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处再生 > 30.美女老师
    贝鲁斯可以确定的是,就算这时候有一群人朝他冲撞过来他也会毫不减速的向前跑。
  
      弗利的状态叫贝鲁斯忧心忡忡,显然他有很重的心事,而接下来他要让这位校友知道的事也许能改善他一部分困扰,但是谁知道呢,谁都没法确定他人在一件事情上的认识是否和自己相同。
  
      这种事情没法猜测,真相有时候远比记忆更伤人,甚至比记忆中已经千疮百孔的伤痛更不能叫人忍受。
  
      “杰琳娜。”
  
      弗利在绿色滑梯前看到了约翰的老师,他一眼就认出了她,杰琳娜有些不安的在滑梯旁来回走动。
  
      他穿过白色葡萄藤架,穿过藤架,绿色平坦的草坪上修剪整齐的开着白色小花,弗利对环境和绿化全无研究,但莎梅尔却认为这所学校是帕萨迪纳地区最美的学校。
  
      尽管它的位置和弗利的公司处在两个不同的方向。
  
      以往他就对这种精心修剪的植物和校园环境并不在意,此刻他更是无暇顾及。
  
      弗利向杰琳娜跑去,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自己正跑向艾菲娅,见鬼,他竟会在这种时候还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
  
      “杰琳娜老师。”
  
      “嘿,你来了。”
  
      “实在抱歉,来晚了。”
  
      “没关系,先去看约翰吧,他可能…”
  
      杰琳娜的语调让弗利感到一阵不安,也许最近他变得越来越敏感,就和母亲得病后一样,但杰琳娜的语气的确叫人怀疑,约翰能有什么问题,他向来好好的,弗利紧紧跟在杰琳娜身后,来到教室。
  
      “您先在这等一下,弗利先生。”杰琳娜把手放在嘴边,做出小声说话的指示。
  
      弗利在教室门前停下,透过窗户,他看见了约翰正蹲在画满数字的地毯上,角落里站着另一位老师,从弗利的角度只能看见老师一半的脸。
  
      什么时候来的新老师,弗利并不了解,他猜测可能是新来的实习教师,莎梅尔应该认识她。新老师站在角落里安静的看着弗利,只是看着,一言不发。
  
      “这是艾菲娅,去年到我们学校的。”
  
      “什么?”弗利认为自己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今天太累了,先是医院,后来好不容易打算有个轻松的晚上,又发生约翰的事。
  
      什么艾菲娅,不可能。他在心里拒绝这个名字。
  
      “艾菲娅·康莉·文奇。她两年前刚来帕萨迪纳。”
  
      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全名,弗利差点脱口而出。好在杰琳娜适时的又一次做出小声说话的提示。
  
      “约翰有什么问题吗?”
  
      弗利终于问出了口,他相信每一个家长都会直接了当的问孩子的问题,而每一个教师或许都喜欢绕绕圈子,找到最合适的词和家长对话。
  
      这一点医生可不会考虑那么多,即使最可怕的结果他们也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近乎平常的向病人讲述病情。
  
      “是最近半年我们发现的。”
  
      “发现什么?”
  
      “你别着急,这件事我们还不能确定。”
  
      “不能确定什么?”
  
      他开始坚信杰琳娜一定有一部分俄罗斯血统,多半来自她的祖母或曾祖母,她要是能好好说话,弗利会觉得这种血统在她身上简直留下了最美妙的痕迹。
  
      但她即使再美好也不及约翰在他心中的一丝一毫,如果问弗利这个世界上,当他彻底瘫卧病床,最不能面对的会是谁,他唯一想到的就是约翰,甚至莎梅尔都被放在心里遥远的角落。
  
      没有人可以取代约翰的重要性,他必须完整,必须好好的,不能有任何问题,上帝保佑,不该有任何苦难需要他面对,如果我承受的还不够,如果我还应当忍受更多的折磨,那就让我来忍受,不该让这个孩子受到半点痛苦。
  
      “我们担心他有某种注意力问题。”
  
      “什么?”弗利嘴巴张得很大,由于受到杰琳娜两次提醒,他按耐住声音,却把嘴巴张得更大,杰琳娜睁着蓝灰色的眼睛看着弗利,好像自己说错了话。
  
      “怎么看出来的。”
  
      杰琳娜伸手指了一下走廊边的橘色圆凳,弗利顺从的跟着她走过去,他可不想在那种小圆凳上坐下来,但他还是照做了。
  
      弗利很清楚,杰琳娜的话不会一两句说完,自己也不会允许她一两句话就把约翰有精神障碍这种事糊弄过去。
  
      如果不能拿出好的解释,弗利暗自思忖,投诉是少不了的。没有老师能随意将自己的猜测无根无据的强加在一个5岁孩子身上,何况是他的小不点约翰。
  
      “现在可以说了吗?”
  
      “实在抱歉,也许我们缺乏经验,也许......”
  
      “老师,有什么还是直接说吧,虽然我现在有一大堆问题,但我还是希望先听听你的说法,这个健康活泼的男孩子,我的儿子,他怎么会有精神障碍?”
  
      “现在还只是猜测,先生。”
  
      “猜测?我相信看在你们学校的荣誉上,你不会什么把握都没有就让我们两个人现在对坐在这个地方聊天。”
  
      “我的意思是,只是从日常行为来看,我不得不有这样的担忧。这样的事并不多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没隔几年似乎就会有这样的孩子出现。”
  
      “到底什么问题。”弗利忍不住要说出粗话,声音也变得难以抑制的响起来。
  
      “约翰在家里会不会有反复做一些事情的习惯。”
  
      “没有。”弗利不假思索的回答。
  
      “没有?”这次轮到杰琳娜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有,从来没有。”弗利看着杰琳娜,越来越相信这个老师果然是只有长得漂亮些,其他都是胡扯,也许她想表现的更专业一些,甚至超出这个年龄学生的老师该有的专业,但是这场秀她玩砸了,她说的问题从来没发生过,从来都没有。
  
      弗利打算和眼前这位俄罗斯血统的美女说再见,可在那之前他还得跟着她去教室。
  
      此刻他想起教室里还站着另一位老师,那个可恶的侧面,他刚在最后书店的科幻小说区见过,如果那真的是艾菲娅,他是不是装作没有认出来更好?也许先看看她的反应,当初失踪的是她,该有个说法的也应该是她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