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处再生 > 14.晒晒太阳吧

  电话打断了弗利的思绪,是贝鲁斯。
  为了不打扰其他顾客,弗利只能走到角落,他不情愿的将视线移开艾菲娅,接通了电话。
  “嘿。”
  “你现在能来我家一次吗,我有事必须和你聊聊。”
  “什么事那么匆忙,我也有话想和你说,你看晚上如何?我现在在中央图书馆附近,去你那得要一段时间。”
  “那就晚饭时候见,尽量早一些弗利,我担心…”
  “担心?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想和你聊聊。”
  弗利感觉电话那头的贝鲁斯有些奇怪,印象中没有见过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上周刚见过面,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除了......他说起的车祸让弗利无法忘记,除此之外,贝鲁斯的家还有些干净过了头,可一个医生有点洁癖也是可以想象的事。
  想到这弗利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起为什么贝鲁斯会出现在公司,他和罗德之间为什么争吵他竟然忘了打听,打听,这真不是个礼貌的词。
  可这个下午毕竟是让人愉快的,弗利走到科幻小说区域,快速将视线聚焦在艾菲娅刚才站立的位置。
  人呢。一下震颤,仿佛胸口被捅了一刀,这感觉不可避免让他想起医院的味道和何塞说话时的气氛。
  “见鬼,艾菲娅,你是故意的吗?不该这样对我。”弗利有些气愤,不禁喃喃自语,“凭什么说来就来说消失就消失,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他走到书堆前,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在书堆最上方,显然是刚被人丢弃在那个位置。
  丢弃。当年自己也是被丢弃的那个吗?先是艾菲娅,然后是母亲;或许先是母亲再是艾菲娅。
  想起母亲,弗利更觉得胸口沉闷,她也许早就丢弃自己了,从出生时便以开始,要不然,为什么母亲死前总是唠叨,“要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好像出生是弗利·索德尔可以决定的事。
  弗利拿起书,这本二手书只有8成新,151页右下角被人折了一个三角,一个大小精心测量过般的等腰直角三角形。
  这个三角形弗利简直太熟悉了,除了她还会有谁?
  “数量众多,是吗?”
  “是的!!”他们嚷嚷着,自豪地欢呼,“我们是不计其数的。”
  其他人则喊道:
  “我们就像海中的鱼!”
  “像沙滩上的卵石!”
  “像天空的星辰!像原子!!”
  读完折角旁边的文字,弗利又觉得一阵气愤,不计其数,是啊,不过是不计其数中的一个,一条鱼,一粒卵石,谁也没把你放在眼里,没把你放在心里,莎梅尔、艾菲娅、父亲,甚至母亲,根本就没人在意过。
  就算是星辰,绚烂耀眼也不过是星辰中微小的一个,即使是原子那样不可或缺也只是没人记得住的万众之一。
  没人会在意你,你自以为能做很多事,自以为这个世界有很多责任只能你来面对,你努力生活,积极工作,你的妻子却从来不过问你的工作,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会不会感到力不从心,没有,从来没有。
  何必要求妻子,就连母亲也觉得工作做的好是理所当然的,她年轻时候是一个努力的女人,优秀又漂亮,瞎了眼才找到父亲,她的脾气暴躁永远情有可原,因为她优秀,她就是可以这样;莎梅尔也是一样,父亲有钱,在纽约的房产足够莎梅尔一生无忧无愁,即使不能获得这些遗产,即使莎梅尔什么都不做,父亲也不能看着她饿死。
  而自己呢,母亲看不上,岳父更是认为自己用什么把戏骗了她的女儿把她困在了洛杉矶。
  这段话就仿佛有人故意说给弗利听,让他不仅不能继续享受这个原本美好甚至被祝福的下午,转而将他置于不可忍受的痛苦回忆和残忍现实交织的麻袋中,他必须离开书店,出去透口气,也许去邦克山阶梯那里休息一会,晒晒太阳对自己的身体有好处。
  他正打算把书放回原处,可对着折角迟疑半天之后他把这本小说夹在左侧大腿旁,向着柜台走去。
  “喜欢斯坦尼斯拉夫·莱姆吗?”店员带着亲切的笑容看着弗利。
  “是...以前挺喜欢。”
  “还能买到这本书真不容易呢,前几日还有一位客人来询问他的书,我只能告诉他,店里书太多了不如自己上去碰碰运气。”
  “你可以推荐他购买电子版本。”
  “电子版本。”女孩收起了笑容,涂了闪光腮红的脸颊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年龄,正是充满青春的时光。“怎么说呢,我总觉得电子版本的书不能和作者对话。”女孩严肃的说,这种严肃和她的妆容是如此不和谐。
  “你们出生开始就用阅读器了吧。”弗利问道。
  “你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多少,先生。”
  “或者阅读机器人,你读书时候应该有学习机器人帮你寻找各种书籍吧。”
  “当然,但是和捧着一本书相比,机器人的知识只能算渊博,但不能让我感动,那种心灵上,半夜里对着漆黑的夜空,感受那些已故的作家对如今时代的幻想,甚至更远年代的想象。其中一些早已成为现实,不论好的或是坏的,和那些作者的奇思创想相比,我们还远远落后,甚至走了弯路。”
  女孩故意把走了弯路几个字压低了声音。
  “看你口袋里装着数据器,可你为什么还来买书呢?为什么我们书店还是那么多人呢?”
  “当然,还是有不少喜欢纸质书的人。”
  说到这弗利又不自觉的想到何塞用纸笔写字的样子。他下意识摇摇头,想把这些抛到地下室的角落里。
  “12元,先生,这是总价,已经为你打了8折。”
  “这本书只有八成新。”
  女孩耸耸肩似乎在说,“这又如何,你可以不买。”
  弗利伸出右手,女孩快速完成了收费和账单传输。
  “下次见。”
  “下次见。”
  为什么没有到处找找,也许艾菲娅只是去了别的区域,也许是文学区。可是弗利又觉得如果艾菲娅从她眼前消失了,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找到,他忘了自己也从来没有找过她。
  离晚饭还有三个小时,也许他可以早点去贝鲁斯家,电话里这位老同学有些奇怪,在那之前他最好给自己弄一杯咖啡,加糖加冰块,好让他冷静下来说服自己刚才也许只是认错了人。