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大宗师的野望

  卢胜安说的没错。
  燕家确实如日中天。
  从大师兄钱通点燃宗师晋升的那一刻开始,燕家就迅速进入了上升通道。
  有燕瑾柏和徐直任命巡查司少府。
  有燕玄空成就大宗师,成为监国充当终极战力。
  又有徐直成就宗师,更是提拔到巡查司总府位置,权压一方。
  而到顾雨兮和燕瑾柏四国交流赛拿下冠亚军,赢下图么行省,这种景象已经到了一种极为膨胀的地步。
  用如日中天来形容并不夸张。
  此前舆论在滇南行省和图么联盟国的对赌时闹腾的有多大,此时的反馈就有多强。
  如果说拓孤鸿、李多凰、徐直参与四国交流赛拿下大师组第一是修炼圈内人清楚。
  而这一届,已经将诸多信息传达到了普通人群体之中。
  即便是资质有限,放弃了修行这条路的人,也知道了顾雨兮和燕瑾柏这两个名字。
  赢下图么联盟国这片地盘显然是大好事。
  这几乎是一场大型胜利的战争才可能有的结果。
  将两人称之为英雄亦不为过。
  对大多数的人来说,燕家似乎在取代司徒家成为国度的支撑柱。
  三代通讯的搭建,开诚布公的施行,无疑将这种功劳放到了更大,舆论沸腾之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烈。
  若是在前朝,又或数百年前,他们这种行为属于功高盖主,是要掉脑袋的。
  卢胜安这是善意的提醒。
  “宗师不会是我的终点”徐直开口道。
  亲身经历过乌雅叶芙琳的晋升,徐直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大宗师的玄妙。
  他的精神力战法推导也是朝着大宗师方向前进。
  大宗师作为顶级的战力,只要不惹到天怒人怨,被齐齐围攻,大宗师可以活得很好,哪儿都可以去得。
  一些流言蜚语难以影响到大宗师的身上。
  徐直从来没有将自己捆绑在巡查司上。
  他不是萌新。
  有另一方世界王朝顶尖人物的长期接触,徐直耳濡目染甚多。
  不论是教皇里恩,又或是马迪科斯等人,都是追求权势之下的牺牲品。
  徐直虽然需要权势做一些事情,但他并不热衷于权势。
  他确实很少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燕玄空早早将他踢出门墙,撇开关系,让他自立门户。
  又涉及燕家父子的站队等问题。
  这些长辈们都在做着防范,尽量避免着营造冲突感。
  只是徐直做事出发点不同,他更多是想着解决当前的问题。
  若是能将苦教的事情做一个了结,他至少可以懒政数年。
  至于外人信不信,那是他们的问题。
  若是顶层有疑心,徐直可以随时离任走人,将巡查司的烂摊子交给下一任。
  他心思坦荡,倒也没什么畏惧。
  “我不如你。”
  半响,卢胜安叹了一口气。
  徐直没有变,变的是他。
  总想着给这个国度带来一些新气象之时,卢胜安过得如履薄冰,放弃了许多。
  并不是每个人登高位时依旧能维持本心。
  他有顾忌。
  一朝实现理想,一切进入到自己可操控的地步。
  卢胜安不免也惧怕失去。
  若究其一切的原因,大抵是他没有足够‘资本’。
  “大宗师的资本。”
  遥想当年任职化安市长之时,他还潇洒到可以与燕玄空探讨更高的境界。
  那时的他并不惧失去。
  一切都可以承受。
  但现在,他感觉承受不来。
  一次次的,他开始迷茫了自己。
  看到徐直洒脱的意气飞扬,卢胜安彷佛看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大宗师确实是一个甩脱一切境界。
  如果说宗师们有各种小特权,大宗师已经地位超然,并不会介入到国内普通的争斗。
  也难有人可以去扳倒大宗师。
  这是一个可以逆天改命的修炼阶层。
  境界不同,视野不同,追求也开始变得不一样。
  徐直将一切争议都置于脑后,巡查司总府职位亦不过浮云一场,他的内心从来就没变过。
  依旧在追究更高,更强。
  只是这条路难以看到终点。
  大多数人追求了一辈子,亦不过是镜花水月,最终黯然褪色,便是曾经宗师第一的王动也没例外。
  “如何踏入大宗师?”卢胜安喃声道。
  这个问题一如他当年问向燕玄空。
  一路骂骂咧咧谈‘手中无刀,心中有刀’燕玄空已经扶摇直上,成就大宗师。
  而他依旧还在原地,难以领悟。
  刀、剑、棍、锤……
  诸多武器不过是外在体现的形式。
  若将那个刀字换成剑字,这其中并无区别。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卢胜安看着系在腰间的游龙剑,又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感觉自己这辈子没可能空手去作战。
  “一步一步的走,也就踏到了大宗师”徐直回道。
  “若是前方没路,如何去走?”卢胜安问道。
  “倘若心中有路,为何不能走。”
  “这心中如何可能有路……”
  卢胜安与徐直互问互答数次,只觉心中隐隐多了一点思考。
  每个人的路都不同。
  有的人已经看到了那条路,而有的人连路都不曾踏入,自然没法走。
  涉及明悟,感知,理念,每个人都不同,只能借鉴,难于复刻。
  他认真思考之时,只听徐直开口。
  “心路是一条气势威压的路,你如今已经迈入到意境,何不以意境为起点,踏的更远一些。”
  徐直能很简单的将‘心中有刀’理解成精神凝聚成一柄刀,当精神汇聚到极点,引发灵魂的蜕变,大宗师水到渠成。
  但卢胜安的修炼方式与他并不相同。
  卢胜安未曾修炼精神力战法,他这项修炼术也并未完善到可以通向大宗师之路。
  如同拓孤鸿修炼精神力战法,这门修炼术能提升打击的灵活性,提升战力,但对迈入大宗师并无太多帮助。
  不论精神力的高与低,不蜕变难成大宗师。
  而蜕变成功,即便战力略低,也能迈入大宗师。
  意境。
  这是通向大宗师之路的阶梯。
  也是宗师们目前的共识。
  徐直的建议与前人并无区别。
  卢胜安聆听之时,心中忽然一荡。
  “你是说以意境为起点,就像气势威压凝聚成意境一样,再进行一次提升?”卢胜安问道。
  “需要一场蜕变”徐直点头道:“就像我们成就大师需要进行内气闭环,成就宗师需要沟通天地二桥。”
  “成就大宗师,需要我们在灵魂上完成一场蜕变。”
  “意境的极致,便是灵魂上的蜕变。”
  徐直转过头来,看向卢胜安。
  “你现在应该大概清楚了我感知的这条大宗师之路。”
  如何形成自己的意境,这与个人相关。
  徐直不清楚卢胜安是如何形成自己的意境,但卢胜安必须按自己形成意境的方式继续走下去。
  或成,又或败。
  直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