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处再生 > 4.她在我家厨房煮咖啡呢

  开完上午的会,弗利终于有时间喝上一杯水,想起早上约翰的哭吵他感到胸口一阵刺痛。
  办公室隔着玻璃就能看到罗德,弗利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心神不安,尤其是罗德。
  罗德今年34岁,和弗利年龄相仿,但在工作能力上却让弗利时常感到压力,也许这个年龄有没有家庭羁绊的确很不一样。如果自己一直单身,就和刚离开大学那样努力,一心只想着获得能力上的认可,也许如今正在为自己喜爱的事业快乐的奋斗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论做什么都有些紧张,一些担忧,即使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却也不能单纯的全力以赴。
  单身的罗德完全没有这样的烦恼,不仅少了家庭羁绊,精力上也远比自己旺盛。同时期到公司的同事都知道等到他顺利完成手上的项目,成为公司合伙人也不在预料之外。相形之下,就算看上去和罗德同样优秀,可背后的勉强也许只有弗利自己心知肚明。
  “请再也不要说这些了,贝鲁斯先生,我还有事,下次您要是有更好的合作先和汤米聊,他喜欢喝你那种加了糖的气泡水。”罗德的话似乎想让这个区域的所有人都听到,隔着玻璃弗利也听的一清二楚。
  一种罗德式的拒绝,虽有些不近人情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方法的确高效,让对方明确知道自己的立场和态度,的确能节省不少沟通上无谓浪费的时间。
  这个叫贝鲁斯的人弗利一眼便认了出来,他从座位上站起,考虑是不是上前打个招呼。可是在办公室这样的举动显然并不合适,毕竟刚才罗德才和贝鲁斯起了冲突,要是这个时候冒然与他说话多少有些自寻烦恼。
  弗利端起茶杯沿着一扇扇如沙滩上的贝壳般错落排列的玻璃门走廊往通道走去,贝鲁斯离开时一定会经过那个通道,对方如果认出自己,他可以直接从旁边的小门和他一起离开办公室。
  弗利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觉得当时自己有些着急,至于原因他也不十分清楚。也许最合适的做法是给贝鲁斯打个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喝杯啤酒,也许叫上一碟烤肉,贝鲁斯最喜欢那些烟味十足的食物。
  “嗨,尤金。”
  尤金是弗利母亲的名字,贝鲁斯说话声很大,好像周围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听力障碍一样。好在公司没人知道这个名字。
  弗利举起左手轻轻在嘴边敲了两下,贝鲁斯心领神会的跟着他从侧门走进通道。通道里只有微弱的黄色灯光。
  弗利继续往前走,脚步声一前一后,两人一直走到大楼后一片暂未使用的空地。
  “尤金,你怎么在这,好多年不见了。”
  贝鲁斯像憋着好几个月没说话似的,一脸兴奋的询问着。
  “是啊,你还在做医生吗?”
  “早不在了,我想想,三年前吧,我就辞职了。”
  “三年前。”
  弗利重复道。
  “是啊。”
  “你在这家公司真是太好了,看来以后我们又有机会合作啦。”
  “你刚才就在和我同事谈合作的事,听他的口气好像是拒绝了。”
  “是啊,这事情绝对不是坏事。”
  眼见贝鲁斯即将滔滔不绝的谈论他和罗德之间的事,弗利立刻打断了他。
  “嘿,老兄,我可不想知道我同事和你的事,这样不合适。”
  “嗯,也是,多年不见你看我太热情了是不是。哈哈。”
  弗利笑了笑不知如何回应。
  “你这么偷偷把我带出来做什么。这么久也没联系,见面还这么偷偷摸摸的。”
  “你也看见了你说话那么大声,打扰别人工作不好,何况我和你又不谈工作最多只是叙旧而已。”
  “说的也是。那么,弗利你现在怎么样,莎梅尔还好吗?她那个有钱的老爸有没有给你脸色看?”
  “为什么要给我脸色看?”
  “你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难道我猜错了,是你和莎梅尔之间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不可以是工作上有些困扰呢?”
  “得了吧,弗利你的才华可是在很多人之上的,应付你们公司这点事你还会这么脸色难堪,说实话,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
  弗利自觉说了谎一般忐忑不安,明明是自己把贝鲁斯急急忙忙带到这里,却什么也不说,好像怎么都让人觉得可疑,这样猜测下去还不如自己把意图说清楚。可自己的意图是什么呢,为什么不能在办公室相认非要到这没人的地方,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做出这么不合情理的举动多少得有个说的过去的理由才是。
  “能还记得…”
  “记得什么?”
  “记得原先我公司楼下的咖啡店吗?”
  “艾菲娅。我知道了,你偷偷把我带出来是想问艾菲娅的事,难怪你这么好奇我什么时候离开医院的。”
  贝鲁斯的反应快的让弗利接受不了,他就好像叶子上的昆虫一样机敏和精准。
  “你后来有没有见过她。”
  “那个知道你喝咖啡要加糖的女孩?”
  “别闹了,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她在我家厨房煮咖啡呢。”
  “什么。”
  贝鲁斯的回答若不是玩笑弗利真不知道如何回应他,祝福还是打他一顿,为什么会想到动手?他不清楚,只觉听了贝鲁斯的话脑子里嗡嗡作响像飞进一只会唱歌的苍蝇。好在贝鲁斯又立刻表示先前不过是开个玩笑,关于艾菲娅他和弗利一样一无所知。
  “怎么突然想到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束的?”贝鲁斯问道。
  “结束?”
  “对啊,你们不是在恋爱吗?”
  来电响起时,他正不知道如何回答贝鲁斯这个问题,这个他自己也从未弄清过的问题。弗利真想告诉贝鲁斯这个他们都认识的女孩这几日每天在干扰他的生活,开车、吃饭,甚至开会写邮件的时候都像拥有他意识的钥匙般说来就来,宣告着自己主人的身份。
  但他忍住了,他没有说,工作上的事催着俩人不得不暂时分开,贝鲁斯提议弗利周日去自己家坐坐,弗利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