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 > 第202章 公子离 三世果

  
      顾明楼不会承认,他是故意压下了一些消息的。
  
      杨家的覆灭,让他真正地见识到了余笙的才智和手段。
  
      他相信,但凡是消息给地再快一些,齐国公府也是撑不过这一年的。
  
      可他不想,也不愿意看着余笙真地就只为复仇而活。
  
      他想要让余笙知道,复仇不是那么容易的。
  
      需要的时间,并非一朝一夕,亦非三年五载。
  
      他要让余笙意识到自己身体的重要性。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相信,余笙只剩下五年的寿命可活。
  
      他现在已经让手下去找三世果了。
  
      公子离已经拿到了双生花,他现在唯一缺的一味药材,就是三世果了。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药集齐,然后给余笙续命。
  
      哪怕是这些药不能让余笙真地活地长久一些,可是至少,可以减轻她身体上的痛苦。
  
      他已经察觉到,余笙身上的怪异之处。
  
      再联想到了关于神女的传说,很多事情,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不管怎样,他都只是想要笙笙好好地活着罢了。
  
      其它的,已是不敢再奢求。
  
      而赵承初自听了那番话之后,整个人离开的时候,已是显得失魂落魄。
  
      他早知余笙的身体有问题,却不知道竟然有这样严重。
  
      竟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吗?
  
      赵承初欲哭无泪。
  
      早知如此,他当初是不是也应该暂时收手,不助她一臂之力?
  
      可是再一想到了余笙的那双眼睛,他就知道哪怕是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出手的。
  
      对于余笙,他永远都拒绝不了。
  
      “笙笙,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这话,他自己信了几分,都真地是不好说。
  
      连药三毒这样的神医,都只敢说保她五年寿命,这世上还有何人能救她?
  
      便是那风华山庄的公子离,这些年,不也只是拿着各种灵药帮着她续命吗?
  
      赵承初的眼睛又亮了几分。
  
      “对了,还有公子离!他一定可以救笙笙的。不是说去寻药了么,若是寻到了,定然就能救笙笙了。”
  
      赵承初再次打起精神,整个人又如同重新活了过来一样,找到了希望。
  
      公子离的医术天下无双,只要有药材,一定可以妙手夺命的。
  
      远在明城的公子离,突然就打了一个喷嚏,怎么感觉最近好多人都在惦记他呢?
  
      “公子,药材已经都清点好了,没有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去京城?”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差写出‘我想去京城’这句话来了。
  
      公子离抬手在他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急什么?只有这些还不够,还差一味三世果呢,少一味药,咱们这些也都没用。”
  
      “公子,三世果闻所未闻,而且也只是在古籍奇录中有载,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此物,那可怎么办?”
  
      公子离瞪眼,再敲了他一记,这一下,可比先前重多了。
  
      都能听到咚的一声。
  
      “哎呀!公子你轻些,好痛的!”
  
      公子离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哼字,“你这乌鸦嘴,还是少说话为妙。笙笙能不能续命,就看这味药了你若是再敢胡说,我定不饶你!”
  
      “是,公子。长安再也不敢了。”
  
      公子离看他这认错的模样,又吃吃地笑了起来。
  
      长安一脸不满,揉着头,“公子也就会欺负我了。”
  
      “是,我欺负你。这一路上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呀,啊?如果不是你非要跟来,我现在兴许早就到了京城了。”
  
      长安的武功不行,平时的身体倒还不错。
  
      可是没成想,刚离开风华山庄没几天,就得了风寒。
  
      这一躺,就是七八天。
  
      若非是公子离一直衣不解带地照顾他,估计这会儿早就挂了。
  
      长安嘴巴一撇,“公子果然还是嫌弃我了吗?我就知道,公子总说会疼我,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哼,公子就是个见异思迁的主儿。”
  
      公子离的嘴角一抽,忍俊不禁道,“傻长安,你知道见异思迁是什么意思吗?怎么什么词你都敢用?”
  
      长安低头不理他,看到桌上还放着两碟糕点,想也没想,直接抓起来就吃。
  
      那模样,倒像是饿了两三顿似的。
  
      公子离以手抚额,颇有几分的无奈,“我是短了你吃了,还是少了你喝的?怎么跟个饿死鬼投胎一样?”
  
      “公子,您又嫌弃我?”
  
      “行了行了,你赶紧吃吧。”
  
      公子离看他吃地嘴角上都是一些碎屑,忍不住就伸手帮他擦了。
  
      “多大个人了,吃外东西还能弄得到处都是。也就是我,你换个主人试试,谁能受得了你?”
  
      长安嘴里还是鼓鼓囊囊的,口齿也不清楚了,“我柴(才)不万(换)。”
  
      公子离的唇角扬起来,笑地格外好看。
  
      他这一笑,倒是将长安给看呆了。
  
      眨眨眼,萌萌的,“公止(子),你真好看。”
  
      公子离的笑容微僵了一下,然后退了一步,转身背对着他,表情恢复到一惯的懒散状,“去给我备热水,我要沐浴。”
  
      “不是早上才刚刚沐浴过的吗?”
  
      长安总算是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壮着胆子又反问了一句。
  
      公子离扭头瞪他一眼,“顶嘴?”
  
      “不敢!”长安连忙摇头,“公子稍候,我马上就去。”
  
      看他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公子离嘴角的笑意再度扬起,只不过,这一次不似刚才那么轻松了。
  
      “三世果呀,啧,连一丁点儿头绪也没有,我去哪儿弄呀!”
  
      长叹了一声,又十分无奈地叉着腰,抬头看着屋顶,似乎是能从屋顶上戳个窟窿出来,然后一颗三世果直接从天而降!
  
      长安进来,店小二拎着两桶热水跟上。
  
      “公子,热水备好了。”
  
      公子离应了一声,没动。
  
      “公子,我刚刚在楼下等热水的时候,听到有几个异族人在说什么奇异果子,你好奇,就上前听了一耳朵,觉得他们说的那果子,跟您在医书上看到的三世果还真有几分相似的。”
  
      公子离挑眉,转身嗯了一声,“怎么说的?”
  
      “就说那果子长地奇特,半红半白,还长在了苗疆的极阴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