话所有英雄角色。
  于是——
  “刘晋元,你知道吗,野区那位可是你的大仇人啊。”
  苏止发出了魔鬼的挑拨之音,将即将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什么救蝴蝶中毒、蝴蝶报恩嫁人、用千年修为换十年阳寿之类。
  事无巨细,全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刘晋元是最拉胯的人物了,不是说他性格不好,是指他书生气太重。
  刚直的过分,就代表他不会因为区区游戏的输赢和惩罚,来隐匿自己真实的愤恨和复仇的欲望。
  因此只要苏止开始挑拨,他就没有能忍住的道理!
  果然,在知悉了接下来的命运后,刘晋元面无表情。
  只是直接转到了己方野区,开始跟随毒娘子。
  他确实想趁如今自己还有攻击的能力,去将毒娘子杀死个七八次。
  可这游戏不能砍队友。
  为此,便只能尝试去破坏毒娘子的节奏,让她被判定为消极游戏。
  虽然这样也会对他自己造成影响。
  但,同归于尽嘛。
  而且在这之间,他还疯狂现身在笑傲一方的各位面前,尝试勾引其他人去击杀毒娘子。
  自己反倒每每险险避过。
  岳不群有些慌神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刘晋元突然疯了一样反叛阵营。
  他能把准拜月这种真理寻求者的脉,可搞不清这些纯种书生在想什么。
  不过至少能明白,不能让刘晋元再这么肆意下去。
  于是,他暂时放弃了送人头的行为。反倒是入侵了对方野区,开始尝试去攻击刘晋元。
  只不过……
  岳不群突然发现他好像打不过刘晋元了。
  他因为疯狂送人头,至今都还没六级,更别提装备水平的惨不忍睹。
  反倒是刘晋元,不仅开了大招,甚至还抢了毒娘子不少野怪。
  他确实不怎么会打架,但奈何技能简单粗暴啊。
  可能被连控的话,暴毙起来没什么道理。
  但如果不被控的话,依靠那过分简单粗暴的技能,搞定一个岳不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着有些怒了的岳不群,苏止不由得发出一阵阵阴笑。
  “怎么样,想要对付二五仔,就得培养出另一只更狠的来。”
  刘晋元虽然菜,但现在经济领先嘛。
  终于,在被制裁了两次后,岳不群只能转头回线。
  他发现了,一个不够强的卧底,根本不足以将局势改变。
  一个合格的卧底,就是要做到老大的位置,然后拉着阵营一同覆灭。
  就像在这游戏之中,如果他之前是作为刺客单位疯狂抢头,将队伍的经济全都归位一身。
  那团战的时候,他只要先死,别人就无力回天。
  可惜,现在领悟有些晚了。
  都知道他心怀不轨,就不可能给他让人头。
  一他现在的经济,想要强抢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盯上了一个人。
  拜月教主!
  对方只有拜月是和他一条心。
  之前没有去找,只是因为想靠着前期还没有太弱的时候,给林平之找点不自在。
  可现在,他已经弱到没办法处理,就只能去寻求拜月的帮助了。
  他果断向上路赶去。
  苏止自然能看得出他想做什么。
  于是——
  “巫王啊,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吗?”
  游戏里巫王可是直接被拜月干掉,然后拿树精顶替了。
  电视剧里也没好到哪去。
  何况,女儿和妻子都是被这小子给弄死的,就没点表示吗?
  当然有!
  巫王的表示就是——把岳不群杀了。
  他不知道岳不群和拜月教主有什么谋划,但反正只要是拜月的安排,那干脆破坏就是了。
  趁自己现在还能动,自家女儿现在还没到苗疆。
  能做多少是多少。
  所以,岳不群又失败了。
  而且因为巫王看到了他和拜月的密谋场景,关注他的时间更多了。
  根本不让他通过抢人头增加斩杀奖励。
  对于巫王,反正杀的也是对面的人,不仅不是消极比赛,甚至还可能被判定成极高的评分。
  何乐而不为?
  “嘛,其实这里我有点颠倒黑白了。”苏止耸耸肩,“按理说,如果拜月真的想逃到现世,其实对仙剑世界是有好处的。”
  但至少挑拨的话没添油加醋,总也不算过分对吧。
  于是,战场乱成了一团糟。
  岳不群这边疯狂送,巫王那边疯狂收。
  一边,毒娘子被刘晋元的跟随骚扰到怒火万丈;
  另一边,拜月看着巫王和岳不群心境甚至都出现了裂痕。
  就连笑傲江湖一方的角色们,都忍不住咬牙切齿。
  这些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定计划了。
  尤其是岳不群,搞得他们憋着一窝火。
  “这游戏,不能砍队友的设定,真的是太zz了!”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闪出了这么一句话。
  (其实,巫王还真能砍队友~)
  【PS:有气无力地求收求票=-=分封也倒一,哭啦!!估计能上封面推都是因为各位的票票~不然我分强以后就该凉啦……一个分强涨幅不到两千也是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