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处再生 > 17.单身的饮食

  “你有没有想过你看到的艾菲娅和我看到的伦纳德是一回事。”
  “当然不是,这两者怎么都不可能是一回事。”
  “不不,我觉得有可能。”
  “你相信这个世界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我是说你知道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身体,同一副面容。”
  “双胞胎吗?”
  “你的意思是伦纳德有双胞胎,那么恰巧艾菲娅也有双胞胎吗?”
  贝鲁斯摇了摇头,看着严丝合缝的窗帘。
  弗利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发现自己后面除了一排落地窗和米色窗帘其他什么也没有。
  “你在看什么呢,嘿。”
  贝鲁斯已经确认任何东西都无法通过窗户监视到房间内的一举一动。同时他心头挥之不去的忐忑不安又无法让他掉以轻心。窗外花坛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在等待着,伺机而动。
  “说到哪里?双胞胎?”
  “没错,双胞胎。”
  “你觉得有那么巧合,这两个人都有一个双胞胎兄妹,我们又如此巧合的都不知道。你觉得这事情的概率有多高。”
  听到概率这个词弗利心头的一根神经抽动了一下,他把右腿伸长一直伸到桌子对面,上衣到了夜晚显得有些单薄,该死的温差,弗利在心里咒骂。
  “你是不是冷?”
  “可能喝了酒的关系。”
  “我该给你煮点吃的,奶油面怎么样?我还剩了点法式面包,不过是昨天的。别的我就不会了,不做医生以后我再也不用刀了,厨房也没有那些东西。”
  “不了,我不饿。”
  弗利为贝鲁斯的遭遇感到忧心。看上去人似乎很难对日常习惯做出改变,而一旦遇到点什么真正的事,比如离职、事故或者疾病和爱情,遇到这些问题时做出改变又成了极其简单的事。
  “贝鲁斯,你急着找我来不会就是要和我说伦纳德有双胞胎吧?”
  “当然不是,是你说到艾菲娅我突然想到的,这事有点奇怪不是吗?”
  “没什么奇怪的。”弗利脱口而出。“你找我来究竟什么事。”
  贝鲁斯前倾上身,墨绿色的衬衫包裹着他一百九十公分的身体,显得有些局促。这家伙很久没锻炼了吗,弗利暗自思忖。不做医生以后自暴自弃吗。
  “我怀疑有人进过我的房间。”
  “什么?”
  “我说我怀疑有人进过我的房间,就在你来之前不久,我大概五个小时前回到家,然后,我发现我的房间有东西进来过。”
  “有什么证据?”
  “没有。”
  “你是有神经病吧。”弗利差点脱口而出。但一想到神经病,弗利感到一种不知来自何处的愉悦,一些精神疾病患者通过给自己编织故事,创造人格,甚至能创造出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物来,并且深信不疑那就是自己,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也许有一点精神病他就能忘记那些总是打扰他的事情,然后轻轻松松的等到最后审判的到来。
  “而且我不能确定是人还是什么东西。”贝鲁斯继续说道。
  “你得罪过什么人吗?”
  “我从医的几年里没有一起医疗纠纷,没有一个病人或家属曾经拿枪指着我叫我特喵的小心点,半夜关好门窗。”
  “医院意外呢,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你以为我们在演剧情片吗?”
  “不,我觉得只能是部商业片,还很拙劣。”
  “我和你说正经事,弗利,我想不出我得罪过什么人,就当没有什么私人恩怨,而且现在......”贝鲁斯朝左轻歪了一下头,示意弗利侧身看背后的窗帘,“我怀疑窗外正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机会观察房间里的动静。”
  “贝鲁斯,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当然没有,你怀疑我有什么问题。”
  “某种精神类疾病,被害妄想症、精神分裂或者人格障碍。”
  “你是心理医生吗?”
  “不是。”
  “你觉得我有精神病?”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又说没有得罪过人,又说不确定是人还是什么东西,我被你弄糊涂了,说实话我真的被你弄的有些糊涂,也许是我饿了,我需要吃点东西。”
  “你看上去脸色很糟,没吃午饭吗?”
  “早饭吃过后就什么都没吃了。”弗利烦躁的回答。
  “该死,那我先给你做点吃的。”
  贝鲁斯从他坐的沙发上站起身向右手边的厨房走去,弗利闭上眼睛想让自己休息一会,如果能睡着就更好,睡着就什么都不用烦恼。
  “我又一晚上没睡觉,弗利,到了晚上我就精神出奇的好。”
  “弗利,见鬼,你爸爸睡的跟死了一样。”
  “到了晚上我就觉得我不是我自己,我精神好的可以去西班牙参加圣费尔明节。”
  “弗利,他们不让我睡觉,我脑子停不下来。”
  “弗利。”
  该死。弗利惊醒时,上衣几乎被汗湿透,贝鲁斯还在厨房没有出来。他把酒杯倒满,端在手中,两眼则望着酒瓶的标签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阅读。
  呼吸,慢慢的,感觉空气缓慢进入身体,集中注意,一个字母,一个单词,很好。
  再来一遍,慢慢呼吸,呼吸,体会身体里流动着新鲜平静的氧气。
  这是艾菲娅教他的放松方法,说自己跟一个治疗师学的,紧张的时候就会这样做,弗利一直记得,几次以后,思绪终于从梦中走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艾菲娅挥之不去的容貌,弗利意识到自己的日子算是彻底没法回到从前了。
  “奶油面,一人一份。”
  贝鲁斯端上两个用深蓝色浅口盘装的意面,最上层可以看到一些白蘑菇和煮烂的洋葱,看上去像在白水里泡过一般。
  “快吃吧,要求高可要饿肚子了,单身能吃吃这些不错了,厨房还有昨天剩的法式面包。”
  贝鲁斯说着自己开始吃起来。
  “这样很好了。”
  弗利说的是实话。
  “单身的饮食可不能和你这种有家庭的相提并论,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不是还做过研究吗?说什么,单身的死亡率高于有家庭的人。”
  “说的是单身病死率高于有家庭的人吧,我印象中好像是这样的。”
  “是这样吗?”贝鲁斯拿出数据器,似乎想立刻就查阅这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