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闪婚总裁夜夜宠 > 第31章 :赫连野彻底被气炸
    在这之前。
  
      兰忆对赫连家族的认识,完全是取自于书本上的,知道赫连家族百年辉煌鼎盛,子孙后代很强,将家族企业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
  
      可当看到高耸入云的大厦,所过之处皆是金碧辉煌,员工的井然有序,都让她震撼。
  
      “怎么样?”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对跟在身后的兰忆问。
  
      赫连野刚才那微一回首,入目的全是兰忆震惊的样子。
  
      兰忆回神,看了男人的背影一样,清了清嗓子,道:“一般般!”
  
      赫连野:“……”
  
      现在不但是个小野猫,还是个戏精,会装的很!
  
      兰忆不知道赫连野内心活动,只觉得现在这情况,简直是不得了。
  
      她回去A国后,一定会将看到的这一切补充到书本中去,让A国的人更多的认识到C国赫赫有名的赫连家族。
  
      等等,她为什么要写赫连家族?
  
      就算写,也要好好记录一下这赫连家族后代中出了个変汰才对!
  
      陡然,脖子上传来一股力道:“再敢在心里骂我有你好看。”
  
      “……”这男人有读心术吗?
  
      兰忆觉得自己是彻底败在他手上了。
  
      整个公司的运作,让兰忆咋舌。
  
      每个岗位的员工都是那么的训练有素,好似一个机器一般的做着自己的事儿。
  
      兰忆在心里不禁来一句:不愧是変汰名下的人,训练的这么机械化。
  
      下午的时光对她来说并不好过。
  
      她要找机会出去,然而这一下午,“暮天恩,将这杯咖啡给总裁送进去。”
  
      “好!”兰忆赶紧送进去。
  
      出来还没坐下,一沓资料就放在她手里:“这是boss一会开会需要的资料,赶紧去给会议室每个位置上摆一份。”
  
      “哦!”
  
      兰忆又赶紧把资料拿到会议室全部摆好。
  
      这些事儿按道理讲她是不会做的,但现在,却也做的如此顺手。
  
      原本以为等到赫连野开会的时候她就有机会出去了,好家伙,这男人还有大招在等着她。
  
      “你在里面候着!”秘书部的部长在兰忆出来的时候直接堵在会议室门口对她说道。
  
      兰忆:“他们开会有什么好候着的?”
  
      “你在质疑我对你工作的安排?”
  
      兰忆:“……”
  
      果然是赫连野的人,连调调都是一个样。
  
      难得出来的机会,她不想因为在这里大吵一架后又被丢回庄园上,因此心口堵着的那团气,最终也被她给彻底咽下。
  
      最终回到会议室,站在赫连野的身后原地待命。
  
      看到她回来,赫连野嘴角微微杨出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一场会,一直开到晚上八点。
  
      兰忆感觉自己的双脚都要废掉了。
  
      不算一下午被使唤的那些走走跑跑,光是站在这里就是将近三个多小时,三个多小时啊……!连个手机都不能玩,就这么干站在那儿。
  
      散会后,会议室就剩下赫连野和兰忆两个人。
  
      男人语气调侃的问:“现在还有力气跑吗?”
  
      “你,你是故意的?”兰忆本就一肚子火。
  
      现在赫连野这样问,她直接就炸了。
  
      千万不要告诉她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赫连野回头,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兰忆确定了,他就是故意的。
  
      “你这样有意思吗?”愤怒之后,只剩下无可奈何。
  
      尤其是被赫连野随随便便就掌握在手中,那种毫无还手之力,让她觉得自己就是这男人的一个玩具。
  
      其实,她也就是他的一个玩具。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完全连人的自主权利都没有。
  
      赫连野似乎心情很好,“很有意思!”
  
      兰忆:“……”
  
      回去的路上,她全程不再理会赫连野,显然也是被气的急了。
  
      看着车子再次进了御煌庄园大门,心里更在愤愤不平,明天一定要逃走。
  
      “天恩。”
  
      “我是兰忆。”
  
      “我说你是天恩就是天恩。”
  
      “随便你!”兰忆哼哼不满。
  
      自小她就不喜欢别人强加在她身上的任何东西,更别提她现在本身就是个替身在赫连野身边,这一点更是让她抓狂。
  
      赫连野:“逃的心思最好是熄了。”
  
      “……”
  
      “我说过,你再逃,连用正常手段离开的机会也没有了!”说的是那一串清单。
  
      虽然她现在没在庄园上做女佣。
  
      但在公司里给赫连野当生活秘书,接触到他的工作也就更多,但因为单价非常低,所以想在这剩下的时间攒够五千万根本不可能。
  
      他这分明就是在逼迫她。
  
      兰忆不就范,还因此不满:“你摸着良心说那是机会吗?”
  
      就算她真的完成了,这个男人还能放她走?
  
      “我说是就是,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又不傻!”
  
      要是真的跟他睡了,那她这辈子都和他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了。
  
      若是还有了孩子,那她这辈子就真的全部毁掉了。
  
      赫连野也不急,这些不是他该着急的东西,倒是兰忆,慢慢的她自己会着急。
  
      回来后。
  
      发现陈舒瑜也在,她最近出现在这里有些频繁,看到她们,她立刻迎了上来:“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赫连野的语气有些冷。
  
      两年前暮天恩被她给弄走后,他就用最强势的手段和她解除婚约。
  
      那个时候,他的根基其实还不是很稳,但那失去理智的他完全顾不得那么多。
  
      之后虽然有所动荡,但也被他给狠狠的摁了下来。
  
      那之后,他就不允许陈舒瑜随时出现在他面前,但最近这段时间……
  
      陈舒瑜知道他想什么,赶紧道:“奶奶说,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这里。”
  
      兰忆:“……”
  
      “你说什么?”
  
      “野,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不会妨碍你们,但请你不要将我赶出去,两年前因为这件事我已经得到了惩罚。”
  
      若这时候被从这里赶出去,那她在那一群女人面前就彻底没脸了。
  
      在这C国,多少女人羡慕她是赫连野的未婚妻,前年他突然宣布解除婚约的时候,她在那群人面前受尽了嘲讽。
  
      也连带着陈家自己的母亲,也因此受到了那些贵妇的异样目光。
  
      这一次,不能!
  
      赫连野:“出去。”
  
      “野!”
  
      “出去!”
  
      “你是要逼死我吗?”陈舒瑜眼泪刷的滑下来。
  
      兰忆:“……”好样的,好女人就是要这样。
  
      上啊,一定要勇敢的上,“好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就该是各种死缠烂打,直到缠紧了为止。”,不知不觉中兰忆竟兴奋的将自己内心的话喊了出来。
  
      一屋子的佣人都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
  
      赫连野脸色不太好!
  
      陈舒瑜更对她的举动表示不解。
  
      要知道她住在这里最是受威胁的就是她暮天恩。
  
      “跟我来。”赫连野怒的不轻。
  
      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兰忆:“……”
  
      这一刻她是真的恨不得让自己缩成沙子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她刚才都喊了些什么,丢人!还丢到C国来了,这要是传回国内,她这一世的英明就要全部被毁了。
  
      ……
  
      楼上。
  
      兰忆以为赫连野是在书房,结果是在他房间门口察觉到了他的气息。
  
      没开灯,黑呜呜的一片,还带着浓浓的烟味。
  
      兰忆站在房间门口都能感觉到里面所散发出来的寒意,止住脚步不敢进去,直觉告诉她此刻那个男人非常危险。
  
      “进来!”男人凌冽的声音响起。
  
      兰忆双腿不自觉就哆嗦了一下。
  
      刚才表现的有多兴奋,就意味着接下来的后果有可能多惨。
  
      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气对立面道:“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唔,好怂!
  
      没办法,这时候最好是认怂,否则搭上自己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下一刻衣襟就被黑暗中伸出的大手拧住,兰忆吓的尖叫一声,然而那声音,一半在外面,一半已经进了房间。
  
      因为很黑,也就更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
  
      “喜欢我被她缠紧了?”语气冷到极致,再夹渣着浓烈的怒火。
  
      冰火两重天,兰忆也被压迫到了极致。
  
      身形不自觉就抖了抖,但也还是鼓起勇气道:“一定,一定是你听错了。”
  
      “是吗?都听错了?”
  
      兰忆:“……”
  
      想到刚才在场那么多人,随便拧那个人上来和她对峙,大概都能熟悉的将她的话给背出来。
  
      感觉自己的处境好凉!
  
      “我知道错了。”
  
      此时不认错更待何时。
  
      大人大量这男人身上从来不会出现,只希望他这时候气的对自己没兴趣更好。
  
      可她又不敢继续气他,担心在这个男人盛怒的时候继续气会起反作用。
  
      就这样,兰忆在自己的各种内心活动中,额头豆大的汗粒滴滴往下掉。
  
      “呵,错了!”男人一把将她抵在墙上。
  
      胸膛毫无缝隙,更让兰忆的心绷紧到极致。
  
      深吸一口气:“你冷静一点,一定要冷静。”
  
      这温度……!
  
      这温度再上升一点,她怕是都要被这个男人给直接烧死了。
  
      “天恩。”男人粗粝的指腹游离在她细嫩的脸颊上。
  
      所过之处,皆如火燎原而过。
  
      当他的手指到脖子处的时候,兰忆双手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原本的认错态度,也在此刻察觉到赫连野的意图前部被崩散。
  
      “你再这样我真的要发火了。”
  
      虽然是毫无威胁的话,但也在此刻完全展现出了兰忆对赫连野的情绪。
  
      她的情绪很不好,甚至是及其不好的!
  
      赫连野:“哦?什么样的火,能将我燃烧吗?”
  
      燃烧两个字赫连野加重了语气,被他完全扯到了另外一重意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