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 > 第197章 什么人?

  
      结果,当然是让苗香公主大失所望了。
  
      她的确是‘不小心’地掉进水里了,只不过,宋靖并没有亲自下去救她,而是直接示意身后的随从下水了。
  
      一旁的耶达和婢女全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神操作?
  
      不应该是宋靖大人亲自去救吗?
  
      苗香公主金枝玉叶,怎么能被一个下人所救?
  
      如果按照他们京城的规矩,这就等于是有了肌肤之亲,那岂不是要让公主嫁给一个下人?
  
      婢女最先反应过来,竟然下意识就打了个激灵。
  
      太吓人了。
  
      此事若是被大王知道了,估计能被气死。
  
      紫苏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出手的,没想到,宋靖倒是有趣,竟然直接让自己的随从下水救人了。
  
      这下子,就算是他们想赖在宋靖的身上,也是赖不掉了。
  
      只是,他们都忽略了这位刁蛮公主的无理取闹程度。
  
      “宋靖,你救了我,就是和我有了肌肤之亲,你必须娶我!”
  
      远处趴在墙头上的紫苏瞪眼,还有这种操作?
  
      明明救人的是另外一位呀喂。
  
      可是偏偏,苗香公主和耶达一瞬间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宋靖身上,那样子,就是认定了,是宋靖对苗香公主有了非礼的举动。
  
      宋靖皱眉,完全没想到,堂堂的苗疆王室,竟然会有如此幼稚且胡闹的一面。
  
      “公主怕是看错了,救你的人在这里呢,他身上的衣服还滴着水,要不要我再喊一声,好让所有人都来看看,好为宋某做个见证呢?”
  
      苗香公主一怔,完全没想到宋靖竟然会这样的冷面心肠。
  
      “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就是你。你,你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下贱的奴才来救我?我不管,他是你的奴才,就等于是你救了我,我就是要以身相许,我要报恩。”
  
      宋靖一脸冷笑,“公主若是执意要报恩,那就许给我的这位护卫吧。要说,他可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奴才,他也是官身,正六品呢。”
  
      耶达的嘴角一抽,正六品的官职,怎么能配得上他的妹妹?
  
      再说了,妹妹喜欢的是宋靖,绝对不会嫁给其它人的。
  
      “宋公子,此处没有外人,你又何必呢?至于你说的那个未婚妻,我妹妹答应她进门还不行吗?就按照你们京城人的规矩,给她个平妻的位分,也不算是亏待了她吧?”
  
      “怎么不算亏待了?我与公主毫无牵扯,为何就要将我的未婚妻给贬为了平妻?三殿下,这里是京城,不是苗疆,由不得你们放肆!”
  
      宋靖也是怒了。
  
      这对兄妹俩都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以为顶着个王子公主的名头,就能在京城横着走了?
  
      当他们自己是螃蟹吗?
  
      当然,这话不能说。
  
      不过,宋靖此时一身冷然的气息,也已经是相当地骇人了。
  
      特别是对于从未被人忤逆过的三殿下和苗香公主来说,此时的宋靖,着实有些可怕。
  
      “宋公子勿怪!”
  
      耶达正想着要虚张声势,再压一压他身上的气势,不料,自后方传来了大哥的声音。
  
      耶松身着一身汉服,是中原人的打扮,这让他看上去与那些世家贵公子并没有什么差别。
  
      特别是缓缓走来,不徐不疾,那一身的气度,令耶达有片刻的自愧不如。
  
      “四妹无状,让宋公子受惊了。”
  
      宋靖对他拱了拱手,未曾言语。
  
      耶松沉下脸来,“简直胡闹!开宴在即,公主落了水,你们也不知道带着公主去换身衣裳吗?来人,送公主回去,将这名贱婢拖下去重责二十。”
  
      “是,殿下。”
  
      苗香公主瞪眼,是真急了。
  
      “大哥,你凭什么打我的婢女!”
  
      只是,面对她的叫嚣,无人理会。
  
      “三弟,你也快带着宋大人去前院赴宴吧,今日后晌还有要事,你勿要贪杯。”
  
      这是警告他,不要再打什么坏主意了。
  
      “是,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
  
      宋靖见这位世子爷还算是拎得清,再次朝他拱手,转身离开。
  
      耶松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两个人,委实不让人省心。
  
      紫苏挑眉,正想着回去复命呢,不想,一道暗器朝着自己袭来。
  
      一时不察,只得快速翻身落地,由此,也便暴露了自己的踪迹。
  
      “什么人?”
  
      几名护卫围上来,紫苏心底一沉,正想着要不要大打一场的时候,耶松过来了。
  
      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同时,一名随从走到紫苏的不远处,将一枚指环捡了起来。
  
      紫苏顿时悟了。
  
      哪里是什么暗器?
  
      分明就是这位世子爷察觉到了有人,便将自己手上的指环撸了下来,朝自己打过来的。
  
      “民女给世子爷请安。”
  
      耶松在她面前站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哪家的?”
  
      紫苏暗暗叫糟,眼珠子转地飞快,“回世子爷,民女是跟在宋小姐身边的。平时,主要就是陪着宋小姐一起习武练剑。”
  
      耶松点点头,宋府子女都喜爱舞刀弄枪,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再加上刚刚是有人意图攀污宋靖,所以,她在这里,只怕也是想着在关键之时出手相护吧?
  
      “回去告诉你家小姐,今日之事,都是在下管教不严,日后定会对四妹更严苛一些,也希望宋小姐勿将此事放在心上。”
  
      “是,世子爷。民女一定不会多嘴的。”
  
      “你回去吧。”
  
      紫苏朝他福了福身,然后光明正大地回了内院。
  
      耶松看她转弯不见了,才轻笑了一声,“找人去问仔细了,看看她到底是哪家的婢女。”
  
      “世子爷,您怀疑她不是宋府的人?”
  
      “宋小姐身边若是有此高手,她自己的功夫又怎么可能一直维持在三流水平上?”
  
      话落,拂袖而去。
  
      不得不说,紫苏的确是够聪明。
  
      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宋巧薇是跟这位世子爷交过手的。
  
      这下子,露馅儿了!
  
      紫苏此时还以为蒙过去了,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小姐身边,将在那里看到的一切都说了个仔细。
  
      不料,余笙却轻叹了一声,“这位世子可不是好糊弄的。待会儿我们最后一个离开,找机会去向世子赔个礼。”
  
      “赔什么礼?”
  
      “欺瞒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